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即时新闻

大闸蟹不再捆绑“阳澄湖”

时间:2021-01-22 08:25:00作者:谢文英 简洁 赵萌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大闸蟹不再捆绑“阳澄湖”

  依法使用“阳澄湖”地理标志,维护消费者合法权益,这一规范要求源于北京铁路运输检察院提出的一份检察建议

  专案组成员向当地村委会、蟹农调查核实案件情况

  虽然已经过了吃螃蟹的最佳时期,但是仍有电商在销售大闸蟹。细心的消费者会注意到,在某大型电商平台销售的大闸蟹,几乎看不到“阳澄湖”字样了。

  严格依法使用“阳澄湖”地理标志,维护消费者合法权益,源于北京铁路运输检察院(以下简称“北京铁检院”)2019年向电商平台提出的“检察建议”。

  最高检督办电商售假案

  关于“阳澄湖大闸蟹”,早有“十买九假”的说法,其销售量远远超过实际产量。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阳澄湖大闸蟹的实际产量仅为1200吨,但市场上以“阳澄湖大闸蟹”为名销售的螃蟹,销量约为2万吨。“很多消费者花高价买到的‘阳澄湖大闸蟹’,没有‘户口’(也就是地理标志证明),更多是‘洗澡蟹’,蟹农、蟹商将在高邮、淳化等地养殖的螃蟹贩运至阳澄湖浸泡后,再戴上蟹扣,冒充‘阳澄湖大闸蟹’,这是严重侵害消费者权益的行为。”北京铁检院检察长宋红伟向记者介绍。

  2018年11月21日,北京市检察机关接到最高检下发的关于办理销售假冒“阳澄湖大闸蟹”公益诉讼案件的指导意见,并指示由北京市检察机关组成专案组,联合苏州市和昆山市检察院,就某大型电商平台内商家销售假冒“阳澄湖大闸蟹”公益诉讼案件进行办理。

  面对最高检督办案件,北京铁检院决定由副检察长张亚林作为承办人办理此案,并在北京市院协调下,紧急跨院、跨部门抽调党员骨干,于当日成立专案组。

  “谁是电商平台的主体?怎样取证更高效?说实话,拿到案子的时候,真不知道该从哪儿入手。”张亚林说,这个案件是赋予北京铁检院互联网公益诉讼集中管辖职能后的全新探索,也是该院办理的第一起互联网公益诉讼案。

  基于苏州市检察院此前办理的“问题螃蟹案”,专案组决定,先从是否危害食品安全查起。专案组成员专程赴上海察看鉴定结果,排除涉案蟹肉有毒有害的嫌疑。随后,央视、焦点访谈等媒体相继报道“假螃蟹横行阳澄湖”等相关内容,持续发酵。专案组以媒体舆论为线索,不断加大工作力度,调整办案重点。

  北京、苏州兵分两路取证

  “‘阳澄湖大闸蟹’的盛名早有耳闻,但其认定标准是什么呢?”从接手案件之后,办案组成员就开始查阅资料。根据《地理标志产品保护规定》《苏州市阳澄湖大闸蟹地理标志产品保护办法》等规定,办案组统一认识,苏州市阳澄湖大闸蟹地理标志产品保护委员会负责发放和管理的地理标志产品保护专用标志(即蟹扣),是认定阳澄湖大闸蟹的唯一标志。未规范附有蟹扣的,不得以“阳澄湖大闸蟹”的名义销售。

  电商平台在北京,阳澄湖大闸蟹在苏州,专案组决定兵分两路。一路人马到电商平台取证,另一路人马则驻守在苏州调取证据。2018年11月底,北京铁检院第五检察部主任刘祯元带队前往苏州。

  为加快办案进度,刚下火车,刘祯元和检察官助理刘佳直奔苏州市院了解关于阳澄湖大闸蟹的进一步信息。

  据苏州市院检察官介绍,阳澄湖水域非常大,随着技术水平和产量的提高,产出的大闸蟹已经不是当时制定标准时的规模了。但是,蟹扣的发放条件还是按当初制定的标准。“打个比方说,过去一亩只给300个蟹扣,现在一亩可以产500只螃蟹,还是只给你300个蟹扣。”刘佳说,现在同一个湖里捞出来的螃蟹,有蟹扣的,就叫阳澄湖大闸蟹,没有蟹扣,就不能以这个名字进行销售,这也是地理标志产品的保护意义。

  问题在于,电商平台各商家销售时都宣称自己卖的是阳澄湖大闸蟹。办案组初步判断,案件很可能涉及虚假宣传,而电商平台未尽到审查义务。

  “都来议议,接下来的取证方向怎么定?”一到驻地,刘祯元就召集大家商议取证方向。

  “先跑行政机关和行业协会,把养殖生产单位和个人备案名册拿到手,方便比对信息。”刘佳说。

  “还是先找蟹农吧,人多,分散。”检察官助理刘其说。

  “都有哪些环节需要取证?”

