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消协建议消法修订增加公益诉讼制度

时间:2012-04-23 13:15:00作者:姚芃新闻来源:法制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法制网北京4月22日讯 记者姚芃 北京市消费者协会日前在“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修订与完善”国际研讨会上,就我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修订与完善提出四点建议:包括增加关于消费维权的公益诉讼制度;突破现行惩罚性赔偿上线;确立涉及消费者权益的立法、修法及相关行业标准应事先征求消协意见的制度;增加消协调解地位、效力和执行的规定。

  增加关于消费维权的公益诉讼制度

  北京市消协董青秘书长说,消费领域纠纷数额一般较小,相当多的消费者在衡量维权成本之时,大都怠于行使维权权利,或者出于各种原因不愿意维权,这就使得消费者维权的权利成为一种“睡眠权利”。同时,在过去几年中发生的一些著名的群体性消费事件中,一些消费者势单力薄,举证困难,消费维权时常常陷入尴尬境地。另外,一些垄断行业的“霸王条款”屡点不改,侵害不特定多数消费者权益现象时有发生。如针对电信行业移动电话充值后余额不退的侵权行为,北京消协历时六年,终于促其改正,如果消协具有公益诉讼职能,其过程亦不必如此漫长。

  对待这些问题,消协或公益群体意欲代替消费者行使诉权的时候,现行法律却以维权人非直接利益人为由影响了维权行为的实施。同时,即便是消费者个体提起诉讼,该诉讼解决的也仅仅是消费个体问题,无法对这一类问题做出具有“广泛适应性”的约束。

  这就使得消费维权诉讼无法起到示范和警示的作用。引入消费公益诉讼制度,将消费者个体诉权移至消协或其他组织,将极大减少个体诉讼成本,增加消费维权信心,同时,也更容易引起媒体关注和社会监督,以起到消费维权的作用。

  突破现行惩罚性赔偿上线

  董青表示,提出“突破现行惩罚性赔偿上线”的建议,是考虑按照现在消法中理论和实践中的“两倍”、“三倍”、“十倍”等计算标准,都不足以约束那些个体侵权数额较小,但是主观侵权恶意较大的不良商家。而且现阶段维权成本过高,诉讼成本将占到维权成本的重要组成部分,尤其是对那些本来标的就很小的消费纠纷而言,“沉默”可能是消费者无奈之选。突破上限的消费赔偿在客观上会鼓励消费维权行为,鼓励消费者“为权利而斗争”。

  确立制度保障消协参与相关立法立规

  董青解释说,建议确立涉及消费者权益的立法、修法及相关行业标准应事先征求消协意见的制度,是因为消费者知情权是一个体系,其中必然包括对消费领域的知政权。消费者的知政权体现在政府、立法机关、行政机关以及其他权力机关和组织在制定有关消费者权益方面法律法规、行业标准之时,消费者和消费者组织有权事先得知相关情况,并有权对此提出意见和建议,相关机关和组织应采纳吸收,并将相关情况及时向消费者和消费者组织告之。

  最近数年,国家立法机关在制定涉及消费者利益的法律时,非常重视听取社会各界的意见。在制定一些法律、法规、部门规章时,包括部分涉及公共利益的价格变动时,向社会公开征求的意见和建议,例如《汽车三包规定》、《商业银行价格管理办法》等,这种开门立法的方式得到社会普遍认可。同理,在制定与消费者利益密切相关的行业标准时,为减少产品或者服务标准对于消费者利益的损害,避免强势行业(企业)出现所谓“绑架”标准,也应当接受消费者或消协组织在产品或者标准制定上的前期介入。

  消费者协会参与立法和产品标准制定,有助于减少或者避免消费者遭受制度伤害,体现了消费关系对经济关系的引导或者导向作用。消费者协会或消费者代表参与立法,体现了对消费者的知情权和尊重权。因此,我们建议,在消法中,应明确国家在修法,制定与消费者相关的政策、部门规章及行业标准时,应充分听取消费者及消费者组织的意见和建议,且作为必要的环节加以保障。

  增加消协调解地位、效力和执行的规定

  建议增加消协调解地位、效力和执行的规定,在调解投诉的实际操作中,经常遇到调解协议不能履行的情况,为确保消协调解协议的执行,消协作为调解人应该具有监督履行和督促履行的义务和权利。

[责任编辑:刘彬] 下一篇文章:新疆公布干部任免 阿德勒别克·德肯任副检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