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真堂拒绝亚基会引争议 开放熊场被指限区域

时间:2012-02-23 02:35:00作者:刘夏 金煜新闻来源:新京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昨日上午,福建省惠安县,归真堂举办首个“养熊基地开放日”,全国各地百余名记者见证“活熊取胆”过程。参观后,举行专家、媒体、企业座谈会。本报记者 赵亢 摄

  归真堂一旦获批上市,将引发社会各界对自然生态环境保护问题的激烈争辩,并可能对政府职能部门监管能力和公信力产生质疑,因此恳请证监会及有关部门慎重考虑对归真堂的上市申请。

  ——昨日,它基金发布联署签名活动,呼吁终止活熊取胆。姚明、杨澜、孟京辉等体育、演艺、媒体界的28位知名人士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无管引流”技术是人性化、可持续、健康的技术,归真堂黑熊健康状况良好,我们认同专家“熊胆不可替代”的观点。

  归真堂合法、合规运作,成长性非常好。我们对公司上市非常有信心,不会出让归真堂股份。

  ——归真堂的机构投资者鼎桥创投昨日发布声明,称“对于归真堂的投资充满信心,没有任何出让归真堂股份的计划”。

  本报讯 昨日早晨7时许,满载记者的大型客车启动前往熊场。而此前曾被归真堂邀请的亚洲动物基金会(以下简称AAF),却意外地被拒绝参观熊场。

  开始发邀请 到场被拒入

  AAF中国公关教育经理邬小红说,昨日凌晨2时,AAF对外事务部总监张小海、创始人谢罗便臣、兽医、病理学家等人赶到福建惠安,于6时30分提前到达指定集合地点。却被告知不得进入熊场。

  AAF对此表示“不解和失望”,由于归真堂在本月18日的公开信中明确邀请AAF张小海,又在其参观补充说明中强调媒体、NGO、专家等可混合。

  AAF在昨日的最新声明中称,我们看到公布邀请信后就第一时间提交了申请,并通过电话取得联系,表示愿意参与。“我们认为这样的考察机会非常难得”。

  “本次黑熊养殖基地的开放是公开的、透明的,不存在限定人群的问题。养殖基地也将全面的对外开放,也不存在所谓限定区域的问题。”张小海认为,归真堂昨日的做法与其上述声明不相符。

  “亚基会没履行公告程序”

  对此,归真堂负责人表示,亚基会工作人员突然造访,没有履行公司之前公告公布的程序。

  张小海称,程序本身已被他们自己破坏,安排缺乏诚意。“归真堂的补充说明已经表达了可以不受媒体、非媒体限制。”

  亚洲动物基金会的此番声明意味着,该组织将不会再参与归真堂的开放日活动。

  “亚洲动物基金致力于取缔活熊取胆这个行业,并不针对任何个别企业。我们认为不再有必要与归真堂有任何互动。也不评价这次缺乏诚意的开放日活动及任何环节的信息。”张小海说。

  归真堂接招

  “‘活跃熊放外围’是污蔑”

  带媒体团参观完熊场后,昨日下午,归真堂高管总经理、董秘、副总经理、董事等亮相,首度公开回应记者提问。

  疑问1:声明NGO和媒体可以混合参观后,还阻止亚洲动物基金会参观熊场,他们哪些程序没履行?

  归真堂:亚基会工作人员是突然造访的,没有履行公司之前公告公布的程序。约定、报道、拿文件……这些很重要,涉及现场的秩序,如果不按照程序执行,运转会混乱。

  疑问2:网上传播有一份《紧急通知》,提到会将熊分类,活跃的放在线路外围。今天记者看到熊的耳朵上有的有标记,有的没有标记,而且颜色还不同。

  归真堂:这是污蔑!熊场内所有的黑熊都有完整谱系,标志包括耳标等。但很多熊在一起玩耍,有时候会嬉戏打闹,难免发生熊爪拍耳朵,标记掉下来的情况。

  疑问3:取胆熊的发病率和健康状况如何?死后如何处理?

  归真堂:主要就是感冒,没有肿瘤、胆囊炎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黑熊死后企业无权处理,按照规定由林业部门统一处置。

  疑问4:熊胆粉在归真堂是否被滥用?用于药物的占比多大?

  归真堂:公司获取的熊胆粉全部用于药物,没有生产过任何保健品。公司早期产品“熊胆茶”获取批号是全国工业产品生产许可证,属于含茶制品,不是保健品。从2011年开始就没有生产了。

  疑问5:今日参观的生物发展有限公司是2009年搬过来的新熊场,归真堂老熊场是什么样子?用管引流熊胆吗?

  归真堂:2009年之前,归真堂熊场设在废旧的兵营里面,但那个时候已经是第二代取胆技术,用的也是无管引流。那个时候国家已经规定,正规熊场必须采用无管引流了。

  发招

  动物福利高于人类福利?

  昨日发布会的质疑声中,归真堂反向提出五大疑问,其中三点直指AAF。表示不再与归真堂有任何互动的AAF未予回应。

  反问1:患者的痛苦是否也值得关注?

  人工合成的熊去氧胆酸等药材目前都无法完全替代天然熊胆的药理作用。以熊胆入药的中成药已有11种剂型、8种成药、100余个验方,需供用熊胆粉为原料的制药企业达183家。关注动物福利是人类文明的进步,但将动物福利与人类福利对立或高于人类福利,我们表示充分怀疑。

  反问2:饲养与救助谁更能保护黑熊?

  野生黑熊种群数目不断缩小,黑熊已名列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用市场化方式为黑熊延续种族,保持种群数量和基因多样性是对黑熊最大的保护。国家鼓励企业人工养熊后,野生种群数量由约8000头提升到2002年的46000多头(截至2002年数据),黑熊存栏数量突破1万只,从8000到56000。

  反问3:养熊取胆=虐待黑熊=归真堂?

  抵制养熊源于AAF在网络和媒体上发布的若干以“养熊取胆”为主题,充满血腥和暴力的图片、视频。但问题是这些受虐黑熊出自何处?众多照片中有哪张是拍摄于归真堂?

  反问4:AAF为何视而不见?

  我国现行法律对黑熊饲育企业资质、环境和技术的规定近乎严苛。正规黑熊饲育企业在取胆汁时,早摆脱了“铁背心”、“小铁笼”,转而采用活体无管引流胆汁技术。一个自称以救护黑熊为宗旨的公益组织,为何对行业发展视而不见?

  反问5:AAF能否做到公开透明?

  媒体报道,AAF2010年财政收入768万美元。仅有的两三个行动项目却需要这么庞大的支出。其大部分资金用于何处,其官网并没有详细的财务报告。

  本版采写/本报记者 刘夏 金煜

[责任编辑:单冠玉] 下一篇文章:习近平:中方不刻意追求对任何国家贸易顺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