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顺儿子"伪造合同"提升"业绩 模拟约谈骗贷4.3亿

时间:2011-06-28 07:41:00作者:杨永浩 李斌 赵晓星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陈佳翻开这些东西一看惊呆了,母亲让他签字的材料上,公司的贸易额竟高达2亿余元,利润1000万元;几份所谓的钢材购销合同,签约双方绝大多数是其挂名的公司与母亲控制下的其他3家公司。陈佳马上意识到母亲这么做“很不合适”,但转念一想,公司里里外外都是母亲打理,“母亲是不会害他的”,遂答应了母亲的要求,在虚构的材料上签署了自己的名字。王琳满意地夸儿子“孝顺”。 

  6月24日,北京市朝阳区检察院召开“骗取贷款、票据承兑罪相关问题”研讨会,以该院受理审查起诉的王琳等人骗取贷款、骗取票据承兑案为例,分析梳理相关法条,探讨此类犯罪证据认定问题。 

  伪造销售合同“提升”公司业绩 

  王琳曾实际控制着北京4家商务公司,从事钢材贸易等业务,其中一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由其儿子陈佳挂名,一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由其朋友王亚挂名。 

  2004年底,陈佳将其初中同学彭亮介绍进入王亚挂名的公司上班,王琳将彭亮视为亲信,让他担任公司出纳。彭亮工作的最初两年,公司一直从事钢材贸易,每年有一二百万元的利润。2007年初,公司财务出现困难,部分账款收不回来,数百万银行贷款也到期。为使公司摆脱困境,王琳打起了向银行贷款,“以贷养贷”、“拆东墙补西墙”的算盘。 

  为设法迅速“提升”公司的业绩,满足银行严格的贷款审核要求,王琳找到彭亮,让他找人私刻了一些贸易客户的合同专用章、财务专用章,以及这些公司法定代表人的印章,然后再用这些印章与王亚挂名的公司“签订合同”。王琳拿到彭亮帮她伪造的销售合同,觉得和王亚挂名的公司打交道的总是这几家公司,容易让人怀疑,让彭亮又在网上搜索出一些从未与这家公司打过交道的大型企业,又如法炮制出多套印章。之后,王琳命令彭亮用这些印章“制作”了不少“销售合同”,把公司的业务量“翻了好几番”。 

  至于向银行提交的证明贸易存在的增值税发票复印件,则是王琳让公司会计马静把真实发票复印后,用涂改票号的手段翻印的,最后再由马静将财务报表进行修改,夸大公司业绩。这样一来,一家运营困难的贸易公司,摇身一变就成了有上亿贸易额的优质公司。 

  组织员工模拟银行人员约谈 

  “名义上我和彭亮等人是公司的会计、出纳、法定代表人等,王琳与公司无任何关系,实际上我们一切都得听王琳的安排。”回想起为王琳做假账的经历,马静十分无奈。 

  据马静回忆,每次做完假账后,王琳都会带着她和彭亮等人现场模拟演练如何回答银行的约谈。“每次都是王琳扮演银行工作人员向我们提问,如果我们答得不能令她满意,她就亲自给我们做示范。”马静清楚地记得,有好几次因为她总是学不会,王琳干脆不让她参加了,另外安排别人冒充会计,参加银行的约谈。 

  正是凭着这一套虚假材料,自2007年至2009年,王琳从某商业银行开具承兑汇票1.8亿元,办理流动资金贷款4800万元。贷款到位后,王琳并未用于公司的经营,而是用来填补公司亏空、以贷还贷、向其他公司放贷等,造成该银行损失承兑汇票款7000余万元、贷款4000余万元及利息1000余万元。 

  为弥补亏空将亲生儿子拉下水 

  2009年下半年,王琳发现王亚挂名的公司实际账面上出现了上亿元亏空,短暂的恐惧后,她便打起了陈佳挂名公司的主意。 

  当年底的一天,王琳把陈佳叫到办公室,命令其在一系列授权书、承兑汇票申请书和股东会决议上签字。陈佳翻开这些东西一看惊呆了,虽说他平时不太过问公司的事,但对公司的家底是有数的:公司规模不大,属于零库存经营,一年贸易额不过1000万元,利润不过100万元。而母亲让他签字的材料上,公司的贸易额竟高达2亿余元,利润1000万元;几份所谓的钢材购销合同,签约双方绝大多数是其挂名的公司与母亲控制下的其他3家公司。 

  陈佳马上意识到母亲这么做“很不合适”,但转念一想,公司里里外外都是母亲打理,“母亲是不会害他的”,遂答应了母亲的要求,在虚构的材料上签署了自己的名字。王琳满意地夸儿子“孝顺”。 

  几天后,陈佳接到母亲的电话,让他赶到位于北京亚运村附近的一家银行,办理票据承兑手续。陈佳二话没说,立即赶到该银行履行他的“法定代表人”职责。票据承兑的当天,王琳命令彭亮将其中9700万元直接打回该银行的账户,偿还公司到期贷款。而银行开具的2.5亿元承兑票,则直接被帮助王琳打款的公司取走,其中多出的400万元算是王琳给该公司的“贴现费”。此外,王琳还向银行交付了1.25万元保证金。 

  截至2010年2月,王琳采用私刻印章、伪造合同、篡改财务报表等手段,累计从银行骗取贷款、票据承兑额达4.3亿元,造成银行损失3.2亿余元。 

  让别人担责自己妄想全身而退 

  2010年初,审计部门欲对王琳控制的4家公司进行审核,这可把王琳吓坏了。王琳曾私刻了位于河北省三河市一家商贸公司的印章,并以该公司的名义背书了2.5亿元承兑汇票。眼看东窗事发,王琳赶紧驱车赶到该公司“求救”。 

  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屈先生回忆说,王琳一进屋,就泪流满面地央求他在一份标的额2.5亿元的合同上盖章,并出示了她私自用伪造印章背书的承兑汇票,还一再表示钱都已经进入公司的账,“盖个章,弄个假合同,不过是为了应付审计部门的审查。”屈先生让保安把她“请出”了公司,并扣下了她出示的承兑汇票。 

  王琳回到公司仍不死心,立即召集她控制的4家公司法定代表人、出纳、会计等开会,说公司可能要出事,“到时你们把事情扛下来,只要你们扛住了,过段时间我再找人把你们捞出来。”王琳自认为她不是公司法定代表人,可以在这场“审计风暴”中全身而退。但她想错了,2010年5月1日,王琳和陈佳落网,随即彭亮、马静和王亚也被公安机关抓获。 

  办案检察官孙海泉、李晓娟告诉记者:“近日我们提讯王琳时,她反复强调说:‘我儿子只是挂了个名,并没有参与公司经营。’以此为儿子开脱罪行,但为时已晚,实在可悲!” 

  (文中涉案人员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单冠玉] 上一篇文章:上海世博会审计账本未如期公布 反腐报告已出炉
下一篇文章:版署重申禁建记者黑名单 媒体称隐性黑名单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