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教授315消费日绝食抗议病死猪流入市场

时间:2012-03-16 07:30:00作者:周亦楣新闻来源:新京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河南教授315消费日绝食抗议病死猪流入市场(图)

昨日上午9时,郑州,河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史璞头上裹着白布条,在紫荆山广场绝食抗议病死猪肉流向市场。 

  本报讯 (记者 周亦楣)昨日上午九点,河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史璞头上裹着绝食抗议的白布条,在毗邻省政府的紫荆山广场绝食抗议。史璞称,他希望通过抗议行为,让开封市通许县病死猪肉流向市场的问题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 

  副县长约见教授咨询意见 

  3月9日下午,史璞在微博上贴出了河南电视台的节目:《百姓315:病死猪“还魂”记》。随后平安中原,平安郑州以及一些媒体人。 

  昨日,史璞在微博上称,“3月13日下午3时,通许张副县长约见我,意思:死猪肉是个别现象,县政府已抓了,征求我意见。我答:向人民道歉!向上级检讨……” 

  史璞说:“通许县张副县长来学校找到我谈这个事儿。说接到电视台发布的消息后,连夜整治,这样的事儿在他们那儿是个别现象。” 

  对此,史璞并不认可。他对张副县长说:“你们病死猪的现象也不是偶尔现象,媒体介入从2006、2007年就开始了。” 

  咨询后,对方问史璞的意见要求。 

  史璞要求:第一,向人民道歉;第二,向上级领导检讨。“只要我没看到你公开道歉,我就要绝食抗议。” 

  县政府不道歉引教授抗议 

  史璞称,后来,他没有看到通许县政府公开道歉。于是,3月15日,史璞来到紫荆山广场绝食抗议。整个抗议活动持续了近7个小时。 

  昨日下午3:45左右,史璞离开了紫荆山广场。他说,校领导转告他,省委副书记已经批示彻查病死猪。 

  对自己的行为,史璞说,这不是作秀,史璞说:“不逼不行的。我们遇到食品安全问题,过去是投诉,现在是公开抗议,而且政府官员来见你了。从这个角度上,政府也是进步的。我希望,出了食品安全问题,政府也要向人民道歉。” 

  通许县称已在查处病死猪窝点 

  昨日下午,记者联系通许县委宣传科一名王姓科长。他表示,关于病死猪的事情,通许县已经开始查处;关于史璞绝食抗议,“我们管不了,那是他个人的行为。” 

  在此之前,3月14日,通许县政府网站发布消息称,通许县成立了由县主要领导任指挥长的指挥部,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动物疫病排查及瘦肉精检测工作的紧急通知》。 

  消息还称,在3月9日晚的查处中,当场查实并摧毁屠宰窝点2家,收购窝点1家。 

  目前,依法拘留涉案人员3名,查获并扣押涉案车辆2辆。检察、监察机关已介入,对涉嫌失职、渎职人员进行依法调查处理。 

  同时,对全县304个行政村、1224个规模养殖场(户)和全县销售猪肉的摊点进行全面检查。 

  ■ 相关新闻 

  公安部打击收购“病死猪”团伙 

  打击重点对准收购、贩卖、屠宰和加工等关键环节 

  本报讯 (记者 邢世伟)昨日,记者从公安部获悉,今年,公安部将严厉打击“病死猪”犯罪,同时继续打击“瘦肉精”“地沟油”犯罪。 

  公安部方面透露,去年以来,全国公安部门对“瘦肉精”、“地沟油”等严重危害群众食品安全违法犯罪的强力打击和全面围剿,共侦破食品安全案件5200余起、制售假劣药品案件6500余起。其中,侦破制售“瘦肉精”犯罪案件156起,查实涉案“瘦肉精”饲料2.4万余吨;侦破利用“地沟油”制售食用油犯罪案件135起,查实涉案油品6万吨。 

  除此之外,公安部门还侦破了销售“病死猪”的犯罪案件170起,查扣“病死猪”及其肉制食品近6000吨。 

  公安部有关负责人表示,在集中侦破一大批销售“病死猪”犯罪案件的基础上,今年将进一步集中打击销售“病死猪”犯罪,把打击重点对准那些大量非法收购“病死猪”加工制售肉制品牟取非法利益的犯罪团伙,把收购、贩卖、屠宰和加工环节作为查处的关键环节予以严厉打击。 

