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村级市执意挂牌背后:各级领导缺席仪式

时间:2012-05-16 03:34:00作者:新闻来源:京华时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身为全国人大代表的西辛庄村党支部书记李连成对外宣称,要把西辛庄村建成中国首个“村级市”。此言一出,立即引来各方关注,鼓励赞许者有之,更多的则是质疑的声音,知名学者于建嵘甚至斥之为“瞎胡闹”。

  更加微妙的是,在5月8日的挂牌仪式上,当地政府没给李连成面子,省、市、县、镇领导无一出席。濮阳县民政局要求叫停西辛庄村改市的文件,则于之前一天送到了李连成手中。但这位干了20多年的明星村支书,还是按计划在村里挂上了“濮阳县庆祖镇西辛庄市(筹)”的牌子。

  虽然李连成一再强调,建“村级市”只是改个名字而已,其实在他心里有一个庞大的建设计划,他更希望这一字之差能点石成金,为村里带来政策优惠、外来投资和全新的精神面貌。

  但要让梦想照进现实,61岁的李连成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被质疑的“村级市”

  5月8日上午,西辛庄村万人空巷,村委会大楼前的广场上,村民们早早聚集在此,村内企业的员工们统一着装前来恭贺,十里八乡的村民也跑来凑热闹,很快,广场被围得水泄不通。一阵鞭炮齐鸣之后,秧歌队跳起了舞,中午11点,一向不爱穿正装的李连成身着西服,和几名村民一起揭开了“西辛庄市”的牌匾。

  随后,李连成在主席台上唱起“吃亏歌”。他说:“今天,我们已经有了城市化的水平,我们要建‘村级市’,我们要过市民的生活。”他还说,一个村富了不算富,大家富了才叫富,自己将带领周边自愿并入西辛庄的15个村,共谋发展。

  事实上,早在今年全国两会之前,“村级市”一词已在网络上首次出现。3月2日,李连成做客大河网“两会客厅”时首次透露,要在中国建第一个“村级市”。随后,他将“西辛庄市”挂牌的日子定在5月8日。“8”者,“发”也。

  消息传出后,网友议论纷纷。4月12日,知名学者于建嵘在微博上发帖,将此举斥为“又一次扯淡的改革”。

  面对质疑,李连成倒是不急不躁,他说:“我不反对各种批评声音,批评也是生产力。”他一遍又一遍在不同场合解释说,“西辛庄市”只是一个符号、一个叫法,概念和内容是两回事,它不设行政机构,没有公务员,“说到底,它就是一个农村大社区”。

  在李连成看来,西辛庄发展到今天,有了水电气暖,有了宽马路,有了工厂、宾馆、学校和医院,已然实现了农村城市化、农村工业化和农业现代化,“城市有啥我有啥,村民已经达到市民的生活水平了”。

  尽管李连成试图将“村级市”的概念解释清楚,但质疑声从未平息,这场改名风波的动机屡被提及。

  除了上述解释,李连成还说,改名是为了让村民过上市民的生活,圆农民想当“市民”的梦想。

  但在于建嵘看来,叫不叫市与村民的生活质量无关,“不叫市,它的村民都已经很富裕了,不需要通过这个来达到所谓城里的生活”。他直指这是一个炒作。于建嵘说,这些质疑的微博发布后,李连成几次想要联系拜访他,均被拒绝,“我不想再回应,没有必要继续陪他们炒作下去”。

  □领导缺席挂牌仪式

  村民们都注意到了,5月8日挂牌那天,村内没有成队的小车驶入,台上讲话的也没有镇上或县上领导的面孔。

  一名镇里的干部说,这件事镇上不鼓励也不支持,“村级市”的说法动静闹得有点大,“不表态是最好的表态”。

  李连成解释说,挂牌仪式没有邀请领导参加。他坦承,这次改名出现太多争议,上级领导并没有给出肯定式的明确表态,邀请相关领导过来难免会有尴尬。为了避免争议,李连成多次嘱咐,制作庆祝条幅时,要去掉“建立”或“成立”等字眼。

  对于西辛庄建“村级市”,庆祖镇和濮阳县政府的领导给出几乎一致的说法:此事他们并未参与,是李连成个人的意思,他也没有提前汇报过,有些情况并不清楚。

  濮阳市委组织部一名高姓副部长则表示,李连成挂牌建“村级市”属于个人想法,因其非官方行为,政府不予支持,又因其属于民间自发的行为,政府也不反对。

  但记者在庆祖镇民政所看到的一份内部文件显示,挂牌的前一天,县民政局下发文件,称国家民政部、省民政厅、市民政局相关领导非常重视此事,根据精神指示,西辛庄积极建设新农村值得称赞,但挂牌成立“村级市”一事不符合相关政策的规定,应该立即停止。

  李连成表示,他已经收到这份文件,但在他看来,挂牌行为不应该被叫停,“我只是在筹备当中,没有真正改名字”。他说自己之前向民政部门口头汇报过,“他们没说同意,也没说反对”。

