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横县检察官成功化解一件延续十年医疗纠纷案

时间:2012-02-27 16:29:00作者:同晓志 何家银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邓贺将赔偿款交给杨凤。  

  正义网广西2月27日电(通讯员 同晓志 何家银)2012年2月23日上午11时,在横县人民检察院民事行政检察科办公室里,当着检察官的面,申诉人邓贺将4万元赔偿款递交到了对方当事人杨凤等人的手中,双方当事人握手言和。至此,一起从案件发生、经历人民法院一、二审程序、强制执行程序、人民检察院再审抗诉程序,耗时近10年的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件终于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压在两位当事人心中的那块巨石终于落了下来,脸上露出轻松的笑容。看到双方当事人满意的离开了检察院后,主办该案的韦少玲和同晓志两位检察官终于欣慰的笑了。

  噩耗传来

  事情还得从2002年7月21日这天说起。当天下午6时许,长期从事个体皮鞋加工业的邓林感觉皮肤瘙痒,便来到邓贺开办的诊所就诊。邓贺查看邓林的病情后即开药给其服用。邓林服药后病情未见好转,次日凌晨病情突然加重,后被出租屋主紧急送往横县灵竹镇卫生院抢救。同日7时许,邓林因抢救无效死亡。

  对簿公堂

  2005年12月,死者邓林的妻子杨凤、母亲谢凤,及子女邓松、邓清一纸诉状将邓贺起诉至了横县人民法院,认为邓贺在给邓林诊治期间属于无证行医,对邓林的死亡应承担责任,请求法院判决邓贺赔偿丧葬费、精神抚慰金等共计73092元,扣除先前横县灵竹卫生院已付的9840元。横县人民法院依法审理了该案,并于2006年10月8日作出(2006)横民一初字第65号民事判决,该判决认为邓贺持有的乡村医生执业证已经超期,也没有取得执业医师资格,且不符合法律规定的给予一至六个月的暂缓校验期的三种情形,延误了救治时间,对造成邓林死亡应当承担过错责任,结合第三人横县灵竹卫生院在对邓林救治中的过错责任,认定邓贺应当承担邓林死亡赔偿金、丧葬费抚养人的生活费等赔偿责任的70%,即54552.4元,并赔偿四原告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

  邓贺不服一审判决,向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邓贺上诉称其对邓林的诊疗行为是合法行医。邓林的死亡原因是其患有不明原因的严重疾病,且四原告没有证据证实邓贺的诊疗行为与邓林的死亡存在因果关系,属于举证不能。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驳回谢凤等人的诉讼请求。

  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开庭审理了此案,并于2007年9月10日作出(2007)南市民一终字第439号民事判决。该判决认定邓贺对邓林的诊疗行为不规范,且属于无证行医,邓贺依法应承担其医疗行为与邓林死亡的不良后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及不存在医疗过错的举证责任,但邓贺举证不能,依法应承担不利后果,一审判决邓贺承担70%的赔偿责任并无不当,但应当减去第三人横县灵竹卫生院已经赔偿四原告的9840元,即44712.6元。一审法院判决邓贺赔偿四原告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并无不当,予以维持。

  判决生效后,邓贺没有主动履行法院判决。四原告便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法院依法扣押了邓贺的一辆微型小轿车,除此之外,邓贺已无其他财产可供执行。法院为了尽快执结该案,多次找到双方当事人协商,但都没有取得进展。该案件的执行工作陷入了僵局。

  漫漫申诉路,民行检察介入

  与此同时,邓贺不服该生效判决,向南宁市人民检察院提出了申诉。邓贺申诉认为法院的生效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要求检察机关履行法律监督职责,对该案提出抗诉。

  申诉案卷移交到了横县人民检察院。该院民事行政检察科韦少玲和同晓志两位检察官及时调取了一、二审的审判卷宗,并对全案进行了细致的审查,就邓贺的行医资格、举证责任等焦点问题多次进行集体讨论。最后,承办人确立了抗诉程序和促和工作同步进行的办案思路。当承办人把和解意见告诉邓贺时遭到对方一口回绝。但细心的承办人发现邓贺之所以来检察机关申诉,主要是想“争口气”。于是,承办人便多次向其明理释法,最终使其接受了检察官德和解意见。

  然而,死者邓林的妻子杨凤却始终联系不上,和解的方案无法实施。从案发到现在已经9年过去了,双方当事人都拖不起啊。申诉人邓贺因该案的四处申诉,不能过上正常人的生活。死者邓林的小孩正在上学,因经济问题面临着辍学的危险。看到这样的情况,检察官的内心十分着急,心想一定要尽快结案,让双方当事人都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我们要对当事人负责!走,就是大海捞针也一定要把杨凤找到”韦少玲检察官说。因为他们都知道,只有把双方当事人召集到一起,然后从中协调,才有可能促成双方当事人达成和解。于是检察官便驱车前往杨凤出生的村庄、辖区的派出所了解情况,得知杨凤已去广东打工,这些年很少回家,没有人知道她的联系方式。检察官便找到村子的李支书并说明来意,李支书听后表示非常愿意帮忙,答应一有杨凤的消息就通知办案人员。

  2012年的春节刚过,李支书电话反映,杨凤春节回家过年了,目前人就在横县。韦少玲和同晓志两位检察官顾不上春节放假休息,马上又投入到案件的办理之中。检察官通过死者邓林的哥哥获得了杨凤手机号码,终于联系上了杨凤,杨凤在电话中答应愿意来检察院与邓贺协商解决问题。杨凤终于联系上了,案件和解有希望了,检察官稍稍松了一口气。

  一波三折十年纠纷终化解

  2012年2月21日下午,在两位检察官的努力下,申诉人邓贺、对方当事人杨凤、谢凤的委托代理人邓庭如期来到了横县人民检察院。在检察官的主持下,和解的工作开始了。和解工作刚开始就遇到了挫折,邓贺只愿赔3万元,杨凤、谢凤的代理人邓庭则要求邓贺依照二审判决的52514.60元赔偿。双方互不让步,调解工作顿时陷入僵局。于是,检察官便宣布休息10分钟,让情绪激动的双方当事人冷静下来。此时,检察官便分别做双方当事人的思想工作,与双方当事人进行耐心深入的谈话,认真释法析理,双方当事人均表示可以做出一些让步。和解工作又开始艰难地进行,经过多轮协商后邓贺表示愿意赔4万元,杨凤等人则要求赔43000元。调解工作又再一次陷入僵局。此时已是晚上六点多钟了。情绪激动的邓贺表示不再继续协商了!怎么办,难道就这样放弃吗!检察官一方面稳住了邓贺,另一方面与杨凤等人推心置腹的交谈,做最后的努力。就在邓贺将要离开的一刹那,杨凤等人表示同意邓贺的赔偿数额。检察官的努力没有白费,看着双方当事人签定了和解协议,心中的担子终于放下了。此时,已经晚上7点钟了,办公楼里静悄悄的一片,外面已经是华灯初上了。

  2012年2月23日上午11时,在横县人民检察院民事行政检察科办公室,在韦少玲和同晓志两位检察官的见证下,杨凤等人终于从邓贺的手中接过了这迟到的4万元赔偿款。至此,这起纠结了双方10年的民事赔偿案件终于得到圆满地解决。

[责任编辑:宫里旭] 下一篇文章:湘潭“第一高楼”股权转让疑存内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