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称刑诉法"庭前会议"制度体现保障人权价值

时间:2012-04-01 00:00:00作者:张伯晋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构建中国特色“庭前会议”程序

  ——就新刑诉法第182条第2款专访陈卫东教授

  新刑诉法亮点纷呈,其中第182条第2款规定,“在开庭以前,审判人员可以召集公诉人、当事人和辩护人、诉讼代理人,对回避、出庭证人名单、非法证据排除等与审判相关的问题,了解情况,听取意见。”由此构建了中国特色的庭前会议程序雏形。

  3月23日,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陈卫东应邀在高检院作“关于刑诉法修改的若干问题”专题讲座,提及庭前会议程序。本报记者会后专访陈卫东,请他对庭前会议程序的渊源、制度价值以及实践运作给予分析。

  一、庭前会议的渊源解读:司法文明的共同之选

  陈卫东将182条第2款规定的程序命名为“庭前会议”,认为此项程序的建立,打破了中国的刑事审判程序由起诉到审判的直接过渡,在起诉、审判之间植入了中间程序,即国外大部分国家审判程序中都具有的中间程序。

  这一程序,德国称之为中间程序,法国称之为预审程序,美国称之为庭前会议,日本、我国台湾地区称之为庭前整理程序。具体而言,在中间程序之中,对回避人员、出庭证人的名单予以确定,对非法证据予以排除,确定庭审的重点与争点,提高了庭审效率,这是中间程序的直接功能。各国的中间程序略有差异,但共同价值追求在于,对公诉权进行制约,进而保障人权。

  二、庭前会议的制度价值:公正与效率并重

  ——庭前会议程序有效负担资讯功能

  所谓资讯功能,为保障控辩双方的权利平等,应保证辩护方可以查阅控方的全部案件和证据,包括对被告人有利和不利的证据。陈卫东谈到,我国96年刑诉法确立证据目录、主要证据复印件移送制度,目的在于防止法官未审先断,保障庭审实质化。然而造成的客观效果是,辩护方无法在法院查阅全部案卷和证据,其资讯功能受到影响。

  新刑诉法实现了全案移送回归,并建立“庭前会议”程序,可以有效保证辩护方的资讯功能,在信息交流之中保证控辩双方诉权的平等,避免信息的不对称影响诉讼的平衡,进而影响庭审公平进行。同时,辩护人手中的有关被告人不在犯罪现场、未达到刑事责任年龄、属于依法不负刑事责任的精神病人的证据,也可以在庭前会议上提出,契合了新刑诉法第40条的规定。

  ——庭前会议程序有效保障集中审理、提高诉讼效率

  对于很多重大、复杂案件,涉及当事人数量、证据数量较多,中间程序的必要性就会尤为凸显。提前确定回避、证人名单,排除非法证据,确定案件的重点和争点,将控辩双方无异议的证据在中间程序确认,庭审重点针对有异议的证人、证据展开。

  陈卫东举例说,刑诉法规定,审判人员、检察人员、侦查人员的回避,应当分别由院长、检察长、公安机关负责人决定;院长的回避,由本院审判委员会决定;检察长和公安机关负责人的回避,由同级人民检察院检察委员会决定。一旦有人在庭审中提出回避申请,就会中断庭审,影响诉讼效率。而提前在中间程序确定回避名单,则可以有效保证庭审的顺利、高效进行。

  再者,将控辩双方无异议的事实在庭前会议确认,庭审集中对有异议的事实和证据进行调查、辩论,无论对于普通程序还是简易程序而言,都可大幅度提高庭审效率,有效缓解案多人少的矛盾。

  ——庭前会议程序有效规范公诉权行使

  陈卫东说,世界各国公诉权的发展,经历了从起诉法定主义到起诉法定主义和起诉便宜主义并用,再到起诉便宜主义(起诉裁量主义)的发展过程。公诉权的行使,除了检察机关的内部监督,亦应受到外部的监督制约,其中司法审查与控制就是途径之一。因此,中间程序的功能之一,就是防止公诉权滥用,避免使一些不符合起诉条件(包括不应当起诉)的案件进入审判程序,以达到保障人权的目的。通过合理的制度安排,我国的庭前会议程序可以有效负担起权力制约的功能,保障起诉裁量权不被滥用。

  三、庭前会议的制度设计:以非法证据排除为中心

  我国受到起诉便宜主义影响不深,仍属于“起诉法定主义与起诉便宜主义并用”占主导,因此中国特色的“庭前会议”程序,主要作用在于缓解庭审工作压力,有效集中审理,提高诉讼效率,节约司法资源。因此,陈卫东设想了符合中国国情的庭前会议程序的启动、“审理”、终结程序过程。

  ——庭前会议的启动

  庭前会议启动由法官决定。检察官经过审查起诉后认为应当提起公诉的,制作起诉书并移送全案证据材料。法官收到起诉书及案卷材料后酌情决定开启庭前会议程序。

  ——庭前会议的“审理”

  当法官收到全部案卷材料后,应通知辩护方在规定日期内查阅证据材料,提出异议。辩护方收集证据有困难的,可以申请法院调查取证。

  陈卫东认为,非法证据排除将是这一阶段的主要工作,控辩双方将有异议的证据提交庭前会议予以排除,并记录在案,在法庭上对排除的非法证据以及无争议的事实、证据不再作法庭调查。而在庭前会议上因非法证据排除导致起诉理由不能成立的,则可以直接撤回起诉,案件终结。

  ——庭前会议的终结

  庭前会议结束后,法官应将控辩双方意见、庭前会议所作裁定等记录在案,案件正式进入主审程序,或检察机关撤回起诉,案件终结。

  陈卫东指出,“庭前会议”程序仅有雏形,具体的运作规则还未规定,有待于进一步细化,包括是否建立预审法官,但是此项程序制度无疑开启了中国特色的中间程序,对它报以多大的期待都不为过,相信庭前会议程序会更加有力地促进中国司法文明的发展进步。

[责任编辑:于潇] 下一篇文章:陈卫东:新刑诉法从九方面规范强化法律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