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即时新闻

红色资源保护是篇“大文章”

时间:2021-08-19 07:47:00作者:倪建军 肖俊林 老信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红色资源保护是篇“大文章” 

  日前,陕西延安保安革命旧址保护行政公益诉讼起诉案例、河北保定“七·六”烈士纪念碑保护行政公益诉讼诉前案例,均入选最高检与退役军人事务部联合发布的红色资源保护公益诉讼典型案例 

  河北省保定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刘峰(左二)视察“七·六”烈士纪念碑现场时的情景 

  陕西省志丹县保安革命旧址上方的违法建筑已被整治清理 

  河北省保定市莲池区检察院检察官对“七·六”烈士纪念碑修复现场进行回访 

  陕西延安保安革命旧址 

  绿植满满风貌一新 

  “珍贵的革命文物得到了妥善保护!”经检察机关督促履职,行政机关拆除了在陕西省延安市志丹县保安革命旧址建设控制地带内违法修建多年的一处房屋。连日来,革命旧址恢复了历史风貌的消息在延安群众口中不胫而走。 

  旧址周边非法建房 

  严重破坏文物风貌 

  “太煞风景了,严重破坏了革命文物的历史风貌。”多年来,全国各地前往保安革命旧址瞻仰参观的游客,看到在毛泽东旧居的上方,兀然建了一座近400平方米的房屋,无不感到诧异。 

  陕西省志丹县,1936年7月3日至1937年1月13日期间,曾是中共中央所在地,被誉为是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的第二个红色首都。保安革命旧址就位于志丹县城北炮楼山麓,现有保安陈列室、毛泽东旧居、周恩来旧居、中央抗日红军大学和中央政治局会议室等旧址群,共有窑洞30孔,占地4000平方米。该旧址于1992年4月被公布为陕西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6年6月被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且明确划定了旧址的保护地带和建设控制地带。 

  1985年,当地居民臧某某购买了炮楼山下、保安革命旧址上的一处建筑面积为78.87平方米的房屋。2008年,臧某某在购买的原房屋外的保安革命旧址上畔(旧址建设控制地带内),违法又修建了一座两层水泥结构的楼房,房屋建筑面积386.96平方米,建筑物外墙涂成乳黄色。该房屋位于毛泽东旧居的左上方,直线距离仅7.65米,臧某某在其圈占的建设控制地带内土地上,还搭建了摆放杂物的30多平方米的平房及厕所,甚至多次将生活垃圾丢弃撒落于革命旧址院内。 

  “在这样珍贵神圣的革命旧址上,竟然矗立着存续了十余年的违建物,真让人震惊痛心。有关部门应该履职尽责,尽快拆除该非法建筑物,保护好革命文物旧址的原貌。”许多群众对此反映强烈。 

  发出诉前检察建议 

  违建逾期仍未拆除 

  “通过实地勘查、无人机航拍取证,走访并邀请文物和环保等方面专家参与调查考证、查阅资料等方式,查明臧某某修建房屋未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且该建筑就在保安革命旧址的建设控制地带内。”志丹县检察院在寻访保安革命旧址时发现本案线索,于2020年4月21日立案。查办此案的该院第二检察部主任王景山介绍说,志丹县城市管理执法局对未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严重影响城市规划的违章建筑未依法履行监督管理职责;志丹县文化与旅游局对在文物保护单位建设控制地带内进行建设工程,破坏历史风貌的违法行为未依法履行监督管理职责。 

  鉴于违法建设已经严重破坏了革命文物的历史风貌,影响了革命文物的历史真实性、风貌完整性和文化延续性,志丹县检察院向县城管局、文旅局发出诉前检察建议,建议对臧某某位于保安革命旧址建设控制地带内的违法建筑依法履行监管职责,恢复革命文物原貌。 

  收到检察建议后,县城管局、文旅局将情况上报县政府。志丹县政府成立了由县城管局、住建局、文旅局、社区服务中心、征收办、城投公司等单位组成的征收领导小组,由志丹县城管局对保安革命旧址建设控制地带内居民建筑进行全面调查,列入志丹全县棚户区改造范围,并决定对臧某某和排查出的其他两户居民的合法建筑依法进行征收,对违法建筑进行拆除。2020年6月22日,行政机关均书面回复,称此项工作预计于当年9月底前完成整改。 

  依法提起行政公益诉讼 

  督促推进全面履职 

  “发出检察建议后,我们对工作进展情况高度关注。”王景山说,检察机关经跟进监督调查,查明行政机关虽然制定了整改工作方案,但一直未采取强制措施,书面回复中承诺的履职期限届满后,该项工作仍未有实质性进展,违章建筑仍未拆除,国家和公共利益仍持续处于受侵害状态。 

