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贪局长王安兵:从热点焦点入手找案源

时间:2012-03-24 15:04:00作者:陈军新闻来源:《方圆》杂志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反贪局长访谈录之四川省大竹县检察院反贪局局长王安兵

  第一次见到王安兵,很难把他和一个反贪局长联系起来。一张娃娃脸,不高的个子,瘦瘦的,总是微笑着。如果不是事先看过他的简历,我更愿意相信眼前的这个局长是34岁而不是43岁。

  在王安兵眼里,自己从来没想到会与检察工作结缘,更没想到自己会成为肩负惩腐重任的反贪局长。18岁林业中专毕业后就进入林业部门工作,3年后调到大竹县检察院,至今已整整22年,其间他一直在检察业务部门工作,从一个法律门外汉成长为一名业务骨干,再到现在的反贪局长,一路走来,王安兵感触良多。

  一出手就逮到条“大鱼”

  《方圆》:有想过会成为一名检察官吗?

  王安兵:这个真没想过。中专学的是林业,毕业后也以一直在林业部门工作,与法律一点边都沾不到,而且当时认为检察院很神圣,根本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也能成为其中的一员。

  《方圆》:怎么就进了检察院工作呢?

  王安兵:1987年中专毕业的时候才18岁,人年轻,有冲劲,喜欢鼓捣一些喜欢的东西,就自学法律知识,参加了一个法律专业的大专函授。上世纪80年代末期大竹县学法律的人很少,检察院又急需懂法律的人,就在全县寻找各个单位挖掘人选,我就成了领导心目中的主要人选。

  《方圆》:突然把你调到检察院,你如何适应这种角色转变?

  王安兵:进检察院就被安排在当时的经济检察科,从事贪污腐败犯罪的侦查工作。刚开始还真有点不习惯,根本无从下手,发现以前的工作经验和所学的法律知识根本没有用武之地,于是我就让自己归零,把自己当新手,在老同志的带领下,从做笔录开始,逐步参与侦查询问,到最后独立办案,不到一年的时间就上手了。

  《方圆》:一年就可以独立办案了?

  王安兵:这与当时的条件和自己的性格有关。大竹县检察院条件很艰苦,100万人口的大县,院里人数还不到50人,而且很多人都没经过专业的法律学习,工作任务繁重,压力和负担都很大。

  同时,我是个不服输的人,个性比较倔强,越是有压力就越有动力。作为院里少有的法律专业出身,不到一年的时间就被推上了一线。

  《方圆》:第一个案子是个什么案?

  王安兵:那是我刚到检察院的第二年,当时接到群众举报,某国有银行的一股长贪污,我们就顺着举报线索查下去,一举查获了该股长贪污40万元的事实。20世纪90年代初,在大竹县来说,40万元的贪污金额算是相当大的一个数字了。后来,该股长以贪污罪被判处死刑,这个案子的侦破在全县产生了极大的影响,是我们县迄今为止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因职务犯罪被判处死刑的犯罪分子。

  长不大的“小孩”是个办案能手

  《方圆》:有人说你像个长不大的小孩?

  王安兵:可能是我比较随和,乐于助人,经常都是一副笑容,尤其是近几年院里进了三十几个年轻人,这让我想到我当初参加工作的时候,什么都没有,一个月的工资才几十元,还要给家里父母,实际上落入自己腰包的仅够生活,连谈恋爱都没钱。所以我现在看到他们就特别亲切,经常和他们一起参加活动,和他们交心谈心,渐渐地大家自然就没了距离感。

  《方圆》:所以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感觉你不像反贪局长,丝毫没有想象中反贪局长的威严?

  王安兵:谁说反贪局长都是一副很严肃的样子?我们也是一个有感情的自然人。2008年,我刚任反贪局长的时候查办了一起某职能局局长的案子,当时讯问的时候他拒不配合,无论怎么问就是一个字不说,和办案人员僵持了将近5个小时,办案组长来给我汇报说案子一点进展也没有,让我拿主意。

  我当时就笑眯眯地走进讯问室,那局长一看进来的是个和善的“年轻小伙子”,态度更加傲慢。看到他高傲的样子,我仍旧不气愤,笑着不紧不慢地和他随意聊,说是聊天,实质上是我一个人在说,他一直闭口不答。我大概演说了一个小时后,他开始有点不耐烦了,开始焦躁不安,实在忍不住了就搭理我几句。在我不厌其烦的唠叨中,局长开始和我交谈,从家庭谈到朋友,再到工作,最后进入案子,不自觉中就交代了受贿情况。在我讯问的三四个小时里,我一直面带微笑,自始至终没发过一次火。

  《方圆》:但让犯罪嫌疑人有一种敬畏!

