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即时新闻

家长“吐槽”盲盒费钱又耽误孩子学习 盲盒市场如何走向规范化?

时间:2022-09-22 07:42:00作者:肖俊林 胡景馨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一方面,盲盒市场存在商家夸大商品价值、虚构中奖概率等问题;另一方面,青少年群体由于好奇心强、消费观念尚不健全,容易为盲盒而“上瘾”——

打开盲盒孩子看到了什么

图①:商家盲盒展示。

  图②:9月1日开学日,河北省任丘市检察院检察官在校园周边商店对购买盲盒的学生进行引导,倡导其理性消费。

  图③:9月8日,湖南省益阳市资阳区检察院对校园周边商店再次进行调查,发现问题盲盒均已下架。该区政协委员胡萌苁对该院通过制发检察建议督促相关部门加强监管和法治教育,引导学校周边商家对问题盲盒说“不”的工作表示认可。 本报通讯员张珞函摄

  8月16日,市场监管总局发布《盲盒经营活动规范指引(试行)(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拟对盲盒销售的内容、形式、销售对象等方面作出规定。

  盲盒经营乱象,已引起国家重视。在最高检第九检察厅二级高级检察官隆赟看来,盲盒经营可能存在的产品质量不合格、侵犯知识产权、内容低俗暴力等问题不容忽视,特别是未成年人,沉迷盲盒容易诱发盲目攀比、不理性消费等不良思想和行为,不利于树立正确的价值观。“检察机关应在充分调研探索的基础上,立足法律监督职能,加大对盲盒经营等新兴业态涉及未成年人权益保护的关注。”隆赟强调说。

  家长“吐槽”,盲盒费钱又耽误孩子学习

  目前,玩具、餐饮、文具等诸多消费领域都掀起了“盲盒风”,消费市场出现了“万物皆可盲盒”的倾向。据了解,盲盒采用类似于抽奖的营销策略,有的商家打造“系列”概念,并设置所谓的“隐藏款”等进行饥饿营销,抽中概率很低。

  由于盲盒具有很大的随机性,买家只有打开才会知道自己抽到了什么,所以为了集齐自己想要的东西,买家常常要花费“巨资”。据2019年天猫“95后”玩家“剁手力”榜单显示:近20万名消费者一年花2万元集盲盒,购买力最强的消费者一年买盲盒耗资百万元。但是,真不值当。

  近年来,消费者针对盲盒质量、营销手段的相关投诉逐年暴增。今年1月,有消费者为了集齐整套玩偶而一次性斥资1万余元,购买106份肯德基与泡泡玛特联名款盲盒套餐,事发后引起社会热议。1月12日,中消协在官方网站发布文章,批评肯德基利用限量款盲盒销售手段诱导并纵容消费者不理性超量购买食品套餐,有违公序良俗和法律精神。文章呼吁审慎看待自身消费需求,提高明辨是非的能力,进行科学理性的消费活动,共同抵制盲目消费、冲动消费、超额消费等不良消费行为。很快,“中消协评肯德基盲盒”的话题冲上了微博热搜榜首位。

  中消协的呼吁,也正是大多数人的心声。但是,对于心智发育尚不成熟的未成年人来说,哪有那么容易就做到理性消费呢?

  “各位家长,你们的孩子爱买盲盒吗?我家孩子最近迷上了盲盒,我叫他不要再买了,他还说我‘OUT’了!”今年1月,河北省任丘市检察院的一名检察官在参加家长会时,就听到有家长大倒苦水。而且,“吐槽”引发了其他家长共鸣:“孩子迷上一款文具盲盒,为了收集所有款式,一直不停买,浪费钱又耽误学习。”“有的盲盒是‘三无’产品”……

  检察听证,探讨如何保护未成年人权益

  盲盒市场存在哪些普遍性问题?相关行政机关是否履职到位?盲盒乱象是否侵害了广大未成年人的利益?敏锐的检察官将该线索进行了汇报。任丘市检察院在书面请示河北省检察院后,依法进行公益诉讼立案。

  “盲盒经营是什么性质,最初我们也不是太了解。我们一方面查找关于盲盒的相关资料,一方面对关于盲盒的新闻报道、盲盒在电商平台上的销售情况、盲盒存在的问题等进行梳理,对学校周边商店开展摸排调查。”任丘市检察院检委会专职委员葛亚明说。

  经摸排,13家商店中有11家商店出售盲盒,并将盲盒摆在货架“C位”上,每个售价在2元至69元不等。据一家文具店负责人介绍,近两年盲盒卖得越来越火,所以备货数量和品种也越来越多。

  检察官仔细查看盲盒外包装发现,有的印着“抱大腿、找玩伴、约女神”“10元、30元、50元,史上最多现金奖重磅来袭”等字样;有的没有标明“盲盒”“福袋”等字样,却有着与盲盒相同的营销性质。

  在某小学对面的一家文具店内,一名小学生花10元钱购买了一些卡片。他告诉检察官,卡片很便宜,不同等级的卡片收集难度不同,卡片都是随机装入的,不能通过包装看到里面卡片的样子,所以经常买到重复的卡片。如果要集齐一套黄金珍贵卡,运气好的话,100多元就能集齐;运气不好的话,花几百元都不够。当被问及集齐全套卡片有什么用时,他兴奋地说:“集齐全套的话,其他人就都会羡慕我,都愿意和我一起玩,一起玩时他们还都得听我的!”

