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泰州破解刑事被害人救助难题"双管齐下"

时间:2012-04-18 07:10:00作者:葛东升 韩琴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邱兴华案中遇害者熊万成的妻子。该案曾引发社会对被害人救助的热议。 

  捐款不是长久之计 

  2008年10月,因口角纠缠,李丽英的丈夫、公爹被同村的杨忠正杀害,杨忠正后被判处死刑。但由于杨家经济拮据,刑事附带民事赔偿一时难以执行,李丽英和女儿小蓉相依为命,生活的重担压在她一个人的肩上。为了供女儿上学,李丽英不顾疾病坚持打零工,女儿小蓉品学兼优,却因家庭困难面临辍学。 

  在办理此案过程中,检察官多次带着生活和学习用品到李丽英家看望,帮助李丽英到民政局办理低保手续,还给她送上干警捐款2600元。但这些不足以解决李丽英家的长期困难。 

  “组织干警捐款,不是长久之计。”江苏省泰州市检察院的领导意识到,必须建立长效机制。 

  “检察救助”登场 

  泰州检察机关在办案中发现,一些原本经济状况就比较差的刑事被害人,在受到犯罪侵害后无法得到及时赔偿,导致生活、医疗陷入严重困境。然而,根据现有法律,这类被害人及其家庭难以获得必要救助。鉴于此,2010年4月,泰州市检察院在当地财政部门大力支持下设立了刑事被害人特困救助专项基金,并出台了《特困刑事被害人检察救助实施办法》(下称“《办法》”),规定检察机关正在办理或检察机关作出不起诉决定的刑事案件,赔偿义务人无赔偿能力或者虽履行了部分赔偿义务,但不足以解决刑事被害人或其近亲属基本生活方面的突出困难;犯罪嫌疑人在逃或无法确定犯罪嫌疑人,被害人或其近亲属生活特别困难的,可申请检察救助。检察机关受理申请审查后,对符合救助条件的,应当自受理救助申请之日起十日内将救助决定报本级政法委和财政部门进行审批。《办法》同时规定,因犯罪行为遭受重大人身伤亡或者重大财产损失而陷入生活困难的刑事案件特困被害人及其近亲属,案件进入检察环节后,检察机关可给予一定的救助。 

  朱章红是泰州市检察机关刑事被害人救助制度的首例受惠者。犯罪嫌疑人王卫国与其妻朱章红常因家庭琐事发生争执,2010年年初双方矛盾激化,朱章红提出离婚。2010年2月,王卫国拔出尖刀猛刺朱章红母子三人,导致二死一伤。朱章红家本来就不富裕,遭此恶性事件更是雪上加霜。泰州市、泰兴市两级检察院领导得知这一情况后,指派职能部门审查起诉卷宗,根据程序向市委政法委提交了救助申请,帮助朱章红领到8000元救济金。 

  《办法》实施以来,泰州检察机关2010年向21人发放刑事被害人救助资金3.21万元,2011年向56人发放刑事被害人救助资金15.37万元。 

  律师介入促和解 

  据介绍,大部分不能达成和解协议的案件都是由于赔偿数额产生分歧所致,确实有些案件的犯罪嫌疑人经济困难,无法达到被害人要求,这时如果有律师介入有助于刑事和解的达成。2011年4月,泰州市检察院出台了《泰州市检察机关关于律师介入审查逮捕案件的办理规则》,规定“对于交通肇事、人民内部矛盾引发的轻微刑事案件等案件,检察机关可进行刑事被害人救助,并要求律师促使犯罪嫌疑人积极赔偿被害人(或其近亲属)的损失,尽量减少因犯罪行为给被害人及其亲属所造成的伤害,争取得到被害人及其亲属的谅解,化解双方矛盾。”实践中,检察官事先将给予刑事被害人一定的救助情况告知律师,便于律师在双方之间达成和解。 

  2011年4月,海陵区检察院在办理一起交通肇事案件中,发现事故双方经济困难,虽然案发后交警部门多方协调,被害人要求金额也不高,但终因犯罪嫌疑人苟某家中极为贫困而无法履行。在案件移送审查逮捕后,检察官发现苟某年仅20岁,认罪态度较好,为人老实本分,应给予从轻处理。 

  检察机关立即告知律师介入,律师发现虽然犯罪嫌疑人苟某父母态度不积极,但其亲属中有人愿意帮助赔偿。律师向被害人家属透露,检察机关将对他家进行被害人救助。这时,被害人家属变得通情达理,对苟某家庭表示同情理解,索赔金额降低,双方初步达成赔偿协议。 

  2011年5月,在审查批捕期限届满前一日,双方达成和解协议,由犯罪嫌疑人家属一次性赔偿被害人亲属11万元,获得被害人谅解。虽然救助的金额不大,但此举让双方感受到了法律的温暖,为握手言和起到积极作用。与此同时,海陵区检察院向被害人家庭救助3000元。 

  据了解,出台《规则》以来,泰州市检察院审查批准逮捕期间,共请律师介入刑事被害人救助27件,被害人与犯罪嫌疑人全部达成刑事和解。

[责任编辑:杨晓] 下一篇文章:辽宁男子杀人外逃 称不自首只为多给儿子攒点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