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伤民工被胁迫做伪证 检察官多方调查还真相

时间:2012-05-14 11:13:00作者:邓红 邓强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正义网湖南5月13日电(通讯员 邓红 邓强)“感谢北湖区人民检察院,感谢检察官为我主持公道!”郴州市北湖区鲁塘镇兴源煤矿矿工谭见清在将 “为民执法,匡扶正义”的牌匾送到该院分管副检察长周杰手中时感激地说道。原来,北湖区检察院检察官察微析疑,成功排除了案件中的非法证据,区人民法院依法对被告人谭家四以故意伤害罪一审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赔偿损失计95316.3元给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谭见清。

  讨要300元工钱被打成重伤

  2006年,被告人谭家四召集谭见清等老乡到鲁塘镇兴源煤矿上班,到了发工资的时候,煤矿把工资交给谭家四,再由他发给下面的矿工。2006年61日下午4点左右,谭见清像往常一样在矿上上班,正好遇到谭家四,便向他催要以前所欠的300元工钱,谭家四听后非常生气,拒绝支付。谭见清讨要工资无果,便回到宿舍休息。当日下午6点左右,谭家四冲进谭见清的宿舍,拿起一盏矿灯电瓶朝躺在床上的谭见清的腹部猛砸了几下,谭见清当场就被打晕。当时在场的工友见状,立即将谭家四推出房间,并送谭见清去了鲁塘医院。因无钱住院治疗,当晚谭见清被送往桂阳县荷叶镇长富诊所治疗,后又因病情加重于65日转往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并作了脾切除手术。经法医鉴定,谭见清的伤情构成重伤,属柒级伤残。

  潜逃六年犯罪嫌疑人终落网

  在伤势好转之后,谭见清向公安机关报了案,而谭家四在得知这一情况之后便潜逃了,随后公安机关将谭家四列为网上追逃对象。六年的时间转眼过去,2011年37日,谭家四出现了,当时他以为风声已过,便到桂阳县荷叶派出所办理身份证,结果被公安民警抓获。到案后,谭家四如实供述了其故意伤害被害人谭见清的经过。318日,谭家四被依法执行逮捕。

  案件移送疑点颇多,检察官多方调查还原真相

  20115月10,被告人谭家四涉嫌故意伤害罪一案移送北湖区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但此时的案情却发生了重大变化:一是被害人谭见清的询问笔录中增加了一个情节,就是谭见清被谭家四打伤后没有被及时送去救治,而是回到了桂阳县荷叶镇的家里,谭见清在换灯泡的时候不小心从两米多高的楼梯上摔下来,摔在了一张木制的方凳上,正好摔在被谭家四打伤的腹部。二是郴州市旺昇司法鉴定所根据谭见清的询问笔录,对被害人谭见清的伤情重新做出鉴定:此损伤已构成重伤,是否第一次损伤所致依据不足。

  原本一起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的故意伤害案,却突然变成了一起致伤原因不明、事实不清的案件,这引起了承办该案的检察官的高度关注,并及时向分管领导周杰进行了汇报。联系到犯罪嫌疑人谭家四被执行逮捕后,其家人当时就以双方已达成和解为由提出取保候审请求的情况,周杰敏锐地感觉到证据出现重大变化的原因不正常,犯罪嫌疑人被逮捕后所取得的证据中极有可能存在非法证据。为解开案件的种种疑点,北湖区检察院启动非法证据排除程序,指定承办人立即展开调查取证工作。

  “案卷材料中体现被害人和犯罪嫌疑人之间已经达成了和解,但我院经审查发现,被害人谭见清在人民医院住院11天,花费 12000元,而犯罪嫌疑人谭家四只赔偿了9470元,连被害人的住院费都没有赔偿到位,双方怎么会达成和解呢?”承办该案的检察官陈国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道。

  在调查取证中,检察官实地赶往福源煤矿、荷叶镇上冲村鲁塘医院及荷叶镇长富诊所,发现被害人谭见清所居住的上冲村离鲁塘镇和荷叶镇距离20余公里,且山高路陡,晚上出行极不方便,即使一个正常人在晚上6点到9点驾驶摩托车跑完上述路段都不可能,何况是当时受了重伤的谭见清?从而证实了被害人谭见清在后来的笔录中所陈述的受伤后返回荷叶镇家中的事实是不成立的。在谭见清家中,检察官发现谭家为两层木板楼的矮房子,因家境贫寒,家里只有三盏白炽灯泡,且灯泡与地面的高度均未超过1.9米,谭见清身材高大,换个灯泡根本就不需要爬楼梯。从而进一步证实被害人谭见清后来陈述的因在家换灯泡从楼梯上摔下致二次伤害的事实同样不成立。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被害人更改了自己原来的陈述,使案件变得扑朔迷离呢?

  检察官再次对被害人谭见清进行了询问,一开始谭见清顾虑重重,闷头不肯回答任何问题。通过检察官细致深入地进行释法说理,谭见清说出了事实的真相。

  “犯罪嫌疑人谭家四被捕以后,谭家四的侄子多次对被害人及其家人进行威胁,并要挟被害人谭见清编造了回家及在家换灯泡从楼梯上摔下来的情节,并重新申请做了一份新的法医鉴定。其目的就是使犯罪嫌疑人谭家四能逃避法律的追究或得到从轻处理。”承办案件的检察官陈国庆说道。

  北湖区检察院依法对本案的非法证据予以排除并补充相关证据后,于2011年823日依法向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北湖区人民法院于20111216日依法作出一审判决。

  法条链接:1998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十一条规定:“严禁以非法的方法收集证据。凡经查证确实属于采用刑讯逼供或者威胁、引诱、欺骗等非法的方法取得的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被告人供述,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

  《关于办理死刑案件审查判断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十二条规定:“以暴力、威胁等非法手段取得的证人证言,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第十七条规定:“对被害人陈述的审查与认定适用前述关于证人证言的有关规定。”

  《关于办理刑事案件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一、二、三条也明确规定:“采用暴力、威胁等非法手段取得的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属于非法言词证据。”“经依法确认的非法言词证据,应当予以排除,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人民检察院在审查批准逮捕、审查起诉中,对于非法言词证据应当依法予以排除,不能作为批准逮捕、提起公诉的根据。”

[责任编辑:刘彬] 下一篇文章:辽宁海城人民法院判决首例瘦肉精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