  2021年4月14日,陕西省检察院对该案挂牌督办。该院认为,针对未经审批在革命文物建设控制地带内修建房屋严重破坏革命文物历史风貌的情形,检察机关督促后行政机关仍未依法全面履职的,应当依法提起诉讼。 

  在上级检察院的指导下,志丹县检察院依据当地法院行政诉讼集中管辖的规定,于4月29日将案件移送至延安市宝塔区检察院。宝塔区检察院向宝塔区法院提起行政公益诉讼,诉请判令志丹县城管局依法限期拆除保安革命旧址建设控制地带内的违章建筑并进行复绿。 

  “行政公益诉讼刚性极强,迅速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该案起诉后,志丹县城管局于2021年5月14日开始组织拆除,并在拆除后的土地上种了大量绿植,提升保安革命旧址的环境风貌。 

  6月4日,在宝塔区法院主持召开的庭前会议上,志丹县城管局提交了答辩意见和整改情况的相关证据。庭后,法院、检察院与志丹县城管局、文旅局等部门共同到现场查看整改情况。宝塔区检察院经核实认为,志丹县城管局已依法全面履行职责,行政公益诉讼请求已全部实现,于6月11日撤回起诉。 

  “通过这件事让我们真真切切地看到了红色资源在党史学习教育等方面发挥的重要作用,感受到在加强红色资源保护中的检察方案、检察措施和检察力量,老百姓都赞扬检察院为统筹推进红色资源保护、管理、运用做了一篇‘好文章’。”志丹县文管所副所长张佳楠高兴地说道。 

  河北保定“七·六”烈士纪念碑 

  五星浮雕焕然醒目 

  “热爱祖国,同心向党;振兴中华,誓做栋梁……”建党百年之际,河北省保定市一些中小学生来到“七·六”烈士纪念碑前凭吊,缅怀英烈,接受革命传统教育。 

  但在两年前,这座纪念碑还残破不堪。检察机关发出检察建议后,相关部门才行动起来,走上对英烈纪念设施的保护之路。 

  不在管辖范围?请求指定管辖 

  “烈士碑存在着碑文污损严重,镌刻的英烈事迹模糊不清,浮雕五角星掉色缺损,及碑面裂纹、人为刻画等问题。”保定市莲池区检察院检察官孟志国至今还清楚记得当时实地走访“七·六”烈士纪念碑时的情景。 

  2019年4月,河北省检察院在全省范围内开展英雄烈士纪念设施保护摸底调研活动,要求各级检察机关收集破坏烈士纪念设施和损害烈士荣誉等公益诉讼线索,包括破坏烈士陵园名称、碑题、碑文、浮雕、图形、标志,污损英雄烈士纪念设施和有损烈士陵园庄严肃穆环境及氛围等问题。 

  按照省院安排部署,孟志国与同事们对辖区内的英雄烈士纪念设施逐一走访,实地查看具体保护情况。“七·六”烈士纪念碑的“惨状”让检察官们忧心忡忡。 

  据了解,“七·六”烈士纪念碑全称为“保定第二师范七·六殉难烈士纪念碑”,修建于1950年。1923年到1932年,该校的中共党员和共青团员深入到53个县的农村,组建农民协会,举办平民学校,宣传马克思主义,成为华北地区早期传播马克思主义进步思想的发源地。1932年6月,国民党反动当局开除了80余名革命进步学生。同年7月6日,大批军警闯入校园进行血腥屠杀。8名共产党员和1名共青团员在搏斗中英勇牺牲,4名共产党员高唱国际歌,慷慨就义于刑场。 

  “纪念碑碑体残破,纪念碑的管理部门应当及时对纪念碑进行修复。”孟志国经了解后得知,承担“七·六”烈士纪念碑管理和修复职责的是保定市教育局和保定市文化广电和旅游局,均为市级单位,不在本辖区内。请示保定市检察院后,保定市检察院将该案指定由莲池区检察院管辖。 

  没有修缮经费?上报人大机关 

  2019年4月17日,该院正式立案并向保定市教育局发出检察建议,建议针对“七·六”烈士纪念碑的损坏情况进行保护性修复,对烈士纪念碑文物保护区周边环境进行有效治理。 

  “按照相关程序和要求,我局责成纪念馆报请保定市文化广电和旅游局对烈士纪念碑亭进行现场勘查。5月31日,文物局相关专业人员到纪念碑实地勘查,6月4日出具了维护意见函。”保定市教育局在2019年8月6日给该院的复函中称:根据保定市文化广电和旅游局提出的意见,纪念馆正在积极筹划修缮方案的制定和修缮施工资金评估等相关工作,将尽快完成“七·六”烈士纪念碑的保护性修复工作。 

