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建议加大权力监督防止官员经济腐败

时间:2011-06-08 08:34:00作者:蔡玉高新闻来源:半月谈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大鳄凶猛!

  编者按 浙江省杭州市原副市长许迈永于2011年5月12日被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死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这个曾以“能干”著称的领导干部,从乡镇、区县做到市级领导,在为一方经济发展做出突出贡献的同时,却倒在了贪欲无限膨胀和“高技术含量”的腐败之下。据查,许迈永共约两亿元涉案总额中,大部分是通过资本市场和房地产市场攫取的。这是反腐倡廉工作值得关注和预防的新动向。

  巨额资金进出引爆涉案两亿的腐败大案

  浙江省萧山市是中国民营经济最发达的地区之一,一直有重商、崇商的传统,涌现出一大批领改革开放风气之先的明星企业。半月谈记者调查了解到,作为萧山人的许迈永堪称搞经济的一把好手,其精明强干、有魄力在当地是有名的。

  二十几岁,他就成为乡镇领导,一路亨通,历任萧山城厢镇副镇长、萧山市委办公室主任,萧山市委常委、组织部部长,萧山市委常委、副市长等职。

  此后,他又调任杭州市驻香港的派出机构杭州(香港)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2002年,许迈永到杭州西湖区任代区长,后历任区长、区委书记,到2008年担任杭州市副市长。

  许迈永犯罪的最大特点,是作为一个擅长经营的高手,在为公家干事的同时,频频以合股、干股等貌似“资本运营”手段,在房地产和资本市场中捞取巨额利益。为了洗钱,他的钱大都和公司、股票绑在一起,膨胀盈利的同时,也使他最终露出马脚。

  2009年4月初,浙江省银监局监控人员注意到一个重要的资金动向:一个名叫戚继秋的人,资金往来手笔非常大,常有上千万元的资金在银行和股市之间进进出出,情况可疑。

  经调查发现,戚继秋的丈夫是杭州市副市长许迈永。这个背景令人吃惊。他们很快将这一情况向省纪委报告。

  纪检机关与银监部门迅速联手展开调查。调查显示,近年来,戚继秋在股市上十分活跃,收获颇丰。如据酒鬼酒2005年年报报告,前10名股东及前10名流通股东持股情况表中,戚继秋以持股0.119%共339375股名列第四大流通股股东。同时,戚继秋担任董事的浙江景源贸易有限公司亦成为宁波韵升的前十大股东,持有该公司55万股。

  戚继秋在银行有多个账户,且数额很大。纪检机关展开调查后,银监部门冻结了这些可疑账户。

  戚继秋仗着许迈永的政治地位,这些年来频频出手“踩红线”,胆子也很大,最终点燃导火线,引发了许迈永的落马。

  据记者了解,由于腐败分子作案手段隐蔽,纪检和检察机关反腐败存在着许多技术性的障碍。有人说,如果不是许迈永妻子动用巨额资金引起银监局的警惕,或许许迈永的落马时间还要延后,甚至有可能会一直潜伏着。

  一手为公搞经济,一手为私敛巨财

  据半月谈记者掌握的情况,在官场中,许迈永一直口碑不错,雷厉风行,工作能力强。但同时,其腐败能力也超强。不同于大部分贪官惯常的“收钱办事”,许迈永的腐败表现出“市场经营、资本运作”的思路,一手“千方百计为公家搞建设”,一手“千变万化为个人牟私利”,两手互换,充分展现出公中有私、私中有公的两面性和复杂性。

  2000年12月,杭州瑞博房地产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本1000万元,形式上,由许迈永任董事长的国有企业杭州金港公司出资10%,汇丽公司和浙江通策房地产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出资90%,实际上除了金港公司投入注册资本100万元之外,另两家公司900万元的注册资本均在验资后抽回。

  许迈永和汇丽公司董事长高志伟及通策集团董事长吕建明约定,瑞博公司90%的股份归许迈永所有。2002年,金港公司10%的股份也卖给了许。经评估,2002年,瑞博公司资产已经增值近4000万元。利用金港公司这个平台,许迈永贪污国有资产达5300万。

  民企与国企合作,成为当下某些经济腐败案的一个机会。前者希望能借“国”字头名义争取政策支持,获得保护伞;而后者常常成为权力寻租的中介地带,成为官员牟利的温床和“孵化器”。

  2005年至2007年上半年,主政西湖区的许迈永帮助高志伟出资设立的香港汇俊控股有限公司取得西湖区三墩镇29号地块,对方承诺给许20%干股。由于资金等原因,高志伟一直想把这个项目转手,但许非常看好这个项目,反对转让。后来在没有告诉许的情况下,该项目被卖掉了,剔除原来的成本,几乎没什么利润。

  许迈永非常生气,大骂高志伟,因为按他估算,这个项目正式销售至少能获利一个亿。按照20%的干股,他可以拿到2000万资金。在2007年5月,许迈永以炒股为名,还是向高志伟“借”了2000万元。

