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即时新闻

知网涉嫌垄断遭立案调查 知网:彻底整改,承担起知识基础设施的社会责任

时间:2022-05-14 11:34:00作者:新闻来源:经济观察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有律师认为,不管个人诉讼,还是国家反垄断机构立案调查,“都是把事情推向一个好的层面,在合理的知识产权保护的情况下,我们希望鼓励更多的竞争,鼓励更多知识传播,从而提高全民族的科技竞争力。” 

  导读 

  壹 || 知网作为承载国内学术资源最为集中的平台,多年来在收录和更新中文学术成果方面投入了大量精力,同时也构筑了强大的竞争“护城河”。 

  贰 || 中科院被传停用风波和赵德馨退休教授夫妇状告知网侵权事件,以市场经济的角度来看,一个是知网与下游客户端之间,一个则是知网与上游内容供应端之间,非常典型的代表了知网此前屡屡深陷争议的诸多事件。 

  近期一直处于舆论漩涡中的知网,遭到政府相关部门的立案调查。5月13日,市场监管总局官方消息称,近日,市场监管总局根据前期核查,依法对知网涉嫌实施垄断行为立案调查。 

  调查消息发出后,“我们坚决支持,全力配合,”知网官方公告称,知网的发展离不开党和国家的关心厚爱,离不开社会各界的指导帮助,更离不开广大作者和读者的信赖扶植。并且知网表示,将以此次调查为契机,深刻自省,全面自查,彻底整改,依法合规经营,创新发展模式,承担起中国知识基础设施的社会责任。 

  对于知网遭立案调查一事,“意料之中,因为此前市场监管总局就表示正在研究,并且4月份时,外界也看到一些个人对知网涉嫌实施垄断行为提起了反垄断的诉讼,”北京达晓律师事务所中国合伙人林蔚对经济观察网记者说,“同时,我们也看到中科院实际上作为学术论文使用最多最广泛的一个学术机构和事业单位,都对知网的行为表示质疑,也表示和它不太合作的情况。” 

  是否垄断? 

  “知网作为承载国内学术资源最为集中的平台,多年来在收录和更新中文学术成果方面投入了大量精力,同时也构筑了强大的竞争‘护城河’”。上海财经大学电子商务研究所执行所长崔丽丽对经济观察网记者称。 

  崔丽丽表示,围绕知网相关事件的探讨,大家关心的是,一方面,作为学术创作的主体,学者们如何更好地分享知识创造的价值。 

  “更重要的是另一方面,作为知识创新的重要依托,如何将宝贵的中文学术资源转化出更多的生产力,激发中国的创新活力。”崔丽丽补充称,“这可能需要一套更符合市场逻辑和机制的学术资源共享模式。” 

  林蔚对经济观察网记者称,关于知网的相关市场,根据《关于相关市场界定的指南》第三条的相关规定可知,相关市场指的是经营者在一定时期内就特定商品或者服务进行竞争的商品范围和地域范围。实践中在界定相关市场时,通常需要明确相关商品市场和相关地域市场这两个范围。“因此,就知网一类的学术论文文献收录网站而言,我们可以将与之相对应的相关市场界定为面向中国境内的在线论文数据库服务市场。”林蔚对记者说,“在实践中,一般可以把它理解为地域市场,在中国境内,然后提供的在线的论文数据库的服务市场。” 

  林蔚补充称,从这样一个服务市场的相关市场界定来看,知网显然在相关市场上,具有超过50%的市场份额,并且有非常强的市场势力。在这种情况下,再看它是不是具有了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 

  “我们觉得它的行为,从目前观察到的情况下,还是比较明显的。首当其冲的就是所谓的无正当理由,这种垄断高价的问题。”林蔚对经济观察网记者说,“我们注意到,从2005年至今,十几年的时间内,知网的毛利率都在50%以上,毛利率最高时,高达了70%。” 

