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即时新闻

全国检察教育培训讲师团赴西藏巡讲支教纪事:向西,向西

时间:2021-09-10 07:32:00作者:谢文英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向西,向西……

  ——全国检察教育培训讲师团赴西藏巡讲支教纪事

  备课 巡讲组组长、时任最高检法律政策研究室综合指导处处长张杰在火车上,抓紧时间准备下一站授课方案。

  答疑 在到达西藏最远的阿里地区当天,巡讲组不顾旅途疲劳,为地区检察院和噶尔县检察院干警进行两场专题讲座和重点问题答疑。

  交流 在那曲市色尼区检察院座谈答疑后,巡讲组成员王栋与该院民行部门的干警就有关案件进行交流。

  路上 巡讲团不是在讲课进行中,就是在去讲课的路上。

  从2009年到2020年,12年间,最高人民检察院派出8批巡讲团成员赴西藏巡讲,已培训西藏检察干警2万余人次。巡讲团到过海拔接近5000米的那曲,去过路途遥远的阿里。赴藏支教的讲师们说,去就要去最远最艰苦最需要的地方——

  “您好杨检察官,打扰了,我是西藏阿里的一名新入职检察官,我们这里有一个虚开发票的案子,想请教您……”“杨检察官,想问下合金钻头是否损坏,一般怎么认定?”……自从2019年赴西藏巡讲之后留下手机号和微信号,云南省检察院第一检察部员额检察官杨帆经常会收到藏区检察官的求教信息和电话。

  “有些是授课认识的,有些是通过同事介绍找来的。”杨帆笑着说,藏区检察官的工作态度特别认真,有时候晚上10点多打电话来,有时候是周末打来电话,一聊就是四五十分钟,他们的工作热情也感染了我。

  2009年,为进一步加大支援西部检察教育培训工作力度,最高人民检察院正式组建全国检察机关教育培训讲师团,并于当年组织了赴西部巡讲支教。此后,最高检每年都会选择三到五个西部省份开展巡讲活动。截至2020年,仅赴藏巡讲就派出8批巡讲老师,分别到拉萨市、日喀则市、山南市、那曲市、阿里等地区面对面传理念、手把手教方法、讲案例、阅卷宗,深入调研指导解决问题,直接培训西藏检察干警2万余人次。

  怎么讲,可以让藏区检察官收获最大?

  赴藏讲师团到达日喀则市检察院后,广东省广州市检察院员额检察官王瀛便马不停蹄地与该院干警展开答疑座谈。“答疑座谈”是巡讲支教的一种形式。

  “我办理了一件虚开增值税发票的案件,非常稀奇,案件中涉及一个虚报注册资本的公司,它通过中介公司帮其注入一笔注册资金,待成立公司后,再把这笔注册资金转走……”藏区检察官说,为了拿到证据,还专门到成都去取证。

  “这类案件在广州比较常见。公司法修改以前此类行为达到入罪标准就按虚报注册资本罪进行打击,公司法修改后该罪名只适用于实行注册资本实缴登记制的公司,而认缴登记制的公司现在已经不再被认定为该罪了。”王瀛建议藏区检察官对该案还是从虚开增值税发票的角度审查认定。

  随后王瀛跟着这名藏区检察官来到她的办公室,跟她一起阅卷,帮助其从案卷中发现证据存在的问题,并提出引导补充侦查方向的建议。

  在全国检察教育培训讲师团西部巡讲支教启动仪式上,张军检察长特别叮嘱,不要照本宣科,一定要阅卷,要解决实际问题。通过阅卷,一方面可以发现检察官办案中存在的问题,另一方面也可以有针对性地对藏区检察官认为疑难复杂案件的办理提出建设性的意见。

  王瀛每到一地都会翻看案卷。她发现该案中缺乏税务部门的认定意见以及相关公司的财务账册等书证材料,就建议藏区检察官朝这个方向引导补充侦查。

  以上是赴西藏讲师团在日喀则市检察院进行答疑座谈时的一些细节。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噶尔县检察院二级检察官扎西普赤表示,藏区检察官最喜欢的培训形式是面对面交流,这样可以随时向讲师请教办案中的具体问题。“立竿见影的实用性教学”是藏区检察官最希望的培训形式。

  “这里的检察官办案量少,一些基层院一年才七八件,所以遇到具体问题的时候,藏区检察官没有以往的经验可以借鉴。”王瀛说,广州检察机关案件体量大,案件类型多,可以把处理同类案件的办案思路与藏区检察官分享。而且,西部巡讲最有效的授课模式,就是结合案例,从解决具体问题的方法上面对面交流。

  讲什么,能够在短时间里提高培训实效性?

