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完善网络法律法规政策才能遏制网络谣言

时间:2012-04-21 08:49:00作者:戴佳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的快速发展,谣言似乎找到了最佳的孵化器和生存地,网络谣言变得无处不在。“蛆橘事件”、“皮革奶粉”、“滴血食物传播病毒”、“军车进京”……既有针对公民个人的诽谤,也有针对公共事件的捏造。网络谣言不仅败坏个人名誉,更损害国家形象,影响社会稳定。 

  网络是一个虚拟空间,但并非一处法外之地。遏制网络谣言理应纳入法治轨道,通过加强法律监管、依法严惩违法者等途径净化网络空间、维护公共安全与社会稳定。那么,如何通过法律手段防治网络谣言,如何依法追究造谣者和传谣者的法律责任,成为我们必须正视的问题。 

  内力外因让谣言肆无忌惮 

  近日在微博上,有网友说全国人大代表、著名歌唱家殷秀梅是美国国籍,引起了公众的疯狂转发,流传甚广,人们纷纷表示外国籍的全国人大代表应当免职。然而,这一谣言早在2009年就已存在,有人曾撰文《对殷秀梅加入美国国籍的调研结果》予以澄清。 

  老谣新传,即便是已经被辟谣的流言瞬间又能“死而复生”,人们不禁要问,究竟是何原因让谣言肆无忌惮地迅速在网络上传播? 

  北京大学社会学教授夏学銮认为,网络谣言所具有的隐蔽性、炒作性、自炒性、攻击性、报复性、宣泄性、预言性、诱惑性、强迫性等新特点,是其迅速传播的重要因素。

  “在新媒体的作用下,谣言的传播也从传统的口口相传模式,演变成了新型的网络传播模式。”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胡泳说,网络的匿名性,使谣言来源不确定的特点进一步加强。此外,当人们从网络或手机短信得知谣言,他们往往会将消息告诉亲友,使谣言在人际交往中以传统方式继续传播,这样一来,谣言的传播方式就更为多样,传播效果也更为明显。 

  除了网络谣言本身所具有的特点决定了其传播的迅速和影响的恶劣,许多专家认为,外部环境因素也为谣言培育了滋生的土壤。 

  “‘键盘革命家们’以谣言为手段的攻击,一直是不讲证据的。”微博上民间网络辟谣组织“辟谣联盟”的发起人之一、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吴丹红表示,网上谣言之所以如此泛滥,一方面是因为很多造谣者各怀鬼胎,想要浑水摸鱼;另一方面,有关部门对一些事件的处理,让网民产生了较差的心理感受,使他们更倾向于去相信谣言,给谣言提供了生存空间。 

  公安部新闻发言人武和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网络谣言盛行的原因之一是政府的消息发布不够透明及时,和民众的信息需求有供求上的矛盾,官方应更主动向社会提供信息。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网络新闻协调局局长刘正荣说,有的网民不明真相或为了吸引关注,转发相关谣言,致使谣言快速扩散。有境外互联网用户通过我国境内的微博网站制造和散布谣言,网络环境十分复杂。出现这种情况,既有网上的复杂因素,也有互联网站不落实法定责任和义务的原因。

  先见其害而慎传其闻

  古语云“流言止于智者”。但普通公众并非个个都是“智者”,大多数人对信息的真实性无法作出正确判断,更不会考虑一旦信息错误将会造成何种影响,只为一吐之快,而不见其害。

  地震谣言令山西数百万人街头“避难”、响水县“爆炸谣言”引发大逃亡致4人遇难、“皮革奶粉”传言重创国产乳制品、QQ群里散布谣言引发全国“抢盐风波”……日前,《人民日报》盘点了近年来十起后果严重的网络谣言案例,几乎每一次谣言都导致社会不安现象的出现。 

