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水乡造新城抛弃旧城 市民成故乡异客

时间:2012-01-27 11:44:00作者:浦峰新闻来源:新京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实拍江南水乡造新城抛弃旧城 市民成故乡异客 

  2012年1月25日,江苏无锡。老城区的街巷保留着我儿时的记忆。跨河的石桥,狭窄的巷弄,家门口的晾衣竿和花痰盂,充满水乡小城的生活气息。 

  实拍江南水乡造新城抛弃旧城 市民成故乡异客 

  1月25日,无锡旺庄老街,这里曾是繁华的老街,离我家1公里,现已被拆除大半。远处是为周围拆迁村民修建的高楼。 

  实拍江南水乡造新城抛弃旧城 市民成故乡异客 

  1月25日,江苏无锡,市民从清名桥上走过。远处的建筑是在建的无锡第一高楼。 

  实拍江南水乡造新城抛弃旧城 市民成故乡异客 

  1月25日,古运河两岸是重修的仿古建筑。旧时这一带有米市、丝厂、码头、戏院。当地政府正在重新打造古运河商业街文化。 

  故乡异客 

  我的家乡是江南鱼米之乡无锡。 

  这里河流穿城而过,乡民依河而居。在河边,有吸烟闲坐的,有临河小酌的,有浆洗衣裳的,也有含饴弄孙的。窄窄的深巷,依稀能听到鞋履声。小船摇过石桥,在黛瓦白墙的城中穿行。春游的时候,学生在家门口坐船,一直坐到太湖。 

  上小学时,我家周围有农田,还有许多可以游泳的河。中学时,农田河流被填平。在飞扬的尘土中,一座座高楼拔地而起。 

  离家三公里的古运河畔,古老民宅慢慢地被一间间崭新的仿古建筑所替代,霓虹灯换下了曾经昏暗摇曳的路灯。人们在忙碌地制造新城,同时也在频繁地抛弃旧城。本地的文化和记忆正被蚕食。崭新的“水乡”,让我找不到记忆。 

  回乡,我感觉自己成了一个异乡人。除了父母亲戚朋友,一切正变得陌生。(本报记者 浦峰 摄影报道)

[责任编辑:于潇] 下一篇文章:北京一底商起火蹿多层 女子袜子捂嘴逃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