  闫丽是噶尔县检察院副检察长。当得知最高检派来的西部巡讲团要来阿里地区开座谈会后,她和同事都抓紧把手上正在办的案件和看到的新型案例逐一梳理,把想问的问题抄在本上,盼着能在座谈会上向专家请教。

  然而,巡讲团2019年9月只到阿里检察分院,怎样实现更大范围的参与度呢?考虑到阿里主要的案件在噶尔县院,阿里检察分院副检察长费超便努力撮合,最终形成了阿里检察分院和噶尔县两级院联合邀请专家的圆桌座谈会。闫丽和同事才有了这次面对面向专家请教的机会。

  “持有伪造发票与逃税相关联,要构成持有伪造发票罪,先要把逃税的因素排除掉,当时案件移送过来时,逃税目的没有排除,所以还不能定逃税罪。想请专家帮我看看,我这样判断是否准确?”在座谈会上,闫丽就一起持有伪造发票案中的困惑和盘向专家托出。

  “你分析得很好呀!因为案件移过来时逃税目的没有排除掉,犯罪嫌疑人用伪造发票直接把项目资金套出来,就是逃税了。如果犯罪嫌疑人有补缴税款的意思表示,还要进一步分析……”专家又从实务的角度对案件做了详尽分析。这让闫丽更加明确了办案思路。

  座谈会后,云南省检察院第一检察部员额检察官杨帆讲的《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贯彻执行若干问题》,让闫丽受益匪浅。“之前只知道最高检在抓落实,但是实务和理论都还有些薄弱。”闫丽说,通过学习了解了认罪认罚的启动模式、启动条件,以及程序意义、实体意义和适用法条等等。她一边听,一边联想着手里的伪造发票案。犯罪嫌疑人有补缴税款的意愿,能不能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呢?课后,闫丽便按图索骥,并且向法院提出精准量刑建议。最终,法院采纳了精准量刑建议。该案取得了很好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

  得知学员听了自己的课,办出了噶尔县首例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持有伪造发票案,杨帆很欣慰。“能够在短时间内提高培训实效的秘诀,就是缺什么补什么。”杨帆发现,越到基层,检察官们对实务性、实战性办案技巧的需求越强烈。

  广东省检察院第六检察部员额检察官王栋带来的《民事申诉案件审查四步法》,也颇受藏区检察官欢迎。王栋说,这个课件是根据西藏检察同仁提供的培训需求精心设计的,一方面提炼了自己办结的案例,另一方面融入了自己的办案心得,总结了办案技巧,实用性强。

  留什么,才能让藏区检察官长期受益?

  有人说,教育不是要灌满一桶一桶的水,而是要点燃一个一个的火把。

  在2020年的巡讲支教队伍中,时任最高检第九厅厅长史卫忠亲自带队,并挑选未检条线的5名业务骨干在线为西藏地区检察人员进行案例研讨、互动答疑,取得良好效果。

  “史厅长围绕‘两法’修订等给新时代未成年人检察工作带来的新挑战、新机遇、新使命,以及未检专业化建设、涉未成年人公益诉讼工作等进行了深入讲解。”拉萨市城关区检察院第四检察部主任罗凌说,史厅长的课让大家看到了未成年人检察业务的前景和重要性。

  在互动答疑环节,关于性侵案件中“公共场所当众”如何认定,以及强制猥亵的程度如何把握等问题,都给出了清晰解答,昌都市卡若区检察院第四检察部主任赤勒平措深感受益。

  山南曲松县检察院科员余娟对时任最高检法律政策研究室综合指导处处长张杰的课印象深刻:“他在授课时,不仅讲办案思路,还讲法条、讲法律出台的背景,他会告诉你思路,怎样去找法条出台的背景。找到法律本质的问题,理解才不会出偏差。”

  “我们到西部去,不仅要有问题意识,解决问题、提供答案,还要启迪思考,教会方法,更新理念,这才是最管用、最持久的巡讲。特别是要通过最高检指导性案例,讲清楚办案工作新理念、新思想、新方法、新要求,让西藏的同事有收获、受启发。”张杰把检察办案理念贯穿于西藏巡讲支教的每一节授课中,他反复提醒讲师团成员,不要讲太多的法学理论,要重点讲实务、讲案例。

  如何为西部检察工作留下“带不走的老师”?讲师团的老师们在每次授课之后,都会主动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和微信号,方便学员联系。“这就像对口帮扶一样,有以点带面的效果。”杨帆说,每年一次的西部巡讲犹如播下种子,每位讲师都把自己的联系电话留下来,继续帮助西部检察官解决复杂疑难案件,这颗种子随着岁月的累积,慢慢地生根发芽,现在已经开了花、结了果。

  拉萨的雄伟、日喀则的庄严、那曲的坚忍、阿里的奋发,去过西藏的人,心中都有难以褪色的记忆。而去西藏巡讲支教的讲师们,更难忘西藏检察同仁爆发出的强烈的事业心、责任感和拼搏奉献精神。

  采访中,多位讲师提到阿里检察分院副检察长费超。他从中国政法大学毕业后,因为喜欢西藏的纯朴气息便选择了西藏。他发现那里确实需要有较高素质的人带动一批人、推动一些工作,就留了下来。由于常年在高海拔地区工作,双耳听力严重下降,但他毫不后悔当初的选择。

  日喀则市检察院检察长卓嘎,克服家庭负担大、维稳和扶贫任务重的压力,仍在为当地检察事业科学发展殚精竭虑;陕西省援藏干部、阿里检察分院副检察长贺军,在孩子手术时依然坚守岗位、努力工作。

  在讲师们心中,赴藏巡讲支教是教学相长,援藏干部身上的乐观进取、精研业务、敢于拼搏、不甘人后的精神,驻留在他们记忆深处。

  (图片摄影/肖杰)

[责任编辑:刘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