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郑煤一矿长及财务科长共同贪污500余万分别获刑

时间:2011-05-05 07:32:00作者: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河南郑煤集团公司旗下张沟煤矿的矿长,光在郑州就有4套房子,如今却只能“住”在监狱里。他的堕落,颇有几分让人“看不懂”—— 

  

■每次王学勤(上)把虚开的发票给吕朝营(下)签字,吕很讲“义气”,把其中的“小头”分给王学勤,两人在犯罪的道路上越滑越深。

  ■吕朝营用2.8万元赃款买了金条,花30万元买了一辆“现代”越野汽车。 

  矿长上任4个月就想贪 

  吕朝营(郑州煤炭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张沟煤矿原矿长)坐在记者面前,一脸诚恳。光看面相,吕朝营绝对是老实忠厚之人,长得颇有几分像记者所敬重的一位作家。他两颊丰厚饱满,眼神温顺善良,说话的语音也让人听着觉得此人踏实可靠。他是普通矿工出身,从班长、副队长、队长一步一个脚印干上来的。为人踏实忠厚,履历又如此完整,假如记者是郑煤集团公司的老总,也会很放心地把张沟煤矿交给吕朝营管理的。所以,吕朝营对社会上的一些风言风语作了驳斥:“我是一步一步走向领导岗位的,在社会上,好多人有不正常的想法,好像这个事情,走上领导岗位,我花钱了,买官什么的。在我身上没有发生这种现象。我是一步一步,通过我自己的亲身体验干出来的。” 

  从一名普通的煤矿工人,到年产30万吨的煤矿矿长,吕朝营付出了艰辛的努力,当然也得到了丰厚的回报。据了解,光他的年薪就有38万元之多,再加上可以双倍返还的安全生产保证金(矿长每年要向郑煤集团公司上交若干安全生产保证金,如果年终没有出安全事故,矿长就可以得到双倍返还),他的年收入在五六十万元以上。 

  有这样丰厚的收入,为什么还要贪呢?检察官的解释是,他有侥幸心理。吕朝营自己则说:“出于一种不健康的心理吧。”吕朝营是46岁那年当上矿长的,今年49岁,就已经在河南周口监狱服刑了。真是“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 

  2007年8月,吕朝营当上矿长仅仅4个月,手里一些个人的接待费、礼金等不合理费用,无法在煤矿入账公费报销,心里不大舒服。一天,吕朝营正在办公室闷坐,为这些不能入账的费用而闹心,这时来了向他汇报工作的该矿财务科长王学勤。吕朝营就向王学勤“吐露”了自己的烦心事。 

  “圆(意思是到税务部门代开发票)装车费发票吧。”王学勤说。在有着十几年财务工作经验的王学勤眼中,张沟矿山不付装车费这一做法并不为社会所知,开出几张装车费发票在账目上不显山不露水,查账也不容易查出端倪,是最为“稳妥”和“安全”的做法。他的这一提法立刻得到了吕朝营的同意。 

  几天后,王学勤用矿上铲车司机张某的身份证复印件,开具了一张14.6万多元的装车费发票。拿到发票的王学勤找到吕朝营,而吕朝营拿着发票却显得犹豫不定:“这样行不行?” 

  “没问题!都是正规发票,能有啥问题?”王学勤的保证打消了吕朝营最后一丝疑虑,他再没说什么就直接在上面签了字。待吕朝营在发票上签字后,王学勤随后到财务报账。在除去缴税8264.15元后,剩余的13万多元由王学勤用纸袋装好拿到了吕朝营的办公室。吕朝营看看钱,将其中的10万元自己留下,“大方地”把剩余的3.7万余元作为“好处费”给了王学勤。后来,吕朝营交代说,给王学勤钱就是不想让他出去乱说,堵他的口。心照不宣中,这次交易成了俩人的“首次合作”。 

  之后,王学勤用同样的方式,经由张某之手先后17次虚开了总额为500多万元的装车费发票,找吕朝营签字时,也越来越“便捷”。 

  吕朝营:“你再圆张票吧。”王学勤:“中啊。”一天或两天后。 

  王学勤:“这是你让开的发票,开回来了。” 

  吕朝营一言不发,默默而迅速地在上面签字,而王学勤则手脚麻利地拿去报销。 

  在随后的2年时间里,这样的场景在张沟煤矿反复上演。 

  在上缴税金后,剩余的钱王学勤更是不再请示汇报,而是越来越熟练地分作几部分来处理——以百为单位的“零头”给张某做“路费”,整千的部分留给了自己享受,当然,万元以上的大头全部给了矿长吕朝营。 