  “蟹农、二级商户、销售企业、行业协会、地理标志保护委员会,等等。”

  “蟹农申请蟹扣、养殖证的证明,每年申请多少蟹扣,领了多少,销售给了谁,二级商户、上级公司的业务往来、账目往来,这些证据都是要拿到的。”

  “我们刚好人手够,两两一组,还是分头跑吧,要侧重蟹农这边。毕竟蟹农那里是第一手的资料,而且变数多。行业协会那里比较好取证,早一天晚一天,变化不会太大。”刘祯元心里盘算着办案期限。未来一段时间里,每晚都要汇总白天的取证情况,并报北京的办案团队。在他看来,分头跑是最佳方案。

  俯下身解决村民法律诉求

  根据北京传回的比对信息,刘祯元看到电商平台提供的养殖证上有田禾(化名)的名字。第二天,他找到了蟹农田禾。刚好,田禾正跟朋友一起商量事情,刘祯元放慢语速,希望他们能听懂自己的话。“对不起,我心情不好,现在不想说什么。”田禾回绝了。刘祯元没有放弃,站在边上听,似乎听懂了几句话,大致意思是,田禾的朋友遇到了麻烦,应该与养殖水域承包有关,在办理程序上存在障碍。刘祯元主动搭讪,给他们指明了法律途径。同时,继续跟田禾沟通,希望他说说养殖证的情况。

  此时的田禾见来人肯帮朋友,心情也好多了。“我早就不养螃蟹了,但是商家提供给电商的养殖证是我的名字。”田禾一句不经意的答话,却帮了大忙。

  “通过这段时间调查取证,我们发现,2017年以前,养殖证是发给蟹农的,2017年以后都是统一发放给村里。也就是说,如果现在还能看到蟹农个人的养殖证,肯定是假的。所以,田禾的话,侧面证明了有部分商家在从事虚假销售。”

  田禾的朋友见刘祯元肯主动帮忙他,也非常感激,跟刘祯元互留电话。刘祯元笑着说,从那天开始,田禾的朋友每天总会找他聊上半小时。

  在江苏的一个月坚守,刘祯元和同事经历了各种各样的取证故事。

  因为听不懂当地方言,刘佳格外苦恼:“聊了两三个小时,就记录了两三页纸。”

  “最不配合的是中间商,他们知道你是来做什么的。”刘其说,他看到商家屋里的包装盒想拍下来,中间商说:“我们有知识产权的,如果拍,得付费。”后来,刘其希望能够复印注册的资质信息,中间商说:“只能看,不能拍,也不能复印。”当然,对于这种情况,检察官自然也有突破的办法。

  一个月里,共有5批21人前往江苏取证。“每次外出取证,能想到的机器设备我们都会背上,电脑、打印机、摄像机、同步录音录像,还有两套电子取证办案箱,有备无患。到最后,光设备我们就装了十个箱子。”刘祯元笑着说。

  检察建议推进全链条监控

  尽管是首次办理互联网公益诉讼案,遇到很多想都没有想过的问题,但是,凭借着反贪工作经验,张亚林带着办案团队,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地突破。结合案件事实和证据,经过十几次开会研讨,按照最高检、北京市院指导意见,专案组决定向电商平台制发检察建议,督促其严格执行电子商务法等,承担平台责任,保护社会公益。

  2019年3月7日,在最高检、北京市院、北京市院第四分院在内的四级检察机关公益诉讼部门共同见证下,北京铁检院向涉案电商平台宣告送达《检察建议书》,该平台负责人现场表示接受检察建议全部内容。同年5月7日,电商平台就整改情况进行书面回复,检察机关提出进一步细化完善的指导意见。5月29日,四级检察机关共同到涉案电商企业,现场核实整改落实情况。北京铁检院持续开展“回头看”,与消协等协作,关注2019、2020年度大闸蟹销售季的消费者投诉情况。

  检察建议发出后,涉案电商平台健全完善了阳澄湖大闸蟹审核标准,实行全链条监控,加强飞行检查、分散抽检,杜绝商品页面上随意使用“阳澄湖”三个字的情况,严格保护地理标志产品,让消费者吃上货真价实的“阳澄湖”大闸蟹。从消协接受投诉监测情况来看,2019、2020年“阳澄湖大闸蟹”销售季未再出现针对该平台明显售假的投诉。

[责任编辑:马志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