  价格问题,一直是外界诟病的重点。林蔚在赵德馨教授的案子中看到,起诉知网后,学术论文遭到知网下架,可是又因知网占有很大的市场份额,起诉人的学术论文在中国市场可能会得不到很好的传播,别人也无法检索到该论文,“这就是拒绝交易的表现。” 

  林蔚还发现,知网会有一些差别待遇,比如涉及查重服务时,针对机构、学校和个人是否收费、怎么收费,价格表现不一样。“这个在反垄断法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里,被称之为歧视,或者说差别待遇,”林蔚说。 

  林蔚认为,知网运营的市场,实际上是一个学术市场。关于这个案件的意义,“是非常重大的,因为它不是一个普通的商品市场,也不是一个普通的服务市场,它是关系到中国的一个学术论文的知识传播的一个市场。”林蔚对经济观察网记者说。 

  “我们保护知识产权是一个方面,但是另外一个方面,一定要促进知识跟文化的传播。这是一体两面的事情。”林蔚说,“那么在这个涉及到知识、教育、科研的部分,我觉得国家乃至人民群众,或知识分子,都不应当允许有一个通过这样的市场去谋取垄断地位和谋取垄断利润,并且进行一系列滥用市场职位、地位、行为的出现。这样一定会不利于中国的教育科研发展。” 

  陷入争议久矣 

  知网今年不断陷入新的争议之中。先是社交媒体上流传的“因不堪重负近千万元的续订费,中科院停用知网数据库”的消息冲上了热搜。5月份,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湖北女学者周秀鸾状告知网侵犯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法院判该公司赔偿周秀鸾经济损失2100元及公证费29元、律师费1000元,共计3129元的判决。早在去年底,周秀鸾的丈夫、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退休教授赵德馨将知网告上法庭,因为在过去的十多年间,知网擅自收录其百余篇论文,从未支付过稿酬,连赵德馨自己想下载自己的论文都要收费。诉讼后以赵德馨获赔70万并知网向其道歉收场。 

  周秀鸾状告知网一案,知网律师回应,即使按照此前“比较低的”,中南财经政法大学赵德馨教授200元/千字的赔偿标准,知网全部在库作品要赔1200亿元。知网就赔偿金额过高等问题提出了上诉。近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二审时驳回了知网的上诉,并作出了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 

  中科院被传停用风波和赵德馨退休教授夫妇状告知网侵权事件,以市场经济的角度来看,一个是知网与下游客户端之间,一个则是知网与上游内容供应端之间,非常典型的代表了知网此前屡屡深陷争议的诸多事件。 

  作为连接知识上游和下游的纽带和桥梁,知网并非近期才陷入争议。在下游客户端,中科院被传停用之前,早已有武汉理工大学、北京大学、太原理工大学、南京师范大学等高校都曾一度停用知网,原因也是“太贵了,用不起”。在上游内容供应端,赵德馨并不是第一个起诉知网知识侵权的人,2018年苏州大学生起诉知网胜诉;2017年作家汪曾祺的子女起诉知网侵权;2008年,近200名硕博士联合状告知网侵犯学位论文著作权……在赵德馨之后,知网的侵权名单还在拉长,作家陈应松也披露,知网收录了他三百多篇文章,全都没有支付稿酬,也没有得到过他的授权。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知网诞生之时为上世纪90年代底,原本是为了方便科研工作者的文献检索而由清华大学牵头筹建,以中国国家知识基础设施的面貌示人。 

  由于知网数据资源丰富且独特,目前其收录了95%以上正式出版的中文学术资源,所以知网成了高校教授、学生资料下载和论文查重绕不过去的坎儿。高校等面对知网连年上涨且数额不菲的续订费的同时,知网却通过低成本获得了大量知识论文。 

  林蔚认为,不管个人诉讼,还是国家反垄断机构立案调查,“都是把事情推向一个好的层面,在合理的知识产权保护的情况下,我们希望鼓励更多的竞争,鼓励更多知识传播,从而提高全民族的科技竞争力。”林蔚对记者说。

[责任编辑:赵晓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