  但保定市教育局因当年度无用款计划,修缮资金年内无法解决,工程建设无法进行。得知此情况后,该院将“七·六”烈士纪念碑案件办理中遇到的困难向保定市检察院进行汇报,请求给予协调支持。 

  此时,正值保定市人大常委会准备调研检察机关公益诉讼开展情况,保定市检察院决定重点汇报“七·六”烈士纪念碑案件办理中遇到的困难,请求人大机关协调解决修缮费用问题。2019年9月27日,保定市人大常委会相关部门在实地查看后,组织市检察院、市文教局、市文旅局等有关单位召开“七·六”烈士纪念碑修复工作调度会。会议决定由市教育局牵头,联合市文旅局共同对“七·六”烈士纪念碑进行修缮,确保检察机关发出的检察建议全部整改到位,并要求检察机关及时跟进监督,务必把“七·六”烈士纪念碑的修缮工作落到实处。 

  修复未到位?再发检察建议 

  “你单位接到检察建议后,答复称正在积极进行整改,但由于资金问题整改尚未完成。至今,纪念碑未得到修复。”2019年9月27日,该院再次向市教育局发出检察建议,建议其依法履职,及时修复破损的纪念碑。 

  同日,该院还向保定市文旅局发出检察建议,认为纪念馆内主要文物设施“七·六”烈士纪念碑是为了纪念发动爱国护校运动而牺牲的爱国学生而设立的,既是市级保护文物又是英雄烈士纪念设施,建议对该文物及其保护区域加大保护力度,及时修缮破损文物,彻底清理周围脏乱的环境。 

  在保定市人大常委会的现场监督下,检察机关向上述两单位当场送达了检察建议书。 

  2019年12月19日,保定市教育局将“七·六”烈士纪念碑修复工作进展情况回复该院称,在人大的协调帮助下,保定市教育局向市财政局申请的12万元纪念碑修复专项资金已经到位,修复设计方案已经完成,并专门聘请有专业文物修缮资质的施工单位准备开展修复工作。保定市文旅局也复函该院,表示在迅速核查核实的基础上,已要求管理单位进一步加强管理,防止文物进一步受损,督导管理单位对纪念碑依法依规维护修缮。 

  由于疫情原因,修缮专家出行一度受阻。2020年4月,纪念碑修缮工作正式启动,检察官对施工全过程进行监督,确保修缮方案执行到位。 

  “经修复的纪念碑碑体整洁,碑文镌刻的事迹字迹清晰,裂缝和人为刻画痕迹得到填补,掉色缺损的五角星浮雕焕然醒目。”孟志国说。2020年6月10日,“七·六”烈士纪念碑修缮竣工,他与同事回访时看到纪念碑得到彻底修复,感到特别欣慰。 

  今年5月,修复纪念碑周边雕塑群的第二批修缮资金45万元到位后,相关单位对纪念园雕塑群及入园景观进行修复和整治,纪念碑周边整体环境得到了根本治理。 

  据悉,在加大修缮和周围环境整治的同时,有关单位还加强监督管理,进一步强化看护,有效防止纪念碑被刻被画、污损碑文的现象出现。 

  【点评】 

  正逢其时 正当其责 正该发力 

  很难想象,在神圣的革命旧址上,一座违建物,竟然能存在十多年!一座烈士纪念碑,长时间残破不堪,经当地检察机关两次发出检察建议后,才得以修复! 

  读完这两篇革命文物保护的报道,我们当然要为当地检察机关的履职点赞!更为可喜的是,各地检察机关针对革命文物、烈士纪念设施等红色资源遭受破损情况发挥检察公益诉讼职能,已经得到了社会各界普遍认同,对保护红色资源起到了切实的促进作用。 

  以检察公益诉讼职能,推进红色资源保护,我们可以从三个视角做个观察—— 

  其一,保护红色资源,弘扬红色文化,传承红色基因,是全社会的共同意识、共同责任。检察机关以公益诉讼职能履职,既是法律所赋予,也是共同意识、共同责任所体现; 

  其二,各地检察机关在办理红色资源保护案件中,切忌就案办案、机械司法,要主动与相关部门加强沟通协作,形成红色资源保护合力,实现双赢多赢共赢,让红色资源永不褪色; 

  其三,《中共中央关于加强新时代检察机关法律监督工作的意见》提出,检察机关要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融入法律监督——由此,发挥检察公益诉讼职能,做好保护红色资源工作,不正是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融入法律监督的具体实践吗? 

  在共同意识、共同责任中凸显检察担当,用心用情用力做好红色资源保护工作,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融入法律监督实践,我们正逢其时,正当其责,正该发力! (老信)

[责任编辑:郭荣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