  王安兵:这是从事自侦工作长期积累下来的,不自觉的笑容中就包含了一种严厉。

  《方圆》:这样的性格也造就了今天反贪局的成绩。

  王安兵:2011年我们共立案查处贪污贿赂案件11件12人,大要案占了10件11人,通过办案为国家挽回经济损失100余万元。

  化解基层院线索难题

  《方圆》:22年检察工作经历,有20年都与自侦业务有关,自侦工作面临的最大问题在哪里?

  王安兵:和大多数西部基层院一样,线索难,取证难。大竹县地处西部偏远山区,属于典型的盆地农业大县,经济不发达,自闭意识严重,法律意识淡薄,很多案件的线索都是我们自己寻找,但由于缺乏相关人员的配合,往往面临着取证难的问题,在数量上仍然与发达地区存在一定差距。

  《方圆》:即便如此,看你们的反贪工作仍然在全市排名靠前,你们是如何化解这种困难的?

  王安兵:一直以来我们都是重点从接受群众举报着手,渐渐地我们发现这样的案子成案可能性比较小,一些举报信存在着报复打击的嫌疑。于是,我们就自己排查,主动寻找案源,结合当前的热点难点焦点,从外围排查入手,逐步固定证据,相当于把以前侦查的方式方法倒过来。

  同时,我把反贪局的15名干警分成3个小组,每个组有一个小组长,在局内部推行考核激励机制,充分调动干警的积极性,发挥他们的主观能动性。我个人不参与他们办案,也不固定在某一个办案组,只出现在办案遇到难题的时候,及时给他们排忧解难。

  《方圆》:举个例子。

  王安兵:比如我们2010年查处的一个案子:当时全国正在大力推行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却不完善,一些医务人员很容易就钻了空子,稍微不注意就有贪污行为发生。

  我们了解到这一情况后,就立即着手在全县所有大小医院开始排查,尤其是一些民营医院,管理不规范,很有可能发生窝案串案。当我们排查到一个乡镇民营医院时,时常还听见当地群众高兴地说,住院不但不花一分钱,走的时候还能领到一些药,这一下子就引起了我们的注意,通过外围调查取证,我们发现了这个医院的问题:虚列药品支出,超高报销。最终,我们查实了该医院领到集体贪污新农合资金4万余元的事实。

  《方圆》:你办的案子,关系民生的案件很多?

  王安兵:民生事关国家稳定,社会发展大计,人民幸福安康。检察机关只有准确发现百姓关注的热点焦点,才能更好地履行法律赋予的神圣职责。

  这个局长敢于碰硬

  《方圆》:你们的办案还受到过高检院的肯定?

  王安兵:那是2005年的一个渎职案,当时我还是渎职侵权检察科的的科长。我们在开展全县国土领域职务犯罪预防的时候发现,位于县城新城区的一块22亩国有土地被以90万的价格卖给了一私人老板。听到这个消息就引起了我们的警觉,虽然2005年国有土地的地价不高,但22亩的国有土地远远不止90万元。

  我就安排科室人员调查此事,查看是否背后有贪腐行为。果然不出所料,仅用了不到一周的时间就查出了县国土局的干部利用职权,伙同地方政府领导贱卖土地的行为。该案成功查处了县国土局3名干部,引起了高检院的关注,时任渎检厅长陈连福还专门来我们院里调研。更值得可喜的是,2011年,这块搁置了6年的土地被以7000万的高价成功拍卖,为国家挽回了巨大的经济损失。

  《方圆》:听说,你还查处过司法系统职务犯罪的案件?

  王安兵:还不止一个,其中包括禁毒大队长,派出所长和法院执行庭副庭长。有的是受贿,有的则是渎职,这些人后来都被判了刑。

  《方圆》:有没有想过会把“一家人”的关系搞僵?

  王安兵:当时确实有这方面的考虑,毕竟都是政法系统的干警,平时的工作中也有一些来往,有些还是比较熟识的人。但法律是不讲情面的,在法律面前没有朋友,任何人违法都应当受到法律的制裁,不然我就对不起自己身上的这身检察制服。

  《方圆》:遭到报复怎么办?

  王安兵:干上了这项工作就只能义无反顾。有时候我也会接到一些威胁的电话或者信息,我从来不去理会,该怎么查雷打不动,相信每个人心中都有良知。

  《方圆》:总结自己22年的检察工作,最大的感触是什么?

  王安兵:永远把自己当新手,用心做好每一件事情。

[责任编辑:杨柳] 下一篇文章:拆迁流程多环节诱发滋生腐败 应填补制度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