  同时,公安部还将针对当前药品安全领域违法犯罪仍较为严重的现象,集中打击制售假药犯罪破案会战,集中打击假劣抗肿瘤类、心血管类、血液制品、疫苗等药品犯罪,以及利用互联网制售假药犯罪、跨国制售假药犯罪。 

  打击的范围既包括打农村地区小药房、小诊所非法销售药品,还包括大中城市假药进入正规医院等犯罪行为。 

  ■ 对话 

  “出了食品安全问题 政府要向人民道歉” 

  被病死猪镜头震撼 

  新京报:今天你是和谁一起到的现场? 

  史璞:我一个人去的现场,没有发动任何人。出于维稳考虑,我们学校的副书记,副校长,MBA学院的第一书记,宣传部领导,工会领导等十几个人陪我在那里站着。郑州下着小雨,我没打伞,没吃饭,他们也没打伞,没吃饭。实在不忍心,那我撤吧。 

  新京报:有没有朋友劝说你不要做这件事? 

  史璞:有啊,很多人都劝我不要管这个事儿。可我是老师,我自己都不敢去做,怎么教学生去做?我还要教书育人,还有社会责任的。食品安全不是小事儿。 

  新京报:你是怎么介入这个事的? 

  史璞:河南电视台拍完这个片子之后,3月9号让我去做点评。我看了这个片子,发自内心一种震撼。我给广播电视报纸点评的东西多了,心里是有承受能力的。这个片子看完,超出了承受能力的。 

  新京报:片子怎么震撼到你?超越你的承受能力? 

  史璞:电视台拍到的镜头让你不敢想象。镜头里,病死的猪尸体布满现场,病死猪肉裁出来一块一块堆在地上,发自内心的恶心。没法想象这样的东西能流到餐桌上。 

  新京报:你当时是怎么点评的? 

  史璞:我们既要维护公众的权益,又不想影响河南的形象;既要把不法的事情揭露出来,又不想影响当地的经济,说话的力度和角度就非常纠结。我点评的还算比较理性的。不法养猪户,不法中间商,政府防疫员,地方党政,食品监管部门都说了。后来,电视台可能出自他们的考虑,没有播出我的评论。我就在微博上发了帖子。 

  刺激监管部门当回事 

  新京报:有人说你这是在作秀。 

  史璞:一开始我也没想这样。我在微博上@平安中原,@郑州发布,他们依法查处就行了嘛。结果,他们一点反应都没有,我就提高嗓门,把话说得越来越难听。 

  新京报:你做这件事的目的是什么? 

  史璞:我是想刺激他们,你们要当回事儿。因为现在不缺监督,而是缺刺激,都麻木了。这样的事儿太多了。可是,政府官员不能说,一般百姓说了没什么用。在我的想象中,“教授315绝食,抗议食品安全”,应能引起关注。 

  新京报:在你看来,病死猪问题该怎么解决? 

  史璞:在通许县当地,养猪是重要支柱产业。农民养了病死猪,要自己承担责任。而在国外一些国家,政府是把病死猪收购过来销毁的。农民卖病猪,二十、三十块钱他能收多少是多少。如果我们国家财政补贴政策解决不到位的话,这个问题还是很难解决。另外,如果遇到事儿,不去追责监管,问题永远解决不了。 

  新京报:你是想以自己的方式影响监管部门? 

  史璞:管理本身是要互动的。如果我们每个人都去影响官员,他是要调整方法的。比如,我这种逐步施压,政府感觉到压力,就要修正自己的行为。世界上哪儿都有野草,问题是我雇的花匠,你给我剪野草了吗? 

  新京报:做这件事达到预期目的了吗? 

  史璞:不知道。朋友说,你一个人有什么用?我说,我需要的就是一个人,人多就乱了。我往那一坐,就没人看你,我就觉得自己实际上非常渺小,就像毛主席像下的一棵小草,至少我绿化了我脚下的一块土地。 

  本报记者 周亦楣 

  食品安全问题不只是通许县的问题、河南省的问题。食品的问题表面是通许发生的,但暴露的是整个社会的问题,这样的问题太多了。——史璞

[责任编辑:杨斯] 下一篇文章:南京PM2.5监测点均设在绿地湖畔遭质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