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即时新闻

青岛崂山:创新探索检察建议与代表建议、委员提案衔接转化

时间:2021-01-18 08:44:00作者:卢金增 李明 贺世国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青岛崂山创新探索检察建议与代表建议、委员提案衔接转化

  “实现工作闭环,问题就能有效解决”

  

  座谈会现场

  “实际上,人大机关、政协机关和检察机关、审判机关如实现工作闭环,好些问题就能够得到有效解决。”近日,全国人大代表、青岛海洋地质研究所副总工程师印萍在崂山区检察院召开的检察建议与代表建议、委员提案衔接转化工作座谈会上表示。

  近年来,崂山区检察院把代表、委员关注的事情转化为公益诉讼诉前检察建议,把检察建议监督的事情转化为代表建议、委员提案,通过衔接转化,在破解检察监督线索发现难、建议落实难等方面实现了新的突破。

  检察监督与代表监督联动

  2017年7月,一位工程承包商到崂山区检察院申请执行监督。为要回被拖欠多年的工程款,他连打好几场官司,虽胜诉,但最终工程款没讨回,连十多万元诉讼费也没执行回来。该承包商非常无奈。

  办案人员查证,国务院制定的《诉讼费用交纳办法》早在2007年就明确规定,原告胜诉的,诉讼费由被告承担,原告已预交但不用承担的诉讼费,应由法院依职权直接退还。被告执行不能的,不利后果由国家承担。

  进一步调查发现,“胜诉不退费”现象较为普遍。青岛市检察院就此开展专项监督,崂山区检察院针对“胜诉退费”“上级院没有规定”这一共性问题,探索检察监督与代表监督的职能联动。这一想法得到了全国人大代表印萍、省人大代表刘海行的支持。

  酝酿成熟后,两位代表分别在全国人代会、省人代会上提交关于尽快落实“胜诉退费”法律规定的建议。2020年8月,最高法、山东省高级法院函复落实情况,对法院系统落实“胜诉退费”作出新的部署,崂山区检察院连续4年跟进监督并多种方式推进的“胜诉退费”问题迎来“顶层设计”。

  把委员提案转化为检察建议

  “人大代表帮你们推动案件办理,你们是不是也可以帮帮我们?”崂山区政协委员张晓在一次座谈时表示。原来,张晓针对某处急需管理维护的文物提出政协提案,半年未见进展,眼见文物破损越发严重,他非常着急。

  “文物属于国家无形资产,检察公益诉讼可以介入。”崂山区检察院认真研究后,启动公益诉讼程序,依法发出检察建议。第二天,文物行政部门便邀请检察机关派员参加现场勘查,不久便确定了维护、保护和开发利用的整体方案。

  “没想到检察机关对文物保护这么重视,没想到提案转化得这么快,没想到整改考虑这么长远!”张晓表示,委员提案与公益诉讼检察建议的衔接转化实现了共赢。

  崂山区检察院相关负责人认为,检察监督存在线索发现难问题,而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身处各行各业,他们关注的也多是检察监督关注的重点。人大质询、视察以及政协知情视察,能推动检察建议的落实。检察建议的案件化办理,也可以推动代表建议、委员提案的落实。

  2019年5月,崂山区人大、政协机关负责人分别带队到区检察院就检察建议与代表建议、委员提案衔接转化进行调研,明确工作节点流程和责任部门,形成制度规范。

  在2020年青岛市、崂山区两会上,市、区两级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分别就检察建议监督的康有为、王献唐名人墓案,白龙洞文物保护案,土地违法案件“裁执分离”执行主体案等提交代表建议、委员提案。同时,按照衔接转化机制将220余件代表建议、委员提案抄送崂山区检察院。目前,已有11项被转化为检察建议办理。

  代表委员参与办案过程

  “市政协提案办当天立案,并限定市林业局十天内回复我。”2020年 10月 19日晚,青岛市政协委员李秋航向办案检察官反馈《关于尽快划定青岛市禁猎区的提案》落实情况。

  崂山区检察院副检察长戴晓东介绍,区检察院去年在协助上级院办理全市首件野生动物保护案件中发现,按刑法规定,在禁猎区非法狩猎,数量达到标准、或者使用禁用工具、禁用办法,三者居其一,都可能构成犯罪。青岛因没有划定禁猎区,许多非法猎捕野生动物行为只能行政处罚了事,保护力度明显不够。

  青岛市检察院对崂山区检察院办理的野生动物案给予大力支持,以检察官告知函方式依法督促市林业局依法履职后,及时通过李秋航以委员提案方式,推动禁猎区划定工作。2020年11月2日,青岛市政府发布《关于禁止猎捕陆生野生动物的通告》,为野生动物资源保护提供了最为有力的制度保障。

  衔接转化机制在形式上从检察建议拓展到了检察官告知函,在环节上从事后介入拓展到事前调查。同时,鉴于上述事后衔接转化的滞后性,崂山区检察院探索开展代表、委员“过程参与”工作模式。

  “以前,代表、委员多是事后听汇报。现在,可以与我们实时同步‘办案’了。”崂山区检察院检察长臧雪梅说,这项衔接转化机制,既实现检察监督的提质增效、检务公开,又实现检察工作主动接受人大、政协的监督。

[责任编辑:马志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