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即时新闻

四级检察机关会诊把脉 终解开信访人四十年心头死结

时间:2021-08-10 07:42:00作者:唐晓宇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图①:为真实代入40年前的司法语境,检察官与具有丰富经验的资深检察官、多次参与职务犯罪案件办理的司法警察共同讨论案件,回溯当年案件情况。

  

  图②: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人民监督员和戈某某所在街道的2名社区居委干部担任听证员。

  

  图③:检察机关运用公开听证,让年近80岁的老人解开心结,自愿息诉罢访。

  “我不想再信访了”——

  6月28日,年近80岁高龄的戈某某在公开听证结束后,拿起笔在停访息诉承诺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历经40年,老人此刻终于释怀。

  当天,江苏省无锡市检察院检察长朱良平在惠山区检察院主持召开戈某某信访案公开听证会,邀请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人民监督员和街道代表评议该案。经充分释法说理,这起由最高检、省、市、区四级检察机关会诊把脉,时间跨度长达40年的信访积案圆满化解。

  四级联动,会诊40年旧案

  40年时光,记载一个人从意气风发到垂垂老矣的半生轨迹,正如戈某某的故事。

  1978年,戈某某在某乡镇水利指挥部工作,负责各种水利工程。按照当时的标准,戈某某是个“能人”,业务做得风生水起。

  在那个年代,各种原材料都需凭票购买,戈某某日常跟柴油、黄砂、水泥打交道,与一般人相比,无形中掌握了物品交换的便利,渐渐有人来找他解决“困难”。禁不住诱惑,戈某某倒腾起了物资,用各种手段侵吞国家和集体资产约3800余元。

  1982年6月26日,原无锡县法院以贪污罪对戈某某作出判决,当时戈某某并未提出上诉。服刑期满出狱后,戈某某于2008年、2009年分别向市、区两级法院提出申诉,表明对上述判决不服,均被驳回申诉。

  戈某某仍不服,从2013年起向省、市、区三级检察院申诉,省、市、区三级检察院经过审查,对其作出答复,认为申诉理由不成立,法院判决没有问题。无锡市检察院承办人唐忠源与戈某某会面,戈某某对检察机关的答复表示满意。

  然而事隔数年,戈某某又开始写信,还直接把信写给最高检,反复陈述冤屈,引起最高检的关注。

  2021年以来,全国检察机关开展集中清理重复信访专项活动。3月,该案被最高检列为重复信访重点督办案件。对该案的化解,最高检提出两个要求:一要实质性化解,二要做好公开听证。

  江苏省检察院、无锡市检察院及惠山区检察院主要领导均将该案纳入“责任田”。由上到下,四级检察机关,以审慎态度会诊把脉,力求解开老人心头死结。

  察微析疑,做一回“时间旅人”

  40年积案如何化解?

  戈某某手写了长达7页的《我的申诉历程》,把人生衰败归结为40年前那起“冤案”。

  3月16日,根据最高检要求,无锡两级检察机关成立专案团队。无锡市检察院检察长朱良平曾在控申条线工作多年,具有丰富经验,他与专案团队成员一起审阅材料、讨论案情,把实质性化解的突破口放到对法院判决结果的审查上。

  无锡市检察院承办人唐忠源是团队核心成员。他曾于2014年接待戈某某来访,对案子的情况了如指掌,详细剖析了案件症结。

  戈某某认为判决有误,主要基于两个理由:一是身份,他认为自己仅仅是从事水利工程业务,不算是国家工作人员,不属于贪污罪的犯罪主体;二是金额,判决书认定,戈某某采用虚报冒领等各种手法侵吞柴油、钢材等集体物资,转手以市场价卖出或调换所需物资,从中贪污。按照市场价计算,柴油、黄砂、水泥等鉴定价格过高,导致金额虚高。

  化解信访,释法说理是根本。惠山区检察院第五检察部主任蒋长兰曾在刑检一线工作多年,承办上千件刑事案件。3月17日,她从档案库中调取9本尘封的案卷,把戈某某质疑的问题焦点整个捋了一遍。

  案卷里泛黄的纸页记载了40年前这桩案子的来龙去脉,字里行间不时跳出“飞过海”(指收到钱款不入账私下隐匿)、某某公社、布票砖票(购买布匹、砖块的凭证)等等年代感十足的名词。

  这种年代感更体现在对犯罪事实的表述中,审阅案卷过程中,蒋长兰感觉自己“好像穿越了”。比如,一笔写入审结报告的涉案金额,载明戈某某于1979年8月用柴油换取工程建设物资后,用部分升溢柴油(指多余柴油)换来1820块砖头,价值42.17元。法院认定砖头价格为每万块230元,柴油价格每吨435.6元。但戈某某对这些价格均不认同,认为市场价远低于法院的认定价格,涉案金额有误。

  该案还有个特点,案件在法院审理期间,恰逢1979年刑法全面修改,所以不能拿现在的眼光去评判当时的案件。蒋长兰翻阅了知网上1979年至1982年间所有涉及贪污罪的论文,逐期翻看当时出版的《人民司法》杂志,熟悉当年的司法理念、审判思路,建立起内心确信。