  在接受半月谈记者采访中,有人说,许迈永就像一个企业家一样,和他的企业家朋友,合作“搞项目”“谋发展”,只不过他投入的资本,除了他本人的聪明、能干,最主要的还是党和人民赋予他的公权力。在这样的“经营”中,权力为了攫取利润,表现得特别贪婪、凶狠和赤裸裸。

  啥都可以“交换”,啥都必须“交换”

  在有些贪官心中,市场经济就是商品交换。对许迈永来说,他深知房地产市场存在着巨大的财富效应,除了在资本市场和企业经营中巧妙“运作”,他还利用手中的行政权力,公然违规出界,为开发商“服务”,换房换钱。

  随着房地产市场的快速发展,房地产腐败已经打破“买官卖官”“收钱办事”这些传统腐败手段,不但数额出现几何级增长,并且操作更加隐蔽。

  据检察机关调查,许迈永第一次利用房地产牟利是在1995年,其远房表弟许飞跃看中了萧山市一块土地,时任萧山市委常委、副市长的许迈永为其打招呼拿到开发权,结果许飞跃一倒手,就赚了300万,许迈永分得150万。许飞跃此后在多个项目中得到许迈永的关照。尝到甜头的许迈永从此走上了这条发财致富的“捷径”。据调查,许迈永从后来建立浙江海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许飞跃手中拿到好处多达2000余万元。

  “阳明谷”,位于风景优美的之江国家旅游度假区内,背倚五云山,相邻云栖竹径、九溪烟树等著名景点,原属旅游项目,实际却开发成了主城区中的高档排屋别墅,引来人们议论纷纷。

  检察机关在庭审中指控,2004年,许迈永曾以“亲属购买房屋”为由,授意国都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以优惠价格出售给其“亲属”一套排屋。2006年,国都控股开发的“阳明谷”想变更土地性质,从旅游用地变身为住宅销售,深谙“交换”之道的许迈永遂出面帮助其解决。

  2002年8月,杭州西湖区通过杭州西湖投资有限公司协议受让浙江科技学院老校区102亩土地使用权,用于开发西湖科技产业园项目。为了开发该项目,杭州西湖投资有限公司便与西湖区城市建设发展有限公司成立了两家国有投资公司。后因资金问题,这个项目一直没有启动。

  直到2005年,许迈永开始向坤和房产公司董事长李宝库推荐这个项目。2006年,李宝库与这两家公司签订了国有股权转让协议,这样坤和公司就可以享受到“原用地单位享受省属高校土地出让金扶持等政策,用于支付征地、拆迁等补偿费用”等优惠政策。

  后因杭州市出台规定国有股权必须公开挂牌转让,原来的协议被中止。为了让坤和公司中标,2007年11月,许迈永召开区委书记办公会议,对两家国有公司挂牌转让设置了限制性条件,最终使得坤和公司获得国有股权。

  为感谢许迈永的帮助并求得其继续关照,李宝库许诺把“土地出让金返还优惠政策”享受的相当于2000万美金的钱送给许迈永,并先后8次送给许迈永830万美金。“交换”出“感情”后,许迈永还在坤和公司开发“和家园”项目时,利用公权,由政府出面协调,帮助“和家园”建设配套设施。

  他为老板牟利,老板帮他洗钱

  据半月谈记者深度调查,许迈永的身边,永远都围绕着一群萧山籍的企业家,他们和许结成同盟,“合作”办企业,各自占股份,赚钱大家分。许迈永收到的钱,甚至可以存在他们的名下账户;许迈永投资买房,可以叫他们以他们的名字出钱购买,卖掉获利,再送钱给许迈永,称得上“共建共享”。其中的默契、信任、安全感达到了很高的程度。

  许迈永用手中的权力为朋友寻找“机遇”,摆平“困难”,朋友给他当财务顾问,帮他赚钱、藏钱、洗钱,“共存共荣”。投桃报李发生了一次又一次。

  2004年,许迈永向许飞跃提出想买个商铺。许飞跃心知肚明,以他老婆的名字买了市中心的一间商铺,价值320万。许飞跃付了钱,就把钥匙交给了许迈永的老婆,让她自己收房租。5年内,许迈永光租金就收了150万。

  萧山开氏集团短短几年内成为萧山的骨干企业,也是许迈永“主动服务”、一手扶持的缘故。该公司董事长项兴良在西湖区开发的好几个项目都是许迈永亲自带他去考察商定的,如“西溪锋尚”“西港新界”等。

  香港伟量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戴建坤是许迈永的萧山老乡,也是多年的朋友。许迈永的大量钱款,都是他负责运作的。据检察机关调查,2007年4月,戚继秋在香港收受项兴良的贿赂款700万港元,后将其中的600万港元让戴建坤负责存入戴妻子、儿子和戴公司的账户,以掩盖犯罪事实。

  “我对不起戴建坤和高志伟这两位朋友,因为在接受审查的时候,是我把这两位朋友供出来的,这两人全心全意为我做了这么多事情,到头来却遭到如此对待。”许迈永在开庭的时候将“朋友”一词说得似乎情真意切。