  投桃报李,吕朝营也很讲“义气”,交给他的“大头”也没有“独吞”,而且还不时地从王学勤给他拿来的现金中分出少部分,让王学勤拿出“处理一些事”。2008年5月,听说王学勤想买车,吕朝营立刻从王学勤送来的34万元中拿出12万元,爽快地“返还”给他。王学勤也接得“心安理得”。两人之间的“利益同盟”越来越稳固而紧密,在犯罪的道路上也越滑越深。 

  放着好日子不过,后悔已太迟 

  谈起犯罪的目的,吕朝营说:“这几年矿上形势比较好。各级私人煤矿也很多。看到人家搞煤矿,都开高档车,住高档房。自己在国营矿上,冒这么大风险,一年弄三五十万块钱,心里不平衡。于是我就有了私心杂念,也想自己弄点钱花花。” 

  有了这些不义之财,吕朝营花了140多万元在郑州买了4套住房,花了近30万元买了一辆“现代”越野汽车,花了2.8万元买了一根金条。王学勤的想法比较“独特”,他只花了15万多元买了一辆丰田卡罗拉轿车,剩下的70多万元现金都放在办公室的床底下。检察官说,真不明白王学勤这样做是出于什么心理。难道他每天看着这么多赃款觉得很满足,很有成就感?还是故意用这些让自己忐忑不安的钞票来折磨自己的神经?真是不可思议。 

  腐败的日子持续了3年。经检察机关提起公诉,法院审理查明,2007年8月至2009年8月,被告人吕朝营、王学勤在分别担任郑煤集团张沟煤矿矿长和财务科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以报销装车费、装渣费、承包铲车费为名,先后虚开和伪造发票17张,共计524.65万元,入账报销。其中缴纳税金293616.49元,余额4952883.51元。吕朝营分得现金402万元,王学勤分得现金932883.51元。2010年11月8日,郑州市中级法院对吕朝营、王学勤贪污案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吕朝营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剥夺政治权利四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5万元;被告人王学勤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2万元。二人对判决均未提出上诉。 

  在悔过书中,吕朝营回顾自己这段特殊的人生历程时说道:“我的犯罪事实足以教育他人,手莫伸,伸手必被捉,我现在悔恨万分,自己作为党员干部做出这样的事,上对不起党的培养,组织的信任,下对不起亲人。”面对记者,吕朝营说:“从组织上讲,从企业,从国家,从各个方面来讲给我的福利待遇都不低,没有好好珍惜。走到今天,成为罪犯,成为阶下囚,确确实实非常后悔。”我们相信,吕朝营确实把肠子都悔青了,但似乎有点晚。 

  一个“快”字诀打了漂亮仗 

  成功查办此案的河南省新密市检察院,有一些经验值得总结。 

  2010年5月11日,新密市检察院收到群众举报,举报是实名举报,但却十分简单,只是一句:“郑煤集团所属的张沟煤矿矿长吕朝营利用其职务便利,涉嫌贪污犯罪。”这条线索引起该院检察长王青的高度关注,她马上责成该院副检察长兼反贪局局长杜超峰作出决定,由副局长吴建平组织和领导实施,由程国有、马浩磊承办,兵分两路,对该线索进行初步侦查。一组从各大银行调取吕朝营与家人的财产情况,另一组在秘密调取该矿财务账目后,加班加点进行查阅。办案人员发现,张沟煤矿的账面似乎井井有条,毫无破绽,在这种情况下,反贪人员该如何着手? 

  办案人员立刻将该矿所有支出项目与情报信息库的情报进行比对。 

  情报信息库的建立是新密市检察院反贪部门的一项创新性工作。拥有103家煤矿的新密,是全国煤矿数量最多的县级市,在河南省政府实施煤炭企业兼并重组的背景下,如何立足办案做好服务,为辖区煤炭行业建设营造一个廉洁的政务环境,成为新密市反贪部门工作的重中之重。而想做好这项工作,必须要求反贪干警全面、深入地掌握辖区内煤矿行业各种信息及动态。2010年,新密市检察院反贪部门利用走访、调研、建立联络员等方式初步构建了社会化煤炭行业情报收集网络,并主动创新了情报管理机制,建立情报信息库,将收集来的信息、初查摸排出的信息及联络员提供的情报分类输入信息库,规范管理,方便办案查询。 