  不仅仅做一个历史的旁观者,还要做一个亲历者。检察官们抱着这样的信念,围绕案件焦点展开审查。关于贪污罪的犯罪主体,检察官们理清了戈某某的工作关系、人事管理、岗位职能,明确其身份为集体经济组织工作人员。

  对案卷中的多笔犯罪金额,检察官们逐笔核实,每一笔金额都有证人证言、会计记账、单据、凭证、发票以及其他书面材料。经审查,原判决认定的事实和证据均有证据证明,数额计算正确。

  5月8日,审查报告呈送到朱良平案头,随后又送到江苏省检察院、最高检。经过从上到下三级检察院业务部门的研究论证,检察官们达成一致意见:法院判决没有错误。

  如何将这个结论传递给老人?5月中旬,最高检再次指示,做好信访人的证据开示,为后续公开听证作充分准备。

  传递尊重,一杯水也是细节

  惠山区检察院副检察长王海兰认为,化解积案,关键在于取得信访人的信任,“尊重是相互的,信任也是相互的。要让他看到我们办案的态度和重视程度,只有这样,信访人才愿意接受我们的观点。”

  为了做到这一步,无锡市两级检察机关做了大量前期工作,从民政干部、社区居委工作人员、当年案件主审法官等人的角度,尽可能挖掘信访人的性格特点和生活细节。3月30日,唐忠源、王海兰等人决定登门走访。

  戈某某的家在一栋房龄悠久的集体宿舍里,当地人称之为“老公房”。戈某某的两个孩子皆已长大成人,陆续搬离老宅,只有年迈的戈某某夫妻俩在此居住。

  此情此景让唐忠源十分感慨,多年前与戈某某会面的场景历历在目,只是这一次并非是答复申诉,而是从实质性化解信访的角度。检察官们和两位社区居委干部一起来到戈某某家中,一进屋,老人就把倒满水的杯子递到检察官和社区居委干部手里。

  显然老人非常重视这次来访。熟人见面,唐忠源先跟老人拉起家常。“我们主要是听老人家说。”唐忠源说,“他只有说出尽量多的细节,我们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看到检察机关如此重视,戈某某对案件的态度缓和了。从3月30日到6月25日,检察官们与他又有5次会面,考虑路途遥远、老人又刚做过手术,每次都派车接送他往返。这种细微的体贴,进一步打开老人的心门。

  检察官和戈某某进行了积极有效的沟通,掌握了其家庭生活、医疗状况、心理特点等实际情况。原来,戈某某因犯罪无法享受退休待遇,心理落差一直很大,近年来患大病,经济窘迫,产生心结,于是走上信访之路。

  公开听证,阳光消融坚冰

  “他是讲理的人。”为该案提供法律援助的律师郭杰说,“跟他前后见面四五次,电话打了无数个,我觉得他听得进去。”

  为让戈某某相信整个案件办理公正透明,检察机关帮助戈某某向司法行政部门提出法律援助申请,戈某某从律师名单中挑出了郭杰。郭律师帮老人家理清了信访诉求,在戈某某与检察官会面时,始终陪同在旁,耐心解释,并把老人的疑问反馈给检察机关,直到把疑点释明。

  5月12日,检察官与戈某某会面,把判决书中的犯罪金额一笔笔列出来,摆出证据,逐笔对账,直到老人认可。但老人拧紧的眉头表明,其心中的怨气并没有完全化解。毕竟执着了40年,如果默默收场,这样的结局不是他所预期的。当了解到检察机关要进行公开听证时,老人眼里闪现神采:“我也想听听社会大众怎么看我这个案子。”

  5月20日,江苏省检察院检察长刘华来到惠山区检察院,实地查看12309信访接待区,要求落实最高检部署,做好戈某某信访案公开听证工作。

  6月初,最高检进一步要求,必须给出足够时间让参与听证的听证员们提前了解案情。多名听证员应邀来到惠山区检察院,审阅案件卷宗。

  做出一份公开听证方案显得尤为重要。为了取得最佳效果,方案经历了反复打磨。朱良平一个字一个字抠细节,并将方案汇报至江苏省院。听证会上检察官将要说的每一句话、将要展示的每份材料,都经过四级审核,有足够的底气接受公众评判。

  6月25日,四级检察机关根据实际情况作出安排,最终确定朱良平担任公开听证会的主持人。

  6月28日,戈某某头发梳理整齐,穿着正式的衬衫,在律师陪同下来到听证会会场。听证会上,市、区两级院检察官将办案过程、事实证据、适用法律逐一出示,信访人戈某某与委托代理人也充分发表了意见。

  参会的听证员经过闭门讨论,一致认为检察机关依法作出的不支持监督申请并无不当。听证员代表、江苏神阙律师事务所律师张昊表示,“检察机关上下联动、同心化解这件跨度达40年的信访积案,体现了为社会和谐稳定所作的努力。”

  “我给最高检写过信,省检察院我也去过。检察机关对我的案子这么重视,给我的说法,我满意。”信访人戈某某当场签署了息诉停访承诺书。

  夕阳下离去的老人,终于解开了40年的心结。案件办理结果也被第一时间汇报至省检察院、最高检,体现了实质性化解的成效。

[责任编辑:王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