卞建林:刑诉法是人权保障“试金石”

时间:2012-03-01 10:53:00作者:殷泓 王逸吟新闻来源:光明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对话嘉宾 中国刑事诉讼法学研究会会长 中国政法大学诉讼法学研究院院长 卞建林  

  卞建林,江苏泰兴人,现任中国刑事诉讼法学研究会会长,中国政法大学诉讼法学研究院院长、教授,是我国第一位诉讼法学博士。在长期的教学科研过程中,形成了有关我国刑事诉讼法治的系统学术观点,《刑事起诉制度的理论与实践》等著作多次获奖,先后参与了1996年和本次刑事诉讼法的修改论证。 

  “今年全国两会,我最关注刑事诉讼法的修改。”中国刑事诉讼法学研究会会长、中国政法大学诉讼法学研究院院长卞建林教授说。刑事诉讼法的修改,是今年全国两会的一个重要看点。其修正案草案在2011年8月、12月经过全国人大常委会两次审议,即将提请十一届全国人大第五次会议进行第三次审议。全国两会召开前夕,在北京西土城路的办公室里,卞建林教授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纵论刑诉法的地位作用、修法背景和对第三次审议的期待。 

  自去年下半年以来,围绕刑诉法修正案草案的一审、二审和公开征求意见,本报连续推出了多篇报道。我们为什么如此关注这部法律的修改?它和老百姓的日常生活,有什么关系?在卞教授的讲述中,可以找到答案。 

  A 刑诉法修改,与每一个人息息相关 

  记者:卞教授,应该说,公众对刑事诉讼法还是比较陌生的。很多人说,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干违法犯罪的事,所以刑法、刑诉法跟自己没什么关系。我们查了一下数据,全国法院每年审理的案件,刑事的只占到十分之一,占比很小。您怎么看刑诉法的地位和作用?它与普通老百姓的生活,到底有什么关系? 

  卞建林:尽管法院每年审理的刑事案件数量不多,感觉与老百姓生活关系不大,但不能因此而忽视刑诉法的重要性。因为,刑事诉讼法是我国法律体系中的基本法、主干法,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刑诉法的修改经过全国人大常委会两次审议,马上就要提交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审议。这部法律是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定,又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修改,也说明了它的重要性。 

  刑诉法不是单纯的程序法。有人把它称为“行动中的宪法”,甚至认为它是衡量一个国家人权保障的试金石。因为,刑事诉讼活动相对于犯罪活动,体现的是一个国家的法治水平和人权保障程度。与民诉法、行政诉讼法不同,刑事案件在审理前有侦查活动。而侦查活动是以国家强制力做后盾的一种活动。国家强制力的行使,在某种意义上,以限制甚至剥夺相对行为人的合法权益为代价,比如拘留、逮捕等强制措施,每一项都涉及公民的基本权益。如果行为不当或权力没有依法行使,就会造成严重后果,这就是为什么称之为“行动中的宪法”的原因所在。 

  因此,我们不能简单地从刑事案件数量少,或者自己没有犯罪、不跟法院打交道,就认为刑诉法与自己无关。虽然从法律的表征上来看,刑诉法赋予的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权利,但实际上是每个公民都享有的基本权利,如享有律师辩护的权利、不得强迫自证其罪等,都是保障基本人权的具体体现。因此,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刑诉法与老百姓是息息相关的。 

  B 贯彻宪法的规定,须应形势发展需要 

  记者:现行刑诉法是1979年制定、1996年修正的。十多年后再次修法,社会背景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卞建林:从1996年到现在,社会形势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次修法的社会背景,我认为以下几点比较重要。 

  第一,1996年以来,我国两次修宪。“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作为治国基本方略写进宪法,“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也写入了宪法。这两次修宪,与刑诉法关系非常密切,对刑诉法的修改具有指导意义。刑诉法作为法律体系中的基本法,作为重要的部门法,必须贯彻落实宪法的规定,加大人权保障力度,加强对公权力行使的规范。 

  第二,近年来,党中央提出了科学发展观,强调以人为本,构建和谐社会。在司法领域提出了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宽严相济除了对刑事实体法有重要影响,我认为对诉讼程序制度的完善也有指导意义。我们看到,这次刑诉法修正案草案中规定的刑事和解制度、附条件不起诉制度、未成年人犯罪记录封存制度等,都是宽严相济的具体体现。 

  第三,我们经历了几轮司法体制机制改革,在优化司法职权配置、规范司法行为等方面有不少探索,积累了好的经验。这些有益的经验需要及时总结上升到法律层面。 

  另外一个,这次修改刑诉法也是为了适应国际形势的变化。1996年修改刑诉法以后,紧接着,我国于1997年签署了《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1998年签署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这两个重要的国际公约,特别是后者,与刑事诉讼活动有直接关系。我们需要借鉴、参考国际公约的有关内容,来完善我国的刑诉法。 

  所以,这一次的刑诉法修改,要考虑这些新的社会背景、制度背景,来回应形势发展的需要,回应社会公众的期待。

[责任编辑:刘博] 下一篇文章:最高法217件代表建议全部按期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