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评:不要把药家鑫案从悲剧导演成闹剧

时间:2012-02-10 08:36:00作者:李国民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2月8日上午,药家鑫案被害人张妙的家人及其代理人张显来到药家鑫之父药庆卫住处,索要此前药庆卫在微博上许诺的20万元捐赠款。过程中,张显与药庆卫的代理人发生争执,张妙的丈夫王辉动手打人。最终,王辉被警方处以200元罚款(2月9日《新京报》)。  

  原以为药家鑫案已经尘埃落定,没想到又生出这样一段波折。更没想到的是,围绕着这场小风波,网络上又开始鼓噪:“挺张派”斥药家“言出不行”,“没信义”;“挺药派”骂张家“师出无名”,“不要脸”。一起原本普通的民事纠纷,因为舆论的煽风点火,眼看着又演变成了一场“公共事件”。 

  笔者无意介入双方的口水战,只想从法律的角度,分析一下此次事件的性质以及当事双方的表现。定分止争,最好的武器是法律,而非互敬老拳或隔空对骂。  

  此次事件,双方争议的焦点,是药庆卫在微博上许诺的20万元该不该给。从法律的角度分析,系争的“20万元”,显然不属于赔偿,而是赠与。当事双方对此也均无异议。据此,双方争议的性质,可以确定为赠与合同纠纷。  

  对于赠与合同,《合同法》设有专章。依据其中规定,不难得出以下结论:  

  首先,张妙家属索要20万元赠款并非“师出无名”。《合同法》规定:“赠与合同是赠与人将自己的财产无偿给予受赠人,受赠人表示接受赠与的合同。”据此可见,赠与合同属于“诺成合同”,即只要双方达成合意,合同即告成立并生效。尽管有报道称,“药庆卫此前曾经将20万元送至张家,被张家通过邮寄退回”,但此后药庆卫在微博中的表态——“我们也会把这20万元用专门的账户存着,留待你(张妙)的父母和孩子将来确实需要的时候再来拿”——仍构成一项新要约。该条微博一直未删除,表明此要约既未撤销,也没有失效。在这种情况下,张家高调宣布接受赠款的行为,即可视为对该要约的承诺。依据《合同法》的规定,此时双方已达成合意,赠与合同成立并生效。张家依据已经成立并生效的合同索要赠款,怎么能说是“师出无名”呢?  

  其次,药家鑫父母有权拒付20万元赠款。赠与合同成立并生效,不代表药家必须履行。因为《合同法》还规定,除“具有救灾、扶贫等社会公益、道德义务性质的赠与合同或者经过公证的赠与合同”外,“赠与人在赠与财产的权利转移之前可以撤销赠与”。该条规定赋予了赠与人“任意撤销权”,即除特定情形外,在交付赠与物之前,赠与人可以随时改变主意。具体到本次事件,杀人的是药家鑫,他是成年人,应对自己的行为承担全部责任;其父母对被害人心存愧疚是情理中事,但要说“道德义务”,却是说不上的。据此,药家拒付赠款,是他们依法享有的权利,既不构成违约,更称不上“没信义”。  

  一起原本十分简单的民事纠纷,何以演变成一场骂战甚至打斗,个中原因值得深思。在提醒双方当事人保持理性的同时,也想提醒一下媒体和个别别有用心的人:药家鑫案是场悲剧,双方亲人都是受害者。请多给他们一些关爱和同情,不要动辄挥舞道德大棒,骂这个“没信义”、那个“不要脸”,更不要煽风点火,把“悲剧”导演成“闹剧”。 

[责任编辑:杨斯] 下一篇文章:死刑犯离婚后伪造借条诉前妻 检方抗诉还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