  李连成说,起初他也担心名字会带来称呼上的混乱,但他又想到,石家庄是一个地级市,但名字里却带有“庄”,邻镇有个村庄叫“刘市”,名称里也有个“市”。受此启发,他决定将村名改为“西辛庄市”。他又查阅了相关资料,发现并无规定不让村改名,“我没有违法,何况我还只是筹办,镇里也没办法直接摘掉我的牌子”。

  李连成表示,他一边筹备一边提交改名申请,“什么时候批下来什么时候正式改过来,如果上面硬是不给批,我就摘掉牌子”。

  为什么着急挂牌?李连成坦言,这是一个创新,“没人走在我前面,我是第一个叫‘村级市’的,华西村都没叫,那是他们创新创得不够”。他一直宣称,宣传就是生产力,“要学会自己宣传自己”。名号打出去了,对招商引资是一个亮点。

  常寨村主任张怀勤说,李连成是一个很会制造新闻的人,“西辛庄市”名头的设计,是李连成的个人构想,他们并未参与。

  据他分析,李连成快速启动挂牌仪式还有一层意思,年前濮阳县说要搞新农村社区建设,“谁能先启动谁就能先拿到拨款”,李连成挂牌“西辛庄市”能表明态度,“说明我们已经启动了”,这样的声势,能引起领导重视,加大对“西辛庄市”的财政投入。

  李连成清楚地知道,抢先走在前面的好处,“上面可以先拨钱,多拨钱”。

  □“造市”规划

  今年春节前,庆祖镇的村干部们到镇里开会,得知濮阳县将启动新农村社区建设,初步的方案是要将庆祖镇划分为三个大社区,但后杨村、前杨村、常寨村等十几个村,没有和西辛庄划到一起。

  在当地,西辛庄已然形成一块强力的吸心磁铁,周边村庄开始合计,希望能和西辛庄并到一起。他们看重的是西辛庄的经济辐射力和李连成的个人地位以及活动能力,“可以多争取政策和资源”。如此,15个村自愿和西辛庄并到一起,镇里的意见是“这是好事”,民意的调查结果也很乐观,赞成率基本在90%左右,还有几个村达100%。

  也正是此时,李连成要建“西辛庄市”的说法迅速传开,村干部们纷纷找到李连成,商讨合并一事。李连成起初并不同意,但在民意的推动下最终答应。李连成说,镇里和县上也同意了整合一事。

  大家开始商量如何规划,李连成说,按照初步设想,要从西辛庄向北延伸2公里的大道,为四车道,宽14到16米,为水泥路或者柏油路,大道两旁有水气电暖,有学校等基础设施;在大道穿过的魏榆林头村和后贯道村地界,统一规划出一块地域建商住两用区,可每隔20米划给一个村庄,占用的土地相应地由村与村之间进行土地置换;大的中心社区叫“西辛庄市”,而每个村庄自己的区域可叫相应的社区,比如“常寨村常寨社区”,至于各村的行政事务,仍旧归本村管理,并不受西辛庄管辖,每个村又都受庆祖镇管辖。

  村民们都集中住到规划的区域后,主要目的在于节约土地,李连成说,“原本一家人的老宅基地占地三四百平米,集中后也就一百多平米,一家人就节约出两百多平的土地”,细算起来,15个村可以节约2000多亩地,这些地一部分做耕地,其他的通过申请报批用作建设用地,可以自建工厂,可以招商引资,如同西辛庄自身的成功模式一样,将租金、股份分给村民们,带领大家一同致富。

  村委大楼悬挂的李连成语录中,第一句尤其惹眼,李连成说,“打牌有牌瘾,喝酒有酒瘾,我有发展瘾”。按照李连成的构想,统一规划到一起后,可以拉动第三产业的发展,可以方便周边人就业,整个地区将朝着大市场的方向发展,“西辛庄市”的“市”也含带有“市场”的意思。

  李连成说,他去过华西村,“我这辈子再怎么干也干不到那个程度,但我也有我的梦想,我要把这块建成一个‘小香港’,建成一个大的物流汇集中心。”

  一场造市运动正轰轰烈烈展开,很多人都注意到此事引发的争议。但在附近村干部和周边村民的眼里,李连成是为了大家干好事,带领大家一起致富,“如果他要谋私利,不至于永远一副农民形象,每天三四点起床,考虑村里的大事小情。”

  □建设资金哪里来

  “西辛庄市”大规模的建设能否实现,必须算清两笔账,一笔是公共设施上的财政投入,一笔是居民楼房的建设。

  李连成说,公共设施可向政府报批,居民楼房则需居民自掏腰包。

  据李连成粗略估算,公共设施上,2公里的道路,需投入1200万上下,水气电暖需500万左右,由于附近学生上学紧张,还需建一所容纳上千人的学校,这笔投入应在700万以下,医院则不需再建,西辛庄村内的医院已能容纳2万人就医。

