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即时新闻

苏南检察机关护航民营经济服务地方发展

时间:2021-01-27 07:08:00作者:张羽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江苏省张家港市检察院珍藏着一份发黄的《人民日报》,来自1986年5月10日。头版头条是新华社稿件《认真查处经济犯罪 促进乡镇企业健康发展——沙洲县检察院严格按政策法律办事》,同版面配发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清除“白蚁”保护“支柱”》,讲述了当年检察工作如何保证经济体制改革和搞活经济的顺利进行。这组报道成为检察机关履行职责、服务时代经济发展的一次历史脚注。

  倏忽36年,沙洲县已经更名为张家港市(隶属苏州),拥有民营企业上千家,高踞全国百强县前列。36年后,本报记者以“沙洲”为原点,走访了张家港市、苏州市虎丘区、无锡市新吴区和惠山区等苏南四县区,探寻中国民营经济最发达地区的法治原动力和新理念。

  “重重轻轻”原则体现检察智慧

  18.6万元,对于注册资本820万元、年缴税200余万元的张家港某制管公司来说,只能算蝇头小利,但是在朋友“大家都在开票,能省一点是一点”的劝说下,该公司唐经理在2016年1月到11月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18.6万元。案发后,唐经理到案自首,但办案影响和随后而来的疫情,让他悔不当初,正在技术升级的企业停产,出现破产风险,公司百名员工面临失业。

  无独有偶,无锡从事外贸服装来料加工的包老板也没经得住周围人都在“买票抵税”的诱惑,因涉嫌2014年至2018年1月间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18.4万余元,在2019年11月28日被移送惠山区检察院审查起诉,厂子里的70余名女工无法开工,没有收入。

  唐经理和包老板是中小型民营企业经营者的典型代表。钢材和纺织是苏南一带传统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市场竞争激烈。2018年减降税之前,不少中小型企业为了降低成本,以偷逃税为目的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而这样的中小型企业有个特点——抗风险能力低,一个负责人进去了,一个厂往往也就垮掉了。

  这样的案子怎么办?

  两起案件的办案检察官都启动了办案影响评估机制,采用“转、看、听、查、核”,全面了解涉案企业的实际经营状况、税务缴纳、融资贷款、员工数量、环保资质等情况,在涉案和疫情面前,让企业“活下来”“留得住”的同时“经营得好”。最终,因为有自首(属于减轻处罚情节)和自愿认罪认罚,唐经理被作了不起诉决定;而包老板因为疫情防控期间转产防护服的良好表现(属于从轻处罚情节),被法院适用了缓刑。

  张家港市检察院还协助唐经理的公司完成了企业合规:请律师进行尽职调查,协助企业制定合规文件、搭建合规的组织体系;由检察机关牵头当地的工商、环保等部门对合规成果进行验收。

  传统产业升级的风险并不都来源于自身犯罪,还有内外部的不法侵害:某钢材企业在转型升级购买新技术时被合同诈骗,某大型商贸百货公司遭遇“内鬼”侵占单位停车费,某知名电商平台被人利用制度漏洞骗取融资贷款……五花八门的刑事案件,考验着司法机关的智慧。

  “我们讲,对待企业犯罪要少捕慎诉,秉持‘重重轻轻’的原则,那些犯罪性质恶劣、严重侵害社会公益的涉企犯罪是我们‘重重’打击的方向;而那些社会危害性不大、知错能改的企业则是‘轻轻’挽救的目标。”江苏省检察院第四检察部负责人说。

  追诉犯罪与为企业“体检”两手抓

  与包老板劳动密集型的制衣车间相比,东庄电子科技产业园则充满了科技、前沿的味道,前台醒目的世界地图彰显着民营企业家们闯荡世界的决心。无锡市新吴区检察院检察官、江苏省知识产权骨干人才于颖在这里拥有另一重身份——创业导师。

  “大批海归博士带着高新技术在这里创业。”园区负责人陆总略带骄傲地介绍,“最近一两年,知识产权问题集中爆发,检察官给了我们很大帮助。”

  “知识产权刑事法律风险的防控,还是检察官更专业。”陆总说。

  一旁的检察官补充了一个案例。一名实习的大学生,将企业研发的技术数据写进了他的毕业论文,尽管论文未公开发表,但依然被视为技术公开。这导致权利人在向另一家公司发起的侵犯商业秘密的诉讼中败下阵来。

  “竟然有这种情况?”听到这个案例的航征公司负责人觉得心有余悸,“我们是一家以雷达为核心技术的企业,也有很多实习生,真的要注意技术保密了。”

  知识产权的刑事法律风险并不只是来源于权益被侵害,也有自身在运行中出现的问题。苏州一家在全国医疗智慧文印领域处于龙头地位的高新技术企业,其采购负责人自行主张采购假冒知名品牌的硒鼓并出售,被移送苏州市虎丘区检察院审查起诉。

  案件办理正好在疫情严重的2020年2月,该企业服务的医院中有30家是疫情定点收治医院,173名驻场技术人员奋战在抗疫防疫一线。但案子还得办。2020年2月10日,经过审慎调查,检察机关依法对该企业作出不构成单位犯罪的法律认定,同意公安机关撤案,同时对涉案的3名犯罪嫌疑人和售假公司提起公诉。既依法追诉了犯罪,又及时为企业“松了绑”。

  此后,了解到该企业拥有多项发明专利,并且是苏州工业园区企业上市“苗圃工程”的重点培育对象,检察机关又建议该公司改进和完善治理结构和经营方式,加强对供应商的资质审查,提供员工法律手册,消除法律风险点,筑牢守法合规底线。

  民企老总和检察官们的共同目标

  如今,唐经理、包老板、陆总都是朋友圈里的义务普法员。

  唐经理的企业不仅完成了刑事合规整顿,还带动他的亲朋好友也对名下企业进行了合规建设。“国家对我们民营企业的关怀就是两个字:温暖。”

  包老板在她的制衣车间里琢磨着:今年家居服生意很好,但外贸加工的收益日渐走低,还是要注册自己的商标发展国内市场,实现一次高质量发展。

  陆总忙着和入驻园区的海归博士们交流:“检察官的法律讲座,你们都要来听,我们不管做国内市场,还是将来走出去,都一定要注重知识产权保护。”

  检察官们一直在思考:检察机关能为新发展格局做些什么?

  “从实体权益保障和净化营商环境两面,提供坚定的法治信心。”“80后”检察官李艳如是回答。

[责任编辑:郭荣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