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称东航原运控总经理因私设小金库被控制

时间:2010-06-29 08:13:00作者:新闻来源:南方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民航反腐风暴势头正猛。

  知情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上海东方航空运行控制中心原总经理施国峰因私设“小金库”,目前已被上海市有关部门控制,案件侦破接近结束,很快会向法院提起诉讼。

  该人士告诉记者,施国峰案涉及金额上亿元,其控制下的东航飞行控制中心私设“小金库”。施国峰个人在上海不同地区购买的四处房产,购房款多数来自“小金库”。

  6月28日,东航董秘罗祝平在电话中向记者证实,施国峰已不在东航工作。但是关于其案情,罗表示“不了解具体情况”。

  与此前披露的因航线审批、航班时刻等寻租行为而落马的案件不同,施国峰是因为将专机、部分包机停机费私自截留而案发。

  但最近民航系统反腐背后的推手却都是审计署。此前媒体报道,首都机场原总经理张志忠、民航华北局原局长黄登科及南航窝案,均源自审计署在审计南航时发现的一笔金额惊人的“航权协调费”。

  而施国峰的落马只是审计署查出东航财务问题的一个缩影。6月14日,审计署公告披露,2004年至2008年,东航所属7家企业将10346.61万元收入,直接用于发放奖金、补贴和业务招待等支出。

  祸起权力寻租

  前述知情人士对施国峰犯案特点用“大胆”两字来形容。

  飞行控制中心除掌握东航飞机调度职能外,还担负着利用东航机场降落的其他飞机的空中调度和地面服务职能。而随着公务机市场的兴起,很多私人飞机也需要进入地区航空公司序列进行保养。

  运行控制中心的权力由此开始显现。

  据悉,施国峰不仅截留、私扣公务机的调度服务费,甚至有些重要场合贵宾的专机服务费,也敢私自截留。

  “有很多贵宾访问上海,专机组一般不自己采购油料和食品等物资,都是委托施国峰这样的机构负责人去办此事。”上述知情人士说,办案人员曾发现,施国峰利用这种给专机服务的机会,截留专机服务费。

  而随着东航公务机市场规模逐渐做大,施国峰所掌握的飞行控制中心权力也开始膨胀。

  “对于东航自己的飞机,飞行控制中心尚不能张口要价,”上述知情人士说,施国峰主要是向私人飞机和公务机寻机收取一些服务费,并将部分收费匿藏为部门小金库。

  “你能否起飞,什么时候起飞,完全取决于控制中心,”这位知情人士说,公务机一般出行需要快速。而给公务机安排航线和起飞时间,就是飞行控制中心的权力。

  目前,公务机市场主要由一些代理公司来做,这些代理公司为了给客户满意的服务,就不得不打点施国峰,以便使自己代理的公务机客户能够获得较好的飞行时间和航线。

  而东航的公务机调度部门正是在施国峰建议下设立的。本报记者查阅资料发现,东航运行控制中心在施国峰的强烈建议下,在1994年成立了公务机调度部门,成立时仅有三人,如今已有20多人,施国峰为负责人。

  东航正是在施国峰的建议下,及早布局公务机市场,进而抢占了先机。而施国峰及运行控制中心也是因为公务机市场兴起,掌握了直接服务专机的机会。

  上述知情人士透露,施国峰犯案主要是因为其控制下的运行控制中心,擅自将专机、其他飞机停机缴纳给东航的费用,扣留不上缴,形成了部门小金库,该小金库规模上亿元。

  北京某律师事务所一位合伙人对记者表示,在单位私设小金库要看其中资金的使用去向,如果资金进入个人口袋,或者个人使用后再归还的,都构成贪污罪。如果小金库资金没有为个人所动用,则不能定性为贪污罪。

  而让办案人员觉得其“大胆”的还是,施国峰十几年经营,不仅为本部门经营了一个高达亿元的小金库,而且其本人直接从其中提取资金,先后用于买房。

  办案人员已经查处的施国峰在上海的四处房产中,其中一处用小金库资金购买的房子,已经比购买时升值了一倍,施国峰如果此时将房子卖掉,而将从单位小金库中挪用的资金归还,则办案人员还很难查到其贪污的实据。

  “当然,施国峰只是代表过去的东航。”这位知情人士说,因为施国峰是2009年中被有关部门控制的,其暴露的问题全部是2008年及以前的事情。

  上述审计报告中也指出,审计查出上述问题后,东航集团已制定《国内航线包机、政府补贴航班审批规则》等规章制度和工作流程,规范包机业务及销售奖励,严格做好有关决策过程的原始记录工作。