  然而,在网络谣言已造成了众多社会不安现象出现的情况下,人们却始终认识不到制造和散布谣言的巨大社会危害性,依旧在不考虑后果的情况下,“夜以继日”地在网络上散布未经证实的信息。许多法学、社会学等领域的专家表示,让公众认识到网络谣言的巨大社会危害性以及制造和散布谣言所应承担的法律后果,“多闻阙疑,慎言其余”,才是阻断网络谣言不断蔓延的最根本前提。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网络新闻协调局负责人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网络谣言不仅使善良的人们受骗上当,损害社会诚信,破坏公共秩序,影响正常社会生活,而且严重干扰了正常的网络传播秩序,直接危及我国互联网的健康发展,危害极大。 

  北京市岳成律师事务所创始人岳成认为,在网络上散布谣言轻则侵犯公民或法人等的个体权利,重则造成恐慌,危害的是社会管理秩序。我国刑法、《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多部法律法规都对惩治网络谣言作出了相关规定。 

  北京邮电大学人文学院院长、互联网治理与法律研究中心主任李欲晓指出,依照刑法第一百零五条,以造谣、诽谤或者其他方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首要分子或者罪行重大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依照刑法第二百二十一条,捏造并散布虚伪事实,损害他人的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给他人造成重大损失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对散布谣言,谎报险情、疫情、警情或者以其他方法故意扰乱公共秩序的,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五条,处5日以上10日以下拘留,并处500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的,处5日以下拘留或者500元以下罚款。对侵害他人民事权益的,依照侵权责任法的规定承担民事责任。 

  将遏制网络谣言纳入法治轨道 

  “网络谣言的产生不可避免,本身也并不可怕,关键是要针对其产生原因、传播特点找到一套行之有效的应对策略。”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副所长唐续军认为。 

  中央党校社会学教授吴忠民指出,应将遏制网络谣言纳入法治轨道,形成常态化的监管机制,依法加强互联网管理,依法追究网络谣言制造者和传播者的法律责任。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马怀德教授也表示,依法打击、整治网络谣言是依法治国方略的题中应有之义。贯彻落实依法治国方略就是要依法监督、纠正、惩处所有的违法行为,真正做到“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目前网络上存在的造谣、传谣现象不仅不符合法治精神,同时也对公共安全造成了危害,属于要依法纠正的范围。在这种情况下,依法打击、整治网络谣言,不仅是执法机关的权利,也是他们必须尽到的责任与义务。 

  许多专家也表示,依法治国方略在网络管理领域的贯彻与落实,是一项主动、长期性的工作,目前还存在许多亟须完善的地方,需要党和政府、行业协会、各方人士及网民群众的共同配合与坚持完善。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湛中乐认为,政府要加快完善相应的网络法律法规政策,使对网络谣言的界定,对编造、传播谣言行为的界定及相应法律责任的判断有法可据,从而严格按照相应的法律法规来进行处理。同时,还要进一步依法推动政府信息公开,从根本上铲除网络谣言滋生的土壤。此外,社会组织、行业协会及其成员等也要与政府、网民形成合力,加大监督管理力度。网民则要进一步提高网络诚信意识和网络法律责任意识,增强自身守法、护法的责任感,做负责任的公民。 

  值得一提的是,从2006年起,北京推行互联网信息评议制度,根据社会举报,收集网站传播不良信息的证据,然后召开评议会,褒优罚劣。北京网络媒体协会还公开招聘了200多名社会义务网络监督员。目前,北京正在逐步形成政府管理、行业自律与社会监督有机结合的互联网监管长效机制,值得全国的网络媒体借鉴。 

  近日,中国互联网协会发布抵制网络谣言倡议书,呼吁互联网行业抵制网络谣言,依法文明办网;中国青年网、未来网、中国青少年网络协会也联合向广大青少年网民朋友们发出青少年坚决不信谣不传谣倡议书。整治网络谣言已成为人心所向。 

  李欲晓说:“作为一名网民,不仅要享受网络科技带来的乐趣,也要在这个过程中了解信息传播的底线,自觉建立网络社会的行为规范。”

[责任编辑:杨柳] 下一篇文章:央视曝光浙江"问题胶囊"事件9嫌疑人已被检方批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