  通过比对,信息库中一条联络员提供的情报引起了侦查人员的高度关注。情报称:“近年来张沟煤矿收渣方已自行负责装渣,矿方一般不负担任何费用。”而对照的张沟煤矿的账目,却有着多笔“装渣费、装车费”支出项目。这凭空多出的一系列可疑的“装渣费”,引起了干警们的警觉。情报应该是准确的,为什么在张沟煤矿的账面上,还会出现一系列的“装渣费”支出?情报信息库的这一情报,让办案人员从看似毫无破绽的煤矿账面上发现了“暗藏的玄机”。 

  随后的票据调查显示,这一系列的“装渣费”发票均经由一个名叫张某的男子开出,发票共计17份,总额高达500多万元。张某是张沟煤矿所在地一村民组长,办案人员立即秘密找到张某,对张某进行询问后,张某很快说出,这些发票是他按照张沟煤矿副总会计师、财务科长王学勤的要求虚开的。办案人员又通过一天多的调查,询问多名其他相关人员,查实各种书证,最终认定,17份发票确实均为虚开。5月14日,办案人员果断立案,迅速控制了矿长吕朝营、副总会计师兼财务科长王学勤,二人很快交代了通过虚开发票贪污公款的犯罪事实。从接到群众举报到将二人控制到案,新密市检察院反贪局只用了短短三天时间,吕、王二人毫无思想准备,更来不及串供及转移赃物,反贪干警打了一个漂亮的初查仗。 

  参与查办此案的新密市检察院反贪局副局长吴建平告诉记者:“反贪的案件最怕拖,一拖,十有八九要黄。” 

  制度败给了人欲 

  吕朝营东窗事发后,张沟煤矿副矿长李建朝说:“经常听到矿工说一些气愤的话,为什么?主要是吕贪污的这五百多万块钱,都是工人的血汗钱。”有的矿工说:“作为一个国家干部,作为一矿之长,要一心一意为职工服务,在这方面,吕朝营做得很不好,应该得到应有的惩罚。”还有的矿工说:“我们很气愤,工人辛辛苦苦挣的钱,都让他贪污了。”这也难怪。据了解,张沟煤矿的工人一个月的平均工资不到2500元,吕超营、王学勤两人贪污的近500万元公款,是两千名工人一个月的工资,而吕超营38万元的年薪也是一个普通矿工的近13倍。 

  就在检察官办理吕朝营、王学勤贪污案期间,检察官也了解到张沟煤矿近期曾发生的一起顶板事故,那场事故造成一人死亡。检察官马浩磊说:“贪污的钱如果用于安全生产上,可以极大地改变安全环境。” 

  我们来谈谈另外一种“安全”,即,煤矿的资金安全———吕朝营的贪污行为怎么持续这么久而没被发现呢? 

  记者了解到,郑煤集团公司所辖135家煤矿,为了对所属煤矿的财务进行全面监管,集团公司多年前就实行了财务科长委派制,王学勤就是集团公司委派到张沟煤矿的财务科长,然而,他不但没有起到监督作用,还做起了内应。 

  记者问吕朝营:“他现在不但没有监督好你们,反而和你串通到一起,套取煤矿的钱?” 

  吕朝营:“有这个因素。他要是起到了这方面的监督,这方面也应该能避免的。” 

  记者:“他不应该对你言听计从,你按理还管不了他。他是上级委派下来的。” 

  吕朝营:“是。” 

  记者:“他为什么这么听你的话呢?” 

  吕朝营:“可能也是有一点利益驱动的原因。” 

  为了及时发现问题,郑煤集团公司每年都要对旗下煤矿的账目进行多次审计,而张沟煤矿竟用虚假的装渣费发票冲账付款,上级集团公司的审计竟然没有发现,这不能不让人感到疑惑。 

  张沟煤矿副矿长李建朝说:“财务上,主要是一把手管理。一把手直接参与,别人一般参与不进来。” 

  案外的问题看来还很不少。案件查办后,新密市检察院以检察建议的方式督促发案单位和郑煤集团健全有关规章制度,郑煤集团据此进行了全面整改,集团还邀请检察干警以案释法、巡回讲课,郑州煤炭系统1000多名科级以上干部从此案受到了深刻教育。(郑海啸 高传伟 王红霞 张仕保 裴亚东 周庆华) 

[责任编辑:王森] 上一篇文章:女子因贩婴获刑4年 服刑期间漏罪再审改判13年
下一篇文章:广东电信诈骗团伙一周骗6万 6成员获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