  约2400万的公共设施开支,李连成认为不必担心,他说,在新农村建设上,濮阳市在全市的投入一年约8000万,濮阳县约3000万,此外还有省里和中央的投入,“三到五年下来,争取解决大部分应该没问题,起码目前的道路建设,县里说可以基本解决,这是一个长期建设的过程,需要一步一步来。”

  濮阳县政府相关负责人表示,西辛庄的合并实际上就是新农村社区建设,目前全县正在建设中或仍在规划中的新农村社区约10个,但县政府每年投入总额多少,每个社区投入多少资金,目前尚未形成具体的规划。濮阳市政府的说法是,此规划由镇里出具,具体详情他们并不清楚。

  李连成认为,即使存在资金缺口,应该会是几百万元的数额,李连成认为这笔钱可由西辛庄单独集体支出或者贷款。他认为,此方案在村委和全体村民大会上可以通过,“因为投入是有回报的,可以解决就业,可以拉动第三产业。”

  西辛庄的部分村民对此并不意外,他们已经习惯了投资买回报的日子,如果方便就业,“对村民是好事,有理由支持。”村民李先生说,如果真的建起来了,他可以开饭店或者经营其他生意,就地创业,“就业机会多了,去外地打工的人都会回来”。也有村民持谨慎态度,“政府如果投不了那么多钱,西辛庄的负担就会加重,怕的是投入后就耗进去了,最后越投越多,如果10年还没建好,就会拖西辛庄的后腿。”

  居民住楼一项,李连成的初步设计是建楼房,“这样可以节约土地,但具体多少层还没有详尽的规划”。楼房的购买上,则由居民自行出钱。

  按照当地的房屋均价算,一平米约1300元左右,若以100平米的房屋面积算,则需13万元左右。魏榆林头村、后杨村、前杨村等6个村庄的多数居民,听说要自掏腰包买房后直摇头。

  后贯道村村民白先生称,农村的老百姓没多少积蓄,“一下拿出13万太不现实了。”

  “大家想搬,关键是搬不起。”后贯道村村支书白国增在走访中发现,民意已非当初调查时那样高涨,村内有400多户,近几年新盖楼房的占百分之二三十,五保户有七个,“这些是最不愿意搬迁的,如果真是无偿搬迁,难度很大。”

  常寨村是附近最穷的村,也最迫切希望并入西辛庄,早日致富,当初民意调查时,赞成率达100%,但自行买房的说法,却让村民望而生畏。村主任张怀勤说,村内396口人,纯粹务农,外出打工的有100多人,村内没有一家企业,由于村庄贫穷,至今仍有四五个老光棍,还有40多个丧偶的寡妇,“媳妇都娶不起,还有那么多单亲家庭,怎么可能掏钱买新房。”

  多个村庄的村民说,当初的调查表是征询民意是否愿意并入西辛庄,但没有提到具体细节,比如搬迁是否有补偿,“意向上肯定同意,并入西辛庄大家求之不得”,但一落到实处,困境和担忧就摆在了面前。

  濮阳县政府新闻科的工作人员称,新农村社区建设,农民的老宅基地要么在原址重建新房,要么在其他地方等价置换,或者由政府给与一定补偿,“具体到濮阳县,都还在摸索中”,至于西辛庄的合并中是否给与补偿并不清楚。

  村民的担忧不仅在于此,就算集中搬到新社区后,距离原来的耕地也远了,来回务农太折腾。再者,即使搬迁实现得以腾出大量土地后,能否如愿招到商引到资,从而实现村民从中“切分蛋糕”的愿景,在务实的农民们看来,目前只是一张“空头支票”,他们不敢轻易冒险。

  而这些,李连成也早有过思考,但他的说法却显得虚无缥缈。他认为,大道和基础设施建好后,向心力自然会让村民向新社区靠拢,“这个不是一下都能搬去,需要一个过程,有钱的先去,没钱的三到五年再去”,腾出来的耕地可以承包出去,村民无须自行耕种,招商引资也并非难题,目前已经有公司有了意向。他说,5月8日挂牌当天,就有北京一家公司给他打电话,表示愿意投资2亿元,但其拒绝透露该公司名称。

  他认为,村民的思想需要解放,先行买房后,自然有生活压力,会促使居民努力挣钱买房。李连成信心十足,不时地站起或坐下,比划着手势努力让听者明白,困难可以克服,蓝图也必将实现。

  □背景资料·西辛庄

  河南省濮阳县西辛庄村位于黄河下游北岸,20多年前,这里到处都是盐碱地,粮食亩产只有100多斤,是出了名的穷乡僻壤。1991年,李连成当选西辛庄村支书,敢想敢干的他开始带领村民建厂搞股份制。经过20多年艰苦创业,如今已有来自北京、上海乃至台湾等地的20家企业落户西辛庄,村里建成了位列濮阳市八大村级工业园区之首的电光源产业工业园,解决八九千人就业。去年全村企业总产值超过10亿元,全村人均纯收入达2.6万元。

[责任编辑:单冠玉]
上一篇文章:报告称我国传统师道尊严观念影响师生互动
下一篇文章:中国光大集团亚龙湾高尔夫球会公司涉嫌巨额偷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