  用公权力牟私利就是腐败

  法院审理查明:1995年5月至2009年4月间,许迈永收受、索取他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45亿余元;侵吞国有资产共计人民币5300万余元;徇私舞弊滥用职权,违规退还有关公司土地出让金7100万余元。一审判决许迈永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这起案子引发人们很多思考和争议。有一种声音认为,许迈永的有些受贿行为,是开发商自愿掏腰包感谢他,他为企业做的有些事情,也是属于“共赢”,谁都没有受损失,属于“无害”的腐败。为谋经济建设的快速发展,宁可要这种能交朋友、能搞经济、擅经营的干部,也不要虽然清廉但没能力的干部。

  类似观点在一些受贿官员中普遍存在,认为国家是不亏的,企业也不亏,个人从中拿点好处,也属利公利人又利己。许迈永就辩称,自己实际上是为西湖区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的。

  采访中,专家指出,此种论点其实来自对腐败行为认识的不清晰。尽管此类腐败情节有很大的隐蔽性,有的时候还存在模糊地带,但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领导干部收受好处办了不该办的事是腐败,收受好处办了该办的事也是腐败。领导干部为社会公众办事的公权力来自于人民的赋予,用公共权力换取私人利益,就是对社会财富的盗窃和抢夺。(《半月谈内部版》2011年第6期,记者 方益波 裘立华)

  评论

  让“腐败大鳄”无处藏身

  当“经济能手”与“腐败大鳄”这样两重身份、双重面孔叠合在同一个政府官员之身时,国家和人民的利益势必遭受异常巨大的损害。对于许迈永涉案约两亿元的经济犯罪,有人曾算过这样一笔账:从其交代的收受第一笔贿赂之日计起,其平均每小时进账超过3000元。许迈永的东窗事发给当下反腐败斗争提出了一个迫在眉睫的课题:谨防手握各种资源、熟悉市场经济之道的某些政府官员,通过各式“高明”、隐蔽的手段牟取巨额利益,在为区域经济搞经营的同时,也为个人搞经营。

  长期以来,一些地方政府存在着片面追求经济发展高速度的误区,有的地方政府越来越变得像一个经济组织,纷纷争当市场经济的运动员而不是裁判员。在不少领导干部的心中,自己就是CEO,就是要当资本运作和市场经营的高手,甚至是最大的地产开发商,而忘记了自己的本职本应是为社会提供公平正义的公共服务和市场监管。这样的思维熏陶出来的官员,很容易模糊权力的边界,一门心思和企业家“共舞”。

  事实上,近年来,像许迈永一样,周旋于“经济能手”与“腐败大鳄”两种身份的落马官员并不鲜见。2010年5月,时任广东中山市市长李启红被证实涉嫌股票内幕交易,据查,其家族曾从上市企业中山公用的股价14个涨停板的飙升中获取巨大收益,积聚的财富以亿元计。

  总结这些“经济能手”的腐败之路,大体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经济腐败高智商化、专业化、隐蔽化。土地市场(房地产开发市场)和股市是近年来腐败高发之地,这些领域看似完全市场化,但其背后有着众多不为公众所知的信息,腐败官员通过内幕交易,轻易就能获得不法利益。

  与通常明目张胆贪污公款、吃吃回扣、收受财物不同的是,一些主管经济的官员开始利用市场交易中行政干预的缝隙、政策不确定的因素,想方设法钻法律空子、打政策擦边球,牟取看似“合法”的利益,变本加厉地疯狂敛财。腐败涉案金额记录因此不断被打破,从百万到千万再到亿元,不断挑战民众承受底线。因此,他们对社会的危害非常大,足以影响到市场规则的公正、公共决策的权威。

  如何防止“经济能手”变身“腐败大鳄”?当务之急要完善监管法规,加大对主管经济领导的权力监督。在市场经济下,权力被当成硬通货,不受约束的权力越大,权力的含金量就越高,权力变现的动力也就越足。此前出台的《中央纪委关于严格禁止利用职务上的便利谋取不正当利益的若干规定》,对限制新型的腐败问题有了一些具体的规定,但腐败的新领域和新问题仍会不断出现。就以当前问题高发的股票市场来说,证监部门和证券公司完全有条件加大对官员及其亲属炒股的监管,但实际操作中,却因利益纠葛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长期存在“制度休眠”现象。

  许迈永腐败时间长达15年,但其在事发前却一直平步青云。如果财产公示和审计制度执行到位,其一两亿元的财产很难遁形。但问题是,由于各种利益关系,我国的官员财产公示制度推进得并不理想,很多审计制度往往都走了形式。这就需要有关部门下大决心,花大力气,让官员的个人财产真正置于阳光之下,让市场中兴风作浪的“腐败大鳄”尽早现形,无处藏身!(《半月谈内部版》2011年第6期,文 蔡玉高)

  来源:半月谈

[责任编辑:王森] 上一篇文章:调查称高考期百所高校网站被黑 挂马量增加60%以上
下一篇文章:贵州望谟洪灾致21死31失踪 发生112处地质灾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