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建明:反腐需要更根本的执行和制度来支撑

时间:2012-01-20 09:47:00作者:任建明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法治影响生活·2011中国法治蓝皮书

  任建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廉洁教育与研究中心主任)点评反腐篇、倡廉篇: 

  纵观10个入选典型腐败案例,一再挑战人们对于腐败的想象力、忍耐力和容忍度。张敬礼索要(回购)自己的书创出了雅贿的新花样;王贤泸、吴建文超过10年“边腐边升”无异于对现行干部选拔制度的嘲讽,王贤泸甚至是边被举报边升官,更是对现行反腐败体制的深度拷问;全国公选正职干部都洁(海归女博士)上任伊始就腐败,且公然索贿,不得不让人联想到“飞蛾扑火”,是什么力量能让这个女人如此胆大妄为?“一把手”的体制还是海外的什么特殊历练?“贪坚强”张松坚落马喊冤、拒不认罪说明了什么?恐怕在腐败日益普遍的情况下,他真的不认为这就是犯罪。林明勇、杨光亮的人格分裂症其实并非个案,在一定程度上已屡见不鲜。10大典型腐败案例主要发生在党政机关和国有企业,但这些年来的腐败却绝不限于这些传统的领域,足球领域就是后来居上的典型。 

  纵观10大廉政举措,也有一种有力使不上的无奈之感。摆脱困境的办法当然是有的,问题是我们能否真的下决心,坚持顶层设计、从深层体制改革上予以突破: 

  第一,权力监督体制依然要作为最重要、最紧迫的改革议题,大力向前推进。反腐败机构的权威性、独立性如何得到确保依然是关键。 

  第二,应该全面建立反腐败的问责机制。一是,要对反腐败机构实行问责。问责也要加于反腐败机构。收到举报没有调查,事后证明被举报者确为腐败分子的要坚决问责。可能是有人干扰,不能调查,那就得一并问责。二是,要对组织人事部门实行问责。对于“边腐边升”的事故一定要问责。“边腐边升”事故之危害远大于安全生产事故。三是,要对于主要领导者实行问责。王亚丽(河北省石家庄市团市委原副书记王亚丽造假骗官案主角,10名领导干部和组织人事干部被问责)案例就是一个“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责任追究”的典型案例,但不能成为个案,而一定要成为普遍制度。 

  第三,深化改革以建立全新的体制是关键。首先,关于用人腐败治理。基于“伯乐相马”的现体制,事后追究、严肃换届纪律,将导致追不胜追,查不胜查。关键是要建立起“规则赛马”机制。把选人用人权从个人手中交给制度。什么样的制度呢?公开选拔,竞争上岗,公推直选(只试点到个别乡镇书记和乡镇长)已经在试点,要尽快成为普遍制度以彻底取代“伯乐相马”。其次,关于轮子上的腐败的治理。实物配给体制下的专项治理、集中整治,总难免归于“治不胜治”。全面建立市场化、货币化的体制才是根本出路。再者,关于购物卡腐败治理。一个简单的举措就是普遍禁止,而转以银行信用卡消费为主渠道。放任五花八门的机构发卡,是在以银行为主导的金融体系之外另建了一个五花八门的金融系统。实在不能禁止的,则应要求发卡机构记录完整的交易信息,像信用卡消费一样,这些信息要纳入监管机构的信息系统。相比之下,当年的“购物券”治理,则彻底得多。当年的政策将其定性为扰乱金融秩序。购物卡不过是换了形式的“购物券”而已,所不同的是更方便、更隐蔽、更高效于贿赂。最后,海外贿赂、追逃、“三公“消费、防止利益冲突以及廉政风险防范管理,如何能够有效?真正给力?需要更根本的执行和制度来支撑,否则都可能成为花拳绣腿或表面文章。反腐败“形势依然严峻,任务依然艰巨”已经持续二三十年时间了,长期持续的后果不堪设想。期待着实质性地发生改变的一天能够早日到来。

[责任编辑:杨柳] 下一篇文章:喻国明:微博释放了草根的社会话语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