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告人"装聋作哑"难逃检察院高科技协助办案

时间:2012-03-29 07:33:00作者: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一起因捕鱼纠纷引起的轻伤害案件,被告人在审查起诉阶段对犯罪事实、证据、笔录签名等全部翻供或否认。上海市浦东新区检察院运用多种高科技手段协助办案,最终促使被告人认罪。

  2009年6月28日,被告人张书德在家附近一水闸桥处,因放置地龙网捕鱼,与被害人施某发生争执,继而扭打起来。在扭打过程中,两人一起滚下桥坡跌入散落有石头的河中,致使施某左胫骨平台骨折。经司法鉴定,被害人施某的伤势已构成轻伤。被告人张书德涉嫌故意伤害罪被取保候审。

  案件移送浦东新区检察院审查起诉。讯问中,被告人张书德依仗自己是残疾人,时而一声不吭、装聋作哑,时而答非所问、装呆卖傻,时而又有气无力、貌似重病缠身。但问到关键问题时,却高声辩解,对案件事实拒不承认,对案件证据百般抵赖。检察院技术部门获悉这些情况后,立即组织技术鉴定人员,全方位鼎力协助。

  为搞清被害人损伤形成原因,文证审查人员与办案检察官一起走访司法医学鉴定部门,听取鉴定人员对被害人人体损伤鉴定报告的专业解读。同时,文证审查人员将被害人伤情照片、询问笔录以及司法鉴定部门出具的法医学人体损伤鉴定意见书结论,及时上报上级技术部门进行法医文证进一步审查。经审查后确认,该法医学人体损伤鉴定意见书结论正确,被害人施某的伤势程度确已构成轻伤。审查结果有力否定了被告人认为被害人诈伤骗钱的辩解。

  于是,办案检察官趁热打铁,再次讯问被告人。他却又提出,公安侦查阶段的讯问笔录记录与事实不符,笔录上的签名并非他本人所签。检察院两位具有笔迹鉴定资质的技术人员,对该笔录签名分别进行鉴定甄别,共同认定该签名与被告人签名为同一人笔迹。为确保万无一失,他们还请上海市文检司法鉴定专家委员会专家进行会诊。经认定,样本与公安讯问笔录上的签名两者书写习惯相符,均出自同一人手笔。

  为谨防被告人再次翻供,检察官找到目击证人汤某进行询问。但汤某前后叙述事实大相径庭,漏洞百出。在检察官的追问下,汤某最后竟称自己对发生的事已记不清了,拒绝作证。张书德和汤某两人均辩称:他们互相并不认识。为了查明这一事实,技术部门使用手机取证系统对张书德手机进行检测。最终确认,案发后在张书德通话记录中有与汤某多次电话联系的记载,揭穿了两人辩称互不相识的谎言。

  接下来技术人员会同办案检察官,一起来到案发现场实地了解情况,并查阅相关案卷及笔录,咨询公安承办人,细致掌握案发过程的动作言语等细节,并根据这些细节设计制定提问问题,决定分别对被告人和被害人进行心理检测。

  该院具有资质的心理测试人员首先对被害人施某进行心理测试。施某在回答案发情况问题时,测试图谱显示为心理状况正常,并作出了被测试者陈述情况真实的结论。但是技术人员准备给被告人张书德戴上仪器进行测试时,他却百般推托,坚决不肯进行心理测试。被告人的反常行为,印证了他内心的紧张惶恐。

  虽然被告人张书德的嚣张气焰有所减弱,他涉案以来,对他进行了多次讯问。但他每次叙述都颠三倒四,内容前后不相一致,到法庭上极有可能继续翻供。对此,技术部门果断采取措施,对其此后的讯问都进行同步录音录像。

  有一次,办案检察官到张书德家进行实地查看了解情况,两名技术人员带着摄像设备随同前往。结果发现张书德正在修补渔网。住处还有大量渔网,屋门外的自行车上挂着卖鱼用的箩筐,屋里还有带有鱼鳞的电子秤等物品。这些足以表明他仍然在捕鱼谋生,并没有像他供述的“已经失去劳动能力,根本不可能去伤害别人”。

  当检察官取出上海市检察院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书,告知结论并让其签字时,张书德表情尴尬,拒绝签字。技术人员不仅将这一情景及时拍摄,还把他修补渔网、自行车上鱼篓、家中的电子秤等场景、物品全部拍摄。

  日前该案开庭审理,公诉人将上述证据材料在法庭上一一展示,并详细说理释法。法庭上,被告人张书德始终一言不发,只得认罪。法院最终作出判决,认定该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且相关证据之间能够相互印证,足以证实被告人张书德因琐事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轻伤,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判处被告人张书德管制六个月。

[责任编辑:谢天维] 下一篇文章:21岁女孩伪造证件诈骗多位亲友送劳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