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协委员:尊重和保障人权是刑事诉讼法的巨大进步

时间:2012-03-08 23:52:00作者:王渊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全国政协委员、社会和法制委员会副主任曹康泰。正义网记者王渊/摄

  

  全国政协委员、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党组书记叶小文。正义网记者王渊/摄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教授曹义孙。正义网记者王渊/摄

  历经16年之久,我国刑事诉讼法迎来第二次“大修”。3月8日,刑诉法修正案草案提请十一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审议。此次提交大会审议的刑诉法修正案草案,在总则中明确写入“尊重和保障人权”,成为本次修法的亮点之一,也是委员们热议的焦点。 

  尊重和保障人权是刑事诉讼法的巨大进步

  “1979年我国制定刑事诉讼法的时候,受制于历史的局限性,打击犯罪是立法的主导思想,法律的程序性价值未能真正体现出来。1996年的刑事诉讼法修改增加了未经法院审判不能确定有罪以及疑罪从无等内容,人权保障的分量在加重。”全国政协委员、社会和法制委员会副主任曹康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首先盘点了刑诉法第一次修改时的进步,但他认为,本次将尊重和保障人权明确写入刑事诉讼法,则是我国社会主义法治事业的巨大进步。

  “古人云:立善法于天下,则天下治;立善法于一国,则一国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当然应该体现以人为本、立法为民的善法理念。在善法之治中,法治不是作为管制的手段,而是人民共同的生活方式和生活目的,是任何人也无法抛弃的生活方法。”全国政协委员、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党组书记叶小文在今天下午的小组讨论上,对本次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草案给予了高度评价。叶小文委员告诉记者,2004年“人权入宪”,体现了社会主义制度的本质要求。时隔八年,全国人大修改刑事诉讼法,明确将“尊重和保障人权”写入刑事诉讼法。这既有利于充分体现我国司法制度的社会主义性质,也有利于司法机关在刑事诉讼程序中更好地遵循和贯彻这一宪法原则。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教授曹义孙则强调,2004年“人权入宪”,作为国家的根本大法,宪法的这一规定具有宣示性的意义,而要让这种宣示成为具体而真实的司法实践,必须要有法律法规的支撑。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草案将尊重和保障人权写入总则,则是从制度设计上保证了宪法原则真正落到实处。在曹义孙委员看来,“尊重和保障人权”写入刑事诉讼法,也避免了一些西方发达国家以人权问题为借口,对我国进行攻击。 

  尊重和保障人权贯穿于刑诉法草案每个条文

  委员们同时也表示,在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草案中将“尊重和保障人权”写入总则,从而为整部法律确定了总基调。在这一总基调下,很多具体制度的设计也凸显了这一原则的精神实质。 

  “刑诉法修正案草案在刑事诉讼法规定严禁刑讯逼供的基础上,增加了不得强迫任何人证实自己有罪的规定。同时也明确规定了非法证据排除的具体标准。” 

  曹康泰委员以刑诉法草案完善了非法证据排除制度为例,分析说,通过修改,刑诉法制度的设计更加科学合理,条文与条文之间、制度与制度之间更加衔接,也更彰显了对人权的保障。 

  “修改前的刑事诉讼法规定,辩护律师会见当事人需经侦查机关批准,某些案件还要求侦查人员在场;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草案则规定,律师凭律师执业证书、律师事务所证明和委托书或者法律援助公函,有权会见当事人,只有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等案件受到限制。”曹义孙委员以修正案草案第三十七条为例,将刑事诉讼法修正前后做了详细比较。 

  据记者了解,诸如证人不出庭、二审不开庭、律师阅卷难、不断发回重审造成案件久拖不决、犯罪嫌疑人嫌疑人长期被羁押等问题有的是法律自身的漏洞,有的则是司法运行中的痼疾,一直以来严重制约着司法的公平公正,损害着司法的公信力,本次刑诉法修改着力从制度上化解这些难题,填补司法漏洞,切实保障了公民的合法权益。(正义网北京3月8日电)

[责任编辑:齐磊] 上一篇文章:周光权代表建议适度提高法官检察官退休年龄
下一篇文章:梁慧星:刑诉法修正案草案更加突出尊重和保障人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