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一少年为赚"上网费"轻信他人遭绑架

时间:2013-10-19 20:38:00作者:卢金增 苏军 朱斌 秀兰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正义网山东10月19日电(记者卢金增 通讯员苏军 朱斌 秀兰) 在山东平阴,3名少年在网吧看到有人上网,遂以帮忙干活赚钱为诱饵将其绑架,向其父母勒索钱财,并在25小时后将其释放。10月16日,山东省平阴县检察院以涉嫌绑架罪对任磊、张洋洋、张连营3人提起公诉。

  惊,绑匪来电索赎金

  今年7月21日晚上7点50左右,刘广大下班后一身疲惫的回到家中。刚坐下,电话铃突然响了。他拿起电话,听筒里儿子刘水哭喊着叫了声爸爸,他还没反应过来,一个陌生男子就在电话里问:“刘先生吗?你儿子在我们手里!”

  他儿子刘水今年14岁,正上初二。这天是星期天,儿子一个人在家做作业。夫妻两个都干建筑活,平时没有时间管儿子。这时他才发觉刘水没在家,赶忙问:“你是谁,孩子在什么地方?”对方说:“你不用管我是谁,赶紧准备钱,把你家小孩赎回去。”

  刘广大有些惊慌失措,一直追问对方是谁。对方说:“你儿子现在没事,我们就是缺钱了,你赶紧准备10万块钱,要是不拿钱,小孩是死是活就不好说了!”这时儿子也哭着说:“爸爸,快点给钱吧。”

  刘广大一下子犯了愁,自家刚盖了房子,哪有能力拿得出10万块钱。对方听了不耐烦起来,要挂断电话。这时妻子下班回来了,刘广大想拖延一下时间,就说自己做不了主,让绑匪与妻子谈。对方早就没了耐心,恶狠狠地说:“少废话!赶紧想办法弄钱,24号中午12点我再给你打电话。”最后绑匪警告刘广大:“我们是求财不求命,如果你敢报警,我们也不怕,我们不好过了,也不会让你们好过!”说完挂掉了电话,并且关了机。

  悲,留连网吧受了骗

  夫妻两个为儿子担惊受怕一晚上没合眼,第二天一白天也没有儿子的消息,都快急疯了。不料晚上七点多钟,儿子刘水竟然自己骑着电动车回家了。夫妻两个悬了一天一夜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在惊喜之余,听儿子道明了事情的原委。

  7月21日下午,做完作业的刘水骑电动车到平阴县城一家网吧上网。因身上没钱,他就在网吧转着看别人打游戏。

  到了3点多钟的时候,有人拍他的肩膀。他回头一看,见是一个穿绿T恤、30岁左右的叔叔,旁边还跟着两个男子,一个穿黄色T恤,一个穿白色T恤。他们将刘水叫到网吧西面楼梯旁,“绿衣男”问他没钱上网是吧,他点头称是。绿衣男就从身上掏出200元钱,让他跟他们去干点活,这些钱给他上网用。单纯的刘水接过钱,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出了网吧以后,绿衣男骑摩托车载着白衣男先走了。刘水用电动车载着“白衣男”,按照“白衣男”指点的方向,七绕八拐进了一个偏僻胡同里的院落。

  绿衣男和白衣男早就在房间里等着他们。进屋后,“绿衣男”马上翻了脸,恶狠狠的对刘水说:“蹲下!”刘水一见害怕的蹲下了。“绿衣男”嘲笑他说:“你以为200元钱这么好挣,像你这样的小孩能干的了什么啊。”黄衣男掏出一把匕首在他在手臂上比划着,“白衣男”就把他手背过去,用胶带捆了起来。刘水更害怕了,哭着说:“你们不会把我给卖了吧,是不是要卖我的器官啊?”绿衣男摇摇头,说:“我们只是给你父母要点钱花,不用怕,只要你好好配合就行。”然后,绿衣男详细询问他的家庭情况和联系电话。并把200元钱从刘水兜里掏出来,出去购买了用于勒索赎金的手机和手机卡。