  “每次去商场或者玩具店,孩子看见玩偶盲盒就想买,买了第一款还想买第二款、第三款,买过之后又放置一边不玩了。”一名家长告诉检察官。

  为听取社会各界人士尤其是从事未成年人工作的人员对盲盒市场的看法及意见,今年3月25日,任丘市检察院以“规范盲盒市场 保护未成年人权益”为主题召开公开听证会。市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相关行政机关负责人以及教师、家长、消费者代表等30人应邀参会。

  “这个印有‘想喝奶茶’的盲盒,里面装的不是奶茶粉,却是中性笔和橡皮。我试用了一下橡皮,不仅擦不掉字,还把纸搞得一团黑。”为让听证员充分了解盲盒乱象,办案检察官通过PPT展示检察机关在校园周边、商业中心文创店等地拍摄的各类盲盒照片,还将自费购买的十几款盲盒拿到会场,一一打开传看。

  “有一个学生问我:老师,您觉不觉得考试就像抽盲盒,运气好了考分就高,运气差了考分就低?”任丘市人大代表、麻家坞二村小学教师郭祉祺说,孩子们的想法很让人担心,学习成绩好坏取决于自己努力,怎么能和运气挂钩呢?

  孩子们热衷于购买盲盒,相当一部分原因在于攀比心理。“我校有一名学生,因为沉迷于盲盒消费竟然开始偷窃……”听证会上,任丘市某小学校长舒占士痛惜地说。原来,2021年秋季开学不久,五年级学生王明(化名)为了集齐一套游戏人物卡片,不停地购买盲盒,零花钱都用光后,就趁店主不注意去偷。由于偷来的盲盒里卡片还不是自己想要的款式,王明再次偷盗,当场被店主抓住。考虑到涉案盲盒价值不高、王明认错态度好、其家长又积极退赔损失,店主没有报案。

  听证会持续了两个半小时。最后,听证员同意检察机关加强法律监督,督促相关部门进一步规范市场管理,整治盲盒乱象,依法保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

  “为加强对校园周边玩具、文具盲盒市场的监管,能不能尝试诉源治理?”听证员建议,检察机关结合办案向有关部门献计献策。

  两次“回头看”,盲盒市场走向规范化

  “以学校周边超市、商业中心文创店等未成年人活动区域为重点,在全市范围内开展盲盒市场专项检查,发现夸大宣传、侵犯知识产权和肖像权以及商品是‘三无’产品等问题盲盒的,及时依法依规处理。”今年3月28日,任丘市检察院结合调查取证情况和听证员们的评议意见,分别向任丘市市场监管局、教育体育局和沧州市教育局华北石油分局宣告送达检察建议。

  检察建议详细分析了盲盒经营存在的六方面问题:侵犯消费者知情权,造成资源浪费,有的盲盒外包装用语违反法律规定,有的盲盒涉嫌侵犯知识产权和肖像权,有的盲盒产品质量低劣、价格虚高,侵害了未成年消费者合法权益。

  针对盲盒经营乱象,该院建议市场监管局进一步规范市场管理,监督生产经营者依法合规经营,在全市范围内开展专项执法检查活动;加强对生产经营者的宣传和指导,鼓励盲盒经营者公开抽取概率及退换货标准等信息;加大对消费者的消费引导,畅通举报渠道。针对未成年人购买盲盒上瘾问题,该院建议教育主管部门开展家校联合行动,帮助未成年人树立正确消费观;与市场监管部门建立联动机制,建立校园周边商品举报台账。

  任丘市市场监管局负责人表示,检察建议内容实在具体,该局将立即组织人员规范盲盒这一新兴消费市场秩序,守住安全保障红线。今年4月,该局开展盲盒整治专项活动。执法人员对辖区内文具批发市场、校园周边商铺等进行拉网式清查,共检查商铺630余户次,对发现的问题盲盒第一时间责令商家下架。

