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拒绝求爱被毁容 慎贴"官二代"标签

时间:2012-02-27 07:13:00作者:李曙明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安徽‘官二代’横行霸道,恋爱不成将少女毁容”,是这两天最受关注的新闻之一。2月26日《北京晨报》报道,记者联系到被害人周岩的家属及代理律师。律师称,22日下午,当地警方对周岩进行了伤情鉴定。   

  被害人周岩是一名高中生,去年被害时只有16岁。《北京晨报》报道配发了她被毁容前后的两张照片,青春靓丽和“面目全非”的强烈对比,令人心痛和愤慨。  

  施暴者将为自己的疯狂付出怎样的代价,法律将有公断,公众也密切关注。我想提醒的是:慎给犯罪嫌疑人贴“官二代”标签。  

  我说的是“慎贴”,而不是“不贴”。“就论说事”,任何标签也不贴,是最理想的法治状态。不过,在还达不到理想状态,“官”的身份仍可能让案件“走偏”的现实下,通过“标签化”引发舆论关注,有其纠偏的价值。所以,如果有事实证明一个人的疯狂和“官二代”身份有关,或者这样的身份已经影响到了司法公正,我并不一概反对这样的标签。  

  就本案而言,至少到目前为止,“官二代”的标签恐怕还贴不上。先看第一点:犯罪和“官二代”身份有关吗?犯罪嫌疑人陶汝坤曾是周岩的同学,而根据新浪微博实名认证,其父亲为“合肥市审计局办公室主任陶文”。被害人父母是普通工人,和他们相比,“审计局办公室主任”可以算个“官”。但求爱不成作出疯狂举动的,“官”家孩子有,普通人家也有。犯罪,和他是否“官二代”似乎无关;如何处罚,其“官二代”身份也不是要考虑的因素。  

  药家鑫的父亲药庆卫和被害人亲属代理人张显的官司还在进行中。张显虚构药家鑫“官二代”身份并传播,固然不应该,而同样值得追问的是:如果药家鑫不是“官二代”,他是否就可以不死?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如果陶汝坤“官二代”身份最终影响到其付出代价大小,那不是法治之幸。  

  再看第二点:“官二代”身份影响到案件公正处理吗?从去年9月案发到现在,已过去5个多月。由于伤情鉴定迟迟没做,案件一直在侦查阶段。按照法律规定,侦查阶段羁押超过7个月要变更强制措施,被害人亲属担心犯罪嫌疑人可能被取保候审。我理解他们的担心。不过,虽然目前鉴定已经做了,但伤情轻重既要看案发时情况,也要看恢复情况,所以,“法医认为周岩的颈部需要先进行植皮手术才能做伤情鉴定”,未必没有合理成分。伤情鉴定做得慢是否司法不公所致?是否和犯罪嫌疑人“官二代”身份有关?在这些问题得到证据支撑之前,家属可以怀疑,但媒体、公众却需要理性。  

  一起和“官二代”无关的犯罪(至少现在没看出来),硬要人为贴上“官二代”标签,不仅可能因为公众群情激愤而使最终处理偏离法律的轨道,也会进一步加剧官民对立情绪。不可不慎。

[责任编辑:刘博] 下一篇文章:湖北丹江口:为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提供优质法律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