  到了晚上7点50分,“绿衣男”用新买的手机拨通刘水家的电话,向刘水父亲勒索赎金。挂掉电话后,“绿衣男”将手机卡拿出来,掰折后扔掉,然后对刘水说:“你爹不当家啊,我们不好过谁也别想好过”。

  晚上,绿衣男说出去探听消息,由“黄衣男”和“白衣男”轮流看着刘水,当晚三个人在一个床上睡得觉。晚上睡觉的时候,刘水偷偷的把胶带解开了,两人第二天发觉后也没有再绑上他。

  到了下午6、7点钟的时候,“绿衣男”回来了。他将另外两个绑匪叫到另一个房间商量事情。回来后,绿衣男对刘水说:“今天晚上放了你,你家里报警了。起先他们两个说把你带到远处去,我决定不带你走了。”话锋一转,绿衣男又说:“我们对你这么好,你出去知道怎么说吗?”刘水疑惑地摇摇头。

  绿衣男就说:“你就说你是在路上遇见了绑架你的3个人,把你头蒙上了,你也没看见是谁。把你关了一天,听说报警了又把你放了。如果你乱说,警察逮住我顶多判个10年、8年,等我出来以后,你们也活不了!等过几天我再回来听听风声,你一家人的命运就掌握在你一张嘴上了。”

  听了“绿衣男”的威胁,刘水害怕的连声答应。然后三人收拾东西骑着摩托车逃走了,刘水也赶忙回了家。

  险,生死抉择一瞬间

  “绿衣男”名叫任磊,曾因盗窃、抢劫先后两次入狱,2011年1月刚刑满释放。他与“黄衣男”张洋洋是狱友。刑满释放后,两人曾一起在外地打工,因好逸恶劳,辞掉工作后一起回到平阴。白衣男张连营是张洋洋的老乡,今年7月份从宁津县来到平阴,任磊为他俩租了房子。他们都是“80后”少年,正是年轻力壮的好时候,却整天游手好闲,坐吃山空。

  后来,他们没钱吃喝了。于是,任磊提出绑架个小孩,向小孩的父母要钱。 “小孩容易得手,我们能吓唬住和控制住他们,再说了,用小孩作为人质,给小孩的父母要钱,一般父母都会为了小孩的安全同意给钱。”对于任磊的想法和理由,两人一致同意,并由任磊购买了透明胶带、手机、电话卡等作案工具。

  之后三人去了平阴县玫城公园,想在玫城公园里面绑架个年龄十一二岁的小孩。但是玫城公园里的人太多了,不好下手。任磊说:“实在不行,咱就去网吧里转悠转悠,在网吧里绑架个小孩。”

  7月21日中午,他们又走进网吧。经过一番细致的观察,盯上了没钱上网的刘水。一句谎言加200元钱,急于用钱上网的刘水轻易就相信了,主动骑电动车送上了门。

  给刘水父亲打电话后,任磊回到村里打探消息。22日上午,他在村内探听消息时碰到村干部老孔,老孔对他说:“北山村的村书记要你的手机号码,他可能要给你找活干。能把你的手机号码给他吗?”

  任磊一下警觉起来,觉得可能小孩家里报警了,他没敢给老孔说自己的号码。敷衍了几句,赶紧骑着摩托车就去了出租房。

  他告诉张洋洋两人,小孩家里报警了,他们的犯罪行为已经暴露,与他俩商量怎么办。同时,他提出了三个方案:一是弄死这个小孩;二是把小孩弄到远的地方去;三是放走这个小孩。三人都不想杀人。张洋洋两人提议把小孩弄到远的地方去,任磊提议放了他。最后三人决定把刘水放了,他们到出去躲一躲。他们心存的一丝善念,救了刘水,也救了自己。

  经过对刘水的一番恐吓,他们将他放走。自己也赶紧收拾东西逃至宁津县。后当地公安机关根据相关线索,在宁津县将3人抓捕归案。

  承办此案的平阴县检察院公诉科副科长于秀兰告诉记者,正是由于3名少年并没有对被害人实施伤害,并能主动放走被害人,该院已建议法院对其3人从轻处理,量刑建议判处他们5至10年的有期徒刑。

[责任编辑:谢天维] 下一篇文章:一老板参赌"六合彩"欠巨债 为还债诈骗他人近55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