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人文大学两名大学生杀死合作伙伴获死刑

时间:2012-03-02 02:51:00作者:张媛新闻来源:新京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昨日,宣判后被告人窦硕(左一)和贝方明(左二)被法警带出法庭时看向旁听席。本报记者 王贵彬 摄

  ■ “欲控制火锅店 四大学生杀合伙人”追踪

  本报讯 (记者张媛)因开火锅店起争执,北京人文大学四名学生持斧子砍死两名生意伙伴,其中女性死者还怀有身孕(本报曾连续报道)。昨日上午,4名大学生中的窦硕和贝方明被市一中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闫广睿被判有期徒刑10年。

  现场

  三被告人未提出异议

  四名被告人都是北京人文大学大二学生,案发时窦硕21岁、贝方明20岁、黄某17岁、闫广睿20岁。由于黄某案发时尚未成年,因而检方对其单独起诉,此前黄某已被一中院判处无期徒刑。

  昨日上午11时许,窦硕、贝方明、闫广睿被带入法庭,此前曾捧着女儿遗像参加过庭审的被害人家属这次比较平静,但从始至终仍一直死死地盯着窦硕,面对被害人家属窦硕一直眼神闪躲。宣判过程约10余分钟,三名被告人一直低着头,对判决结果没有提出异议,只是在判决后被带离法庭时,回头看了看旁听席上痛哭的家人。

  案情

  斧砍手掐杀害合作伙伴

  据查明,2010年4月26日22时许,四名被告人到延庆县尹吉顺网吧上网直至次日凌晨2时许。此后,闫广睿独自留在网吧看护4台电脑,营造其他3人始终在网吧上网的假象,以备事后向警方提供不在场证明,另外3人潜至延庆县康庄镇兴隆商业街127号足疗店——张某和其女友丁某的住处。

  骗开房门后,黄某和贝方明在一层过道处持斧子猛砍张某的头部、颈部、背部及四肢。与此同时,窦硕来到二层北侧西边第四间房内,扼住张某女友丁某的颈部。在张某失血过多死亡后,黄某又来到二楼协助窦硕猛掐丁某的颈部,导致丁某窒息死亡。

  判决

  承担134万连带赔偿责任

  此外,贝方明还在杀人后盗走了屋内7000余元现金及张、丁两人的戒指及手表等物,随后三人逃离作案现场,经鉴定物品价值4000余元。

  经审理,法院认定三人均构成故意杀人罪,贝方明同时构成盗窃罪,判处窦硕、贝方明死刑,根据闫广睿的犯罪情节,判处有期徒刑10年;此外,法院还判令窦硕、贝方明、闫广睿对两名被害人家属承担合计134万的连带赔偿责任。

  ■ 对话

  谈判决

  后悔无知把钱看得太重了

  记者:走到今天这一步,现在怎么看判决结果?

  窦硕:正常的判决结果,能接受,上不上诉听我律师的吧,从我心里上来说是公正的。

  记者:现在两个生命就这么消失了,你后悔吗?

  窦硕:后悔自己的无知,当时把钱看得太重了(不断重复这句话)。

  记者:当听到“死刑”二字时,你怎么想?

  窦硕:(沉默几秒)应该是这个判决,只是做这个事情的时候不知道会有这种结果,就是无知啊!

  记者:当你剥夺别人生命的时候,没有想过后果?

  窦硕:就是觉得应该帮我母亲分担生活重担。

  记者:你对那两个生命有愧疚心理吗?

  窦硕:有,但已经没有必要再在庭上道歉、哭了,事情已经这样,也没必要了,我都不敢看他们(被害人家属)。

  谈母亲

  她不想让我人前抬不起头

  记者:母亲需要你补贴家用吗?

  窦硕:就是觉得应该分担。我母亲58岁了,比我同龄人的父母大十多岁,如果我按普通人的轨迹走,大学毕业、找工作,等能孝敬父母时,我母亲已经很老了。

  记者:你有没有想到两名死者也有母亲?

  窦硕:我做这些事没别的想法,就是想早点赚到钱,早点孝敬父母。

  记者:为什么要这么着急挣钱?

  窦硕:普通人想孝敬父母,要等到毕业后十来年,我到那时候,母亲都70多岁了,70多岁的老人享不了多少福。

  记者:家里能拿出10多万让你做生意,还很缺钱吗?

  窦硕:我父亲下岗,母亲退休,10万块是家里多年的积蓄。我妈不想让我在同龄人面前抬不起头,我也是干正事她才给我钱。

  记者:你现在想对父母说什么吗?

  窦硕:我想等见面时直接跟他们说。

  谈自己

  就业太难想开店留个后路

  记者:当初进入校园时,你是怎么憧憬今后生活的?

  窦硕:现在大学生毕业不好找工作,即使有工作去向也是签一年,第二年无论表现好坏,单位都不会和你续签。

  记者:所以你想到了开店?

  窦硕:开这个店也就是想给自己留个后路,将来如果生意做得好,就不做那个工作了。

  记者:你还在上学就想开店,家里同意吗?

  窦硕:有同意的也有不同意的,跟他们汇报后家里出了10多万。

  记者:对于其他正在上大学的同学,你有什么想说的?

  窦硕:别把钱看得太重,千万别以身试法,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吧。

  记者:你想过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吗?

  窦硕:就业难嘛,大学生找不到工作的太多了。

  谈作案

  没社会经验才用了蠢办法

  记者:你提出杀人时,有人反对吗?

  窦硕:我印象中没有,促使他们这么做的原因都是家里穷、父母岁数大,想尽点孝心。

  记者:你们为什么跟被害人起了矛盾?

  窦硕:现在已经判死刑了,但已经判死刑了我还是要说,他(被害人张某)当时想独吞这个店,想让其他三个股东走。我到这一步了没有必要撒谎。

  记者:他们三个被赶走,你为什么站出来?

  窦硕:这个饭店要挣钱张某肯定要让他们走,我不想让他们走,我更偏向我的同学,我觉得他这样不对。

  记者:案发时被害人丁某怀有身孕,你知道吗?

  窦硕:出不出事她都要打掉孩子,出事前朋友都知道,但无论打不打,我都做错了。

  记者:没想过通过别的渠道解决问题吗?

  窦硕:没有这方面的社会经验,才采取了这么一种特别愚蠢的方法,没想到这一步。

  ■ 追访

  受害人赚第一笔钱 买金戒指送母亲

  昨日庭审后,被害人张某的母亲称,她共有两个儿子,小儿子就是本案的被害人,“性格比较外向,男孩嘛,没少让人操心”,家人经常劝他要长心眼,不要结交太多社会上的朋友,但要强、活泼的张某还是在初中毕业后就早早离家打工。

  张母介绍,一开始张某做过酒品销售,“骑着车一个楼一个楼送货”,攒了些钱后就开始自己单干,开店做生意。张母称,儿子赚的第一笔钱就给她买了个金戒指,每次回家都抱着她“腻歪”,还经常给她买衣服,后来就把父母都接到了北京一起生活。

  出事前的一天,张某曾到母亲家里吃饭,饭后洗了澡就匆匆出门,张母还记得,儿子临走前说的最后一句话,“妈,到点了,我走了。”

  张母说,自己常年患有糖尿病,直到现在也不敢整理儿子的遗物,只留着儿子生前的几张照片。

[责任编辑:刘博] 下一篇文章:中央机关新录公务员逾八成来自普通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