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身健:完善未成年人司法制度价值有二

时间:2012-05-23 07:32:00作者:许身健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许身健

  在未成年人司法制度产生之前,处遇未成年人犯罪的基本方式是以刑罚为主。19世纪末20世纪初,人们发现仅以刑罚作为回应未成年人犯罪的手段,除了满足报复需要之外,社会不能从中得到任何益处。由于刑罚的负面效应,对未成年人施以刑罚还可能制造出对社会威胁更大的犯罪人。这样,人们意识到:与其动用大量资源对未成年犯罪人施以刑罚惩罚,不如利用这些资源对他们进行教育;与其费尽心思追究他们的犯罪行为并施以惩罚,不如采取措施防止其犯罪。预防而不是惩罚因而成为人们对待未成年人犯罪的基本认识。但是,只有这种认识是远远不够的,这种认识还应当在有关未成年人犯罪的法律制度中体现,能够体现这种认识的最好法律制度就是未成年人司法制度。未成年人司法制度对预防未成年人犯罪、促使未成年犯罪人改过自新、保证他们健康成长乃至于一个国家整体犯罪预防战略的实现,都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正因为如此,未成年人司法制度一经产生,即为许多国家所仿效,成为各国预防未成年人犯罪的基本法律制度。 

  未成年人司法制度的价值主要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第一,有利于保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如果对未成年人触犯刑律的行为和成年人犯罪同样对待和追究,被宣布为犯罪后,对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会造成严重伤害;如果未成年人被判处刑罚,将他们送进条件相对较差的监狱等机构之中,在与其他罪犯的接触中会受到恶劣影响。对触犯刑律的未成年人尽量宽松处理,尽量不把他们关进监狱等设施之中,是非常重要的。未成年人司法制度正是适应这一需要,以教育保护性的处分来代替刑罚,同时以相对宽缓的程序来代替严格的刑事诉讼程序,保障未成年人健康成长。此外,未成年人思想意识尚不成熟,可塑性大,因而减少其违法犯罪意识相对容易。人在社会化过程中,年龄越小,其主观能动性越小,接受客观影响的可能性越大,可塑性越大。减少犯罪人、减少犯罪意识的形成,最好的时机是在年龄较小的时候。对未成年人施以良好的教育和影响,可以使其远离不良环境,促其健康成长,逐渐形成高尚的道德情操和积极的价值观念,把自己融入主流社会,以正常的方式生活。在失足未成年人发展为根深蒂固的犯罪人之前,即由国家机关介入,对其施以积极的教育和保护,帮助他们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和世界观,最大化地降低他们将来再犯的可能性,这正是未成年人司法制度的核心价值所在。 

  第二,有利于有效预防和减少犯罪。从未成年人教育入手,可以直接地大幅度地减少犯罪人。减少未成年人违法犯罪,对于预防犯罪有直接意义。此外,许多成年犯罪人是从未成年时开始违法而逐渐发展起来的,或者说,许多成年犯罪人是由未成年违法犯罪人成长起来的,尤其是其中主观恶性较深的犯罪人,往往都是从未成年时就开始违法犯罪,待到其成年以后,就已经具有相当长的违法犯罪历史和相当强的犯罪意识,是累犯和危害大的恶性犯罪的直接人选。所以,未成年人的犯罪预防工作做好了,等于直接减少了成年犯罪人,直接减少了社会危害大的恶性犯罪,而这正是预防控制犯罪的目的所在。因此,建立未成年人司法制度有利于国家从总体上预防和减少犯罪现象的发生。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未成年人司法制度早已成为世界各国预防和减少犯罪的基本措施。因此,要使明天的犯罪减少,就要做好今天的未成年人犯罪预防工作。 

  “教育、感化、挽救”、“教育为主、惩罚为辅”、“像父母对待孩子、像医生对待病人、像教师对待学生”等口号,反映出我国已经具有了对待未成年人犯罪的正确认识。但从现有刑事法律制度总体看,其制度设计的出发点基本上是围绕着打击与惩罚:除了死刑外,所有适用于成年人的刑罚,也同样适用于未成年犯罪人;对于未成年犯罪人的假释、缓刑和减刑的适用条件,与成年犯罪人基本相同;除刑罚以外,可以适用于未成年犯罪人矫正方式不多……当然,刑法规定,在对未成年人量刑的时候,要比照成年犯罪人从轻或者减轻处罚,但这种“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可操作性也不强。这些情况表明,对未成年人应当教育而不是惩罚的观念,在刑事司法制度中还有待加强,未成年人司法制度在我国还有进一步完善的空间。 

  未成年人的问题是关乎一个国家和民族未来的问题。从这个角度说,未成年人司法制度是明天的事业,是关系国家和民族未来的事业。为了保护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为了有效地预防和减少犯罪,我国应当尽快建立和完善少年司法制度。

[责任编辑:刘彬] 下一篇文章:北京父子租房“贱卖”诈骗32人购房款4千余万 终被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