15位反贪局长的攻心之道

时间:2012-05-23 07:37:00作者: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河南省检察机关办案人员通过查账、搜查调取证据 赵国勤摄

  

  河南省检察机关办案人员通过查账、搜查调取证据 赵国勤摄

  从微表情透视嫌疑人心理,背景分析发现对方“七寸”、两罐辣椒打开突破口……《方圆》杂志“反贪局长访谈录”中,反贪局长的讲述时常令人眼前一亮。本刊特摘录部分内容,以期对一线办案干警有所启示。

  线索经营篇

  ●李道明 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检察院 

  案件线索来源不外乎举报、交办、移交和自行发现。其中,举报比例虽大,但信息量普遍不高,交办和移交的案件也不多。想在自行发现上找出路,就必须具备高度的职业敏感。2009年,一档电视节目曝光了广州市国土局矿办谎报发生地质灾害,或将一些小的地质灾害谎报为大灾害,以便让私营矿主挖取更多的土石方。第二天,该节目又点出番禺区国土局矿办也存在同样问题。我意识到这种现象背后很可能存在利益交易,就马上安排人员展开初查。就这样,此线索带出彼线索,一连查办了20多起案件。

  ●卢世贤 广西桂平市检察院 

  寻找线索要像中医诊断一样“望、闻、问、切”。“望”是指善于观察不同现象,尤其是非正常现象;“闻”是指关注街谈巷议;“问”是指问知情人,问经手人,问中间人;“切”是指善于分析,做好排查。2002年,我回老家南木镇,带着儿子去理发。和店里的顾客、理发师聊天,聊到桂平市糖厂破产的事,我问:“糖厂欠农民的甘蔗款都结了吗?”两个顾客回答:“结啥呀,我们村甘蔗专干拿着钱不知哪儿去了!”我当即意识到其中有问题,请示领导后展开调查,最终查清了南木镇甘蔗站站长、甘蔗专干贪污公款的犯罪事实。

  ●吕怀斌 山西省昔阳县检察院 

  实践中,我们获得的很多线索都是看起来有些内容,仔细一分析却没啥实质性的东西。如果只盯着举报本身,常常成不了案,即便成案了,也成不了大案。因此,我们不能仅就举报查举报。举报内容只是一个指引,关键要看被举报人的具体情况:一是他所在的是不是要害部门、有权部门、多发易发贪腐案件的部门;二是他身处什么岗位,有哪些职务之便;三是他在业余生活、人际交往上是否还存在疑点。如果这些方面你认为有进一步调查的必要,那么将其理清析明后,就有可能办成大案、要案,甚至是窝串案。

  ●肖绪新 湖北省阳新县检察院 

  2008年初上任,感觉办案人员不太注重经验积累和信息搜集,很多有价值的线索都浪费了。我就要求全局干警每天写办案笔记,将各类零散信息汇总集中,充实、丰满线索。办案笔记中看似零散的内容到了关键时刻就是宝贝。有一次,我审讯一名犯罪嫌疑人,发现以前的办案笔记中曾有关于他的记载,说他平时喜欢打牌,并于某日和某些人打过牌。我就像拉家常一样,看似随意地提到这一点。嫌疑人当场就慌了,认为检察官连他打牌的细节都知道得这么清楚,还能有什么不知道的,很快就交代了问题。

  讯问突破篇

  ●王志强 四川省成都市成华区检察院 

  审讯中,犯罪嫌疑人往往会说谎,但他们面部的微表情,他们的姿势、动作等身体语言,一般是无法伪装的,其中传递出的丰富信息办案人员一定不要放过。日常生活也是我们的老师,比如,人们在聊天、争论中会有很多微表情和肢体语言,注意观察,渐渐就能读懂一些。哪怕是娱乐节目,也有可学的地方。有时,我陪妻子看江苏卫视的《非诚勿扰》,我仔细观察那些聚光灯下的男男女女,观察他们面对异性抛出的种种尖锐问题时的反应。然后,我会为妻子分析他们谁能看上谁,谁会选择谁,每次都能让我说中。

  ●王久海 北京市门头沟区检察院 

  讯问无彩排,因为案件各不相同,唯一的技巧是“打蛇打七寸”。记得我们查办加籍华人高某行贿案,犯罪嫌疑人倚仗自己的外籍身份拒不配合。讯问时,高某要么一言不发,要么就说英语。有同事建议请个英语翻译,而我认为这根本不是语言问题,而是态度问题,高某又不是不会说中文。“七寸”在哪呢?结合背景调查资料,我感到高某虽移民加拿大,但生活圈子、赚钱路子仍在国内,一定不愿被驱逐出境。于是,我有针对性地进行法律政策宣讲,果然取得突破。后来高某对我说:“你们要真请来英语翻译,我就说俄语,我俄语说得比英语还好。”

  ●戴东风 辽宁省葫芦岛市检察院 

  反贪工作中,讯问是拿到证据最重要的手段之一。虽然现在已经有了“零口供”的案例,但我总觉得没有口供还是不够完美。让一个人说出自己最不愿意说的话很不容易,因此,讯问必须首先了解对方心理,再有针对性地运用谋略,见招拆招。给我印象特别深的是办理曹忠武的案子,审讯时感到很棘手。犯罪嫌疑人在两个检察官之间挑拨离间,动不动就跟你抬杠,故意激你发火,根本没法正常讯问。后来,我采取了引蛇出洞的谋略,完全顺着对方来,让他不停地说自己的优点。哪怕是“优点”,说得多了也会有漏洞,抓住这些漏洞就把口供拿下了。

  ●郭晓辉 河北省遵化市检察院 

  第一时间获取口供很重要,但又不能过于依赖口供,特别要警惕假口供。有一次,我们调查某村干部,大致掌握了他的3笔贪污事实。其中一笔1.5万元的公款,他起初不认,后来又认了,我们没在意。到了法庭上,被告人坚持称这1.5万元用来为村里办了公事,家里还留着票据。随后,我们在他家中找到票据,又与相关人员核实,这笔钱就从被告人的犯罪数额中剔除了。原来,这名干部当初只是想表现得积极配合调查。对认罪的动机和原因,要有一个清晰的把握。我经常以此案提醒同事:绝不能因为嫌疑人认罪就放弃对证据的深挖。 

  

[责任编辑:刘彬] 下一篇文章:评论:少拿英国ATM机出错“不还钱”说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