  “本次审计发现并向有关部门移送涉嫌犯罪案件线索2起,有关部门正在依法立案查处。”上述审计报告中如是说。

  关键部门的明星经理

  业内人士都知道东航运行控制中心在公司内的分量。而作为该部门的一把手,施国峰一度风光无限。

  东航运行控制中心简称AOC,成立于2004年9月。彼时该部门的设立被视为东航内部管理模式的一大变革。从此,航空公司改变了飞机起飞后只能通过空中交通管制部门进行联系的局面,实现了对飞机从计划、起飞到落地的全程实时监控。

  该部门由此被称为东航的“神经中枢”。其手下的签派员也被称作不会飞的飞行员,或者飞行员的保姆。

  由此,东航所拥有的停机位和机场,运行控制中心有很大的调度权。

  不惟如此,AOC还能通过制定飞行计划节约航油。该部门专门设置审核员,审核每天每个航班产生的运行费用。

  施国峰最为耀眼的光环来自于给国家领导人专机服务。克林顿专机、《财富》论坛“世界500强”公务机群、APEC会议专机群服务都曾是施国峰引以为豪的资本。

  早在2001年,上海APEC工作会议召开之时,施国峰就任东航运行控制中心主任,也正是因为APEC工作会议成功接待国外元首专机,施国峰在东航系统内开始声名鹊起。此时,施国峰仅36岁。

  “施国峰能力很强。”上述知情人士说,东航系统内都对施国峰有较高的评价。其1989年进入东航以来,从一般调度员做起,在30多岁就当上了运行控制中心的主任。

  施国峰在东航运行控制中心主政日久,下属以“村长”相称。

  据施的一位下属回忆,施平时工作上比较喜欢与下属拉开距离,以表示威严。私下却与下属打成一片,将下属视为“村民”。

  飞行控制中心每个员工生日都会收到他亲笔贺卡,而新招来的员工,施国峰一般也会将员工的父母请到单位,请他们看下子女工作环境,以便放心。

  施国峰一位下属在一次操作中被玻璃门夹坏了手指,下班回家后,在晚上7点钟接到了施国峰的电话。施国峰已经开车在其楼下,将其送往医院,治疗手指。

  历史上的乱账

  上述知情人士透露,施国峰一案,是在国家审计署2009年对东航2008年度财务收支审计和对原东航董事长李丰华离任经济责任审计中发现的。

  6月14日,审计署东航2008年度财务收支审计结果公告指出,东航之前内部管理比较混乱,下属企业少计收入,逃避税收情况很多。财务管理不严格,导致了东航内部人权力寻租和获利的空间比较大。

  上述审计公告中指出,截至2008年底,东航所属5家企业少计收入51654.11万元,并导致少缴营业税及附加。

  东航所属2家企业多计成本费用499.49万元;还有5家所属企业未及时清理往来款,造成12457.66万元长期挂账。

  上述知情人士透露,审计署在对东航进行审计时发现,东航由于内部管理问题,导致很多下属单位经营性收入没有纳入财务,截留成了小金库。

  2004年至2008年,东航所属7家企业将10346.61万元收入,直接用于发放奖金、补贴和业务招待等支出。

  审计指出上述问题后,东航集团追回了部分资金,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财务收支管理的通知》,并对18名责任人员分别给予免职、降职及警告等处分;还制定了清理计划,着手整顿“三产”企业。

  上述知情人士说,施国峰案件是东航之前内部管理问题积弊的一个写照。

  分析施国峰在位时的东航数据,可以看出东航在各项指标中,均属于三大航空公司中的下游。

  2007年,东方航空营业收入435.3亿元,国航为497.4亿元,南航为558.73亿元,东航在三者中最少。同时,东航2007年营运成本为376.54亿元,毛利率为13.5%;国航为403亿元,毛利率约19%;南航的营业成本为47.84亿元,毛利率约15.2%,东航同样是最低的。

  而当年的管理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重,东航达到了4.77%,最低的国航仅为2.64%。

  上述知情人士说,东航前几年连年亏损,内部管理混乱,部门为了给员工谋取利益,诸如施国峰这样的部门利益事件,就不足为奇。

  “施国峰案件是前几年东航内部管理问题的一个例子。”上述知情人士说。

  施国峰等人案件的曝光,也促使东航加快内部管理制度改革。

  实际上,因航油期货巨额亏损后,东航即在2009年进行架构调整,设置审计部,并于当年9月聘请席晟为集团公司总审计师。席晟1983年起即在审计署工作,为审计署后备干部人选。

[责任编辑:冯琴] 上一篇文章:党报刊文称官员“习惯性腐败”值得警思
下一篇文章:官二代现象被指是腐败 以隐性特权为子女谋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