  任丘市教育主管部门在收到检察建议后,印发了《致家长的一封信》,呼吁家长和学校引导孩子管好零花钱,对于盲盒不过度购买、不攀比、不成瘾,树立文明、理性的消费观。

  今年6月,任丘市检察院对全市盲盒市场进行了第一次“回头看”。令检察官欣慰的是,几个月前看到的侵犯知识产权等问题盲盒已经不见了,市场上销售的文具类和玩具类盲盒均是正规厂家生产、产品性能和规格标注齐全的商品,样式或种类均显示在外包装上,且都是明码标价。9月1日开学之际,该院进行了第二次“回头看”。检察官发现,现在,不但经营者注意规范销售盲盒,学生们在家校的共同努力下也更加理性,扎堆购买盲盒等现象少多了。

  源头管控,让孩子走出“盲盒陷阱”

  任丘市检察院未检工作负责人李慧告诉记者,未成年人身心发育不成熟,往往对自身权益是否受到侵害不能作出正确的判断,被侵权时更是无法依法维权,检察机关立足“特殊、优先保护”理念和未成年人利益最大化原则,对监管不到位的相关行政机关进行公益诉讼监督,对无法定职责但密切接触未成年人的教育机关则制发社会治理检察建议,有利于凝聚合力,促进未成年人保护的源头治理和综合治理。

  防止盲盒经营“盲目生长”,多地检察机关都在探索行动。今年5月,江苏省苏州市虎丘区检察院围绕校园周边盲盒整治公益诉讼举行公开听证,起因是2021年年底该院收到一条投诉:“孩子趁我不注意,拿压岁钱买了1500元的奥特曼盲盒和文具盲盒,更让人生气的是盲盒中的笔很多不能用,这种情况有人管吗?”该院检察官到被投诉学校周边店铺摸排调查,发现在“万物皆可盲盒”浪潮中,未成年买家占比高、易成瘾,加上缺乏判断力、辨别力和成熟的消费观,最易被商家“割韭菜”。该院向当地市场监管部门发出行政公益诉讼检察建议,同时联合教育部门,通过“致家长信”的方式提高家长、学生辨别能力,促进学生理性消费。

  “盲盒经营衍生出的侵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和合法权益问题已较为严重,对此进行依法治理具有必要性和紧迫性。”西北政法大学教授宋志军认为,因为在设计、制作、销售、质检、监管等环节缺乏统一的法律和行业规范,盲盒在产品内容、销售形式、销售对象等方面存在诸多漏洞。他建议,检察机关依法监督相关部门针对面向未成年人的盲盒生产、销售行为开展治理,整治盲盒乱象,让未成年人走出“盲盒陷阱”。

  事实上,为规范盲盒生产经营活动,不少地方都出台了相关规定。

  今年5月13日,江西省赣州市市场监管局发布《赣州市盲盒生产经营活动合规指引》,提出了规范盲盒价格、提高商品质量、加强商品售后保障、杜绝虚假宣传和保护未成年人权益等方面的倡导性建议。赣州市检察机关依据该《指引》开展“校园周边商店违规销售赌博性质刮奖卡和盲盒”公益诉讼检察专项监督行动,共依法立案21件,发出诉前检察建议21件,督促相关职能部门依法履职。

  今年7月21日新修订的《上海市消费者权益保护条例》,也对盲盒经济等新兴消费业态经营者的义务作出了特别规定。

  更令人欣喜的是,今年8月16日,市场监管总局发布了《盲盒经营活动规范指引(试行)(征求意见稿)》。该征求意见稿规定,药品、食品不得以盲盒形式销售;餐饮品牌搞盲盒促销不得诱导超量点餐;盲盒不得在标价之外加价出售;盲盒隐藏款抽取概率需对外公示;盲盒经营者不得以盲盒名义从事或者变相从事赌博活动;不得向8岁以下未成年人销售盲盒;全包形式销售整套系列盲盒可七日无理由退货。

  “这实际上是在保护生产经营者,防止我们因为不懂法进购、出售不符合法律规定的盲盒而受到处罚。”任丘市一家文具店负责人李某说。李某经营文具店20多年,盲盒刚开始流行的时候,他也进过一些厂商不明的盲盒,打开后才发现都是卖不出去的款式,“宁愿少挣些钱,也不能把这些盲盒卖给孩子们。”

  根据该征求意见稿,盲盒经营者不得向8岁以下未成年人销售盲盒。向8岁及以上未成年人销售盲盒商品,应通过销售现场询问或者网络身份识别等方式,确认已取得相关监护人的同意。盲盒经营者应以显著方式提示8岁及以上未成年人购买盲盒应取得相关监护人同意。同时强调,鼓励地方有关部门出台保护性措施,对小学校园周围的盲盒销售模式包括距离、内容等进行具体规范。

  任丘市市场监管局负责人王恩奎对于征求意见稿也表示高度肯定,“我们将进一步加强对盲盒市场的治理和监督,鼓励经营者加强自治、主动承担社会责任,提供真实、全面、准确的销售信息,充分保障消费者的知情权。”

[责任编辑:杨景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