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工厂成职业病危害重灾区 农民工多被迫私了

时间:2012-03-04 07:19:00作者:新闻来源:经济参考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广州38名外来工疑似“胶水中毒”事件让一个陌生的化学物质———“1,2-二氯乙烷”进入公众视线,也令职业病危害这一严重影响社会和谐的公共卫生问题和社会问题再次凸显。《经济参考报》记者调查发现,在职业病防治日益受到重视、大中企业职业病防治环境逐步改善的背景下,职业病危害突出地反映在数量庞大的中小企业尤其是“黑工厂”式的“三无”企业中,而农民工已成为职业病高发人群。业内人士认为,除企业经营者和劳动者要分别加强责任和防范意识外,政府职能部门监管薄弱的现状也亟待改变。

  最小的工人未满16周岁 有的发病工龄甚至不足半年

  “头晕,想吐。”“胶水,很臭。”在广州市第十二人民医院801病房,留着寸头、远看像个男孩的檀秋燕双手反伸着躺在床上,只能一词一顿地说着简短的句子。

  去年11月14号凌晨一点,她突然全身抽搐,亏得姐姐在身边才及时送进医院,整整7天7夜后才恢复知觉。

  “身份证都还没办呢。”哥哥檀业动告诉记者,妹妹1996年7月出生,现在还没满16周岁。去年5月,她从广西来到广州白云区的琪怡皮具厂做钱包,用的是万能胶和粉胶,上班时厂里连口罩都没发过。妹妹曾跟他说,上班后自己常常想呕吐,老是吐口水,有一次还晕倒在厕所里,后来醒过来了觉得没事也没去医院检查。

  在同一个楼层的其他病房里,还躺着27位和檀秋燕一样突然发病、症状相似的病友。来自天南地北、在不同工厂流水线上班的他们,都从事着同胶水直接打交道的工序。

  据广州市安全监管局2月23日通报,2011年9月28日以来,广州共发现38例患者疑似胶水中毒现象,4例因医治无效死亡,3例达到出院标准出院,3例自行出院或转到当地医院治疗,其余28名患者在广州住院接受治疗。截至目前,已有25例被确诊为职业病,其中24例为重度职业性急性1,2-二氯乙烷中毒,1例为轻度职业性急性1,2-二氯乙烷中毒。

  记者了解到,其他中毒患者也多为年轻人,有的发病工龄甚至不足半年。1月12号晚晕倒在宿舍里的陈锡隆23岁,去年8月才来广州。来自广东怀集的温朝猛22岁,发病时才上班3个月。

  长期从事劳工权益服务的广州珠江工友服务中心总干事景祥说,近年来珠三角地区苯中毒、二氯乙烷中毒、尘肺病等职业病事件时有发生,其中不少患者是新生代农民工,且呈现出发病工龄缩短、患病率高等特点。

  “三无”作坊就设在村社办公室楼下

  “我和我的学生们接触到的这种个案太多了。”中山大学法学院劳动法学者黄巧燕说,近年来随着相关法律法规的逐步完善,珠三角地区大中型企业的职业病防治环境得到了改善,但在大量的代工型中小企业特别是“三无”企业中,农民工劳动卫生防护环境仍然相当恶劣。

  要不是有门上贴着的白色封条提醒,人们来到广州市白云区永平街道东平经济联社钟兴南街五巷29号二楼,可能都无法发现这间没有招牌、外观和普通民居无异的厂房里,隐藏着一个刚刚发生过中毒事件的皮具厂。

  东平经济联社安全生产管理办公室一位胡姓主任说,这是一家“三无”企业,老板是外地人,除了向房东交租外,老板并未办理工商税务手续,因此社里平时都不知道有人在非法生产,这次发生中毒事件后才将其查封。

  然而就在这栋房子三楼的铁门上,赫然挂着“钟二社办公室”字样的招牌,记者敲门时无人响应。附近的工人说,钟二社就是东平经济联社下面的一个子社,平常有人在这办公。

  记者从广州市安全监管局了解到,广州目前共发现的38例疑似胶水中毒病例全部分布在白云区、荔湾区38家用人单位,其中36家就是和这家皮具厂一样的无牌无证私人小作坊。

  “三无”企业通常是指无注册资金、无固定场所、无资质等级,更有甚者,无任何登记的“黑工厂”式的企业。据不完全统计,广州全市有生产性工厂企业近5万家,产业工人近300万人,其中接触各类职业危害因素劳动者超过100万人。“这还未完全包括各类‘三无’企业中的农民工。”广州市安全监管局职业安全健康监督管理处处长王英德说。

  “农民工在老板和复杂的法律程序前太弱势了”

  “这一次人数比较多,又有媒体的关注,政府强力介入后事情最终应该会有妥善解决,但是之前数量更多得职业病的农民工,就没有这么幸运。”景祥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他接触到的很多在“三无”企业中打工得病的农民工,多数都是老板给几万、十来万就“私了”,有的甚至因为老板“跑路”而一分未得,选择打官司的往往也要拖几年,“拿到符合工伤赔偿标准的足额补偿的人很少,因为不可能每次都有政府来兜底,农民工在老板和复杂的法律程序前太弱势了”。

  记者采访到的专家学者认为,“三无”企业不仅已成为职业病危害事故的重灾区,也已成为农民工正当工伤待遇受损的重灾区。黄巧燕说,很多企业老板在农民工出现职业病征兆时以各种理由将其劝退,或者拒绝在职业病鉴定表上签署“用工单位意见”,而劳动者往往没有完善保存用工证据,在提请仲裁或诉讼时得不到法律支持。

  广州市第十二人民医院对中毒工人已开通绿色通道,垫付医疗费用,同时陆续启动职业病鉴定程序。“目前已有26人递交鉴定申请,11人已经通过鉴定,之后将由人社部门按照职工伤残等级认定工伤,再按照相关法律进行索赔”,该院副院长刘移民说。

  但记者了解到,部分工人之前已花费不少治疗费用,家人陪护的生活成本也让他们不堪重负。檀业动说,妹妹之前在南方医院治疗了一个月,加上这两个月的生活费总共已经花费80000多元,除了街道办事处送来25000元慰问金外,其它都是借的。父母都是农民,五兄妹中还有2个在读书,自己现在辞了工作,生活费都成问题,“医生说治疗时间还会比较长,可能半年或者一年都说不定,而且还不敢说有没有后遗症”。

  “媒体没报道之前,这家医院也是收费的。”陈锡隆的姐姐陈锡茹告诉记者,弟弟的病情比较重,自己和丈夫、父亲都在医院陪护,目前已经花了40000多元,“老板只来过一次,给了8000块,还说有2000是陈锡隆的工资,后来我们申请职业病鉴定需要老板签字,他就连电话都不接了”。

  广州市安全监管局表示,目前中毒患者的职业病诊断、工伤确认及赔偿事宜正在依法进行之中。对于用人单位已不存在或者无法确认劳动关系的职业病病人,将由所在区政府采取措施落实费用,使其继续获得医疗救治,最大限度保障劳动者的生命和健康权益;对于已确诊为职业病的,将依法依规落实其相关社会保障和待遇。

[责任编辑:宫里旭] 下一篇文章:广东仁化称儿童血铅超标系因空气和食物铅污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