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妇为庆贪官被法办树贪官碑 文强马向东等入列

时间:2011-06-27 15:36:00作者:刘彦朋新闻来源:齐鲁晚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张秀芳和她的贪官碑 

  头发有些花白,穿着大花短袖;做饭、洗碗、接孙子上下学、伺候96岁的老婆婆。如果不是戴副金边眼镜,(山东)平度市城关镇金钩子村63岁的张秀芳,看上去与村里其他农妇真没啥区别。 

  但从去年开始,小学四年级没读完的她,因为坚持在看电视节目时记贪官笔记,一下子红透网络。最近,就在她的贪官笔记记到第八本时,她又做了一件让全村人唏嘘的事———在村里立了两块刻满贪官名字的石碑。 

  “石碑不会像笔记一样,时间一长就烂了,还能让更多人知道这些贪官。”张秀芳说。 

  “贪官都被法办了,俺就想谢谢党” 

  6月19日,张秀芳起得很早,不停地来回踱步,还跑到大门口张望,想看看帮她立碑的人来了没来。 

  老伴陈淑训也一早骑着电动三轮车跑到贾家营建材市场,花20块钱买了袋水泥,建材店老板听说陈淑训的老伴要立贪官碑,白送给他一些沙子,还从自家院里搬出几十块砖,帮他凑齐了第一块贪官碑底座的原材料。 

  “那两块石碑从大泽山拉过来一星期了,因为孩子他爸没把底座弄好,我一直催他,不管说啥也要在6月19日那天立出去,那天是俺们村大集,来的人多啊。”那天的张秀芳很激动,她说从去年秋天开始,她就琢磨着立贪官碑,但“没那么多的钱”。 

  后来,张秀芳花4000多块钱,终于刻好一大一小两块石碑。“多亏有个小企业的老板赞助,否则俺真立不起。” 

  不过丈夫陈淑训还是不满意,按他的想法,要立一块宽约6米,长1.5米,厚度20多厘米的贪官碑。“那样刻得名字多啊,放在外边坏人也不好破坏,只是得花好几万啊。” 

  19日上午8点,来帮忙的人都到齐了,众人拾柴火焰高,那块小点的石碑很快就在张秀芳家里立好了。在这块石碑上,刻了26个贪官的名字,排在第一的就是“文强”。 

  上午11点,陈淑训把另外一块稍大点的石碑抬上电动三轮车,准备把这块立到村西头广州路与人民路的十字路口去,那会儿正是大集人多的时候。 

  “还有6挂鞭,10块钱一挂,一挂800响呢。”张秀芳比划着。 

  一行人簇拥着三轮车和贪官碑,在十字路口东南角把石碑立了起来。碑的正面刻着:“劝君莫入贪官录,人间正道是沧桑”,几个大字正对着广州路。背面的标题是《贪官录》,下面刻着39个贪官的名字,其中包括马向东、慕绥新等。 

  “第一挂鞭刚响,人刷一下就围过来了,拍照、录像,我就站在碑旁,谁问给谁说说咋回事。”虽然过去好几天了,张秀芳还是有些激动。 

  “问俺为啥立碑?俺一直有这么个想法,想趁今年建党90周年,放放鞭,把贪官碑立起来,算是献给党的一点心意。”张秀芳说,上面刻的贪官都是被法办了的,她就想谢谢党。

  “来看的人多了,就觉得这碑太小” 

  没过几天,张秀芳、陈淑训老两口就觉得把那块大贪官碑放在村口大街上,不放心,又拉回家里放着。 

  不过她很快发现,即使把碑放在家里,效果也不错。“天天有好几拨人过来看,还有人专门从泰安、即墨过来呢。” 

  6月22日中午,即墨经济开发区的修相方老人,让闺女开着车,带着儿媳妇和邻居,来到张秀芳家看碑。 

  修相方今年68岁了,以前在村里当过生产队长、副支书。他觉得一个不识多少字的老太太都能站出来公开反腐,很不容易,“说啥也得过来望望。” 

  50多岁的张洪尚是新泰人,原本在青岛打工,一听说张秀芳立碑的事,也赶来在张秀芳家住了好几天,表示要好好学习老太太的做法,回到村里不光要宣传让更多人反贪官,还要普法,让大家都懂得法律。 

  来看的人越多,张秀芳越觉得这两块碑太小。“一共才五六十个名字,最起码也得把我从贪官笔记上筛出来的100个全刻上。这100多个里面有卖地牟利的土地爷爷、土地奶奶(指因土地腐败的贪官),还有卖官帽的,我最烦这三种。” 

  自从写贪官笔记出名后,张秀芳接触的记者越来越多,她觉得自己的胆子也变大了。“有啥事就想让报社、电视台、网站好好给他们曝曝光。”看到有人去信访部门反映问题,她会拿出手机“咔”、“咔”偷拍几张照片就跑,现在她手机里已经存了700多张这样的照片。 

  张秀芳现在评论时事时,不像以前那样说急了张嘴就想骂人,更多的时候是喜欢摆事实讲道理。温总理在新闻联播里讲过的话,她张口就能说上几句。 

  她在电视上看见有很多地方把农民的庄稼地都卖了,就很生气地端坐在沙发上说:“‘土地是农民的命脉,关系到子孙后代的温饱问题。’这可是温总理提出来的,中国的土地本来就少,三山六水才一分田啊。”

  “贪官也是爹妈生的,也是人” 

  张秀芳爱看电视,不过平时她只看新闻、法制类节目,从不看电视剧。 

  但她一直很关注草根明星,她对“大衣哥”朱之文、刘大成都很崇拜。“站在台上,朱之文的毛衣袖子都开线了,一看就是咱普通老百姓,显得亲,人家都是靠勤学苦练,有真本事。”张秀芳说。 

  她记得有一次在一档娱乐节目上,有主持人问朱之文,如果他中了10万元大奖或者给他10万元,他拿这些钱做什么?朱之文回答说去赞助比他更穷的人。“你看他本身条件都不好,还知道帮助别人,那些贪官呢,贪了好多钱,还想把所有的钱都往自己兜里放。”不管聊起什么话题,最终,张秀芳都会落脚在贪官身上,她说节目看了这么多,太恨那些王八玩意儿了。 

  一看老伴骂人,陈淑训就会提醒她:“你有事说事,贪官也是爹妈生的,也是人。” 

  为了扩大战果,张秀芳还开通了微博。最初是小儿子帮着她开通的,还是实名认证。现在是她口述,大儿子帮她打字。 

  “我刚发了几条,小儿子就打来电话问,是不是大哥帮我写的,肯定不是我原话。”张秀芳得意地说。怎么会不是她原话呢?大儿子每次打完,她都要仔细看一遍,再往上发,她觉得小儿子是怀疑她的水平。“虽然我只有小学四年级文化,但我记性好。” 

  “通过这些办法,跟我站在一起的人越来越多。”张秀芳说,特别是她家的亲戚、当年一起贩菜的同行,甚至还有老伴的战友,都会不定期到家坐坐,听她讲又有哪个贪官被法办。(刘彦朋)

[责任编辑:单冠玉] 上一篇文章:网上贩卖国家管制精神类药品 六嫌疑人被批捕
下一篇文章:广东茂名巨贪杨光亮的双重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