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拴住男友心 妇女盗女婴冒充自己所生

时间:2012-02-28 21:04:00作者:沈义 干小梅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正义网重庆2月28日电(记者沈义  通讯员干小梅)2011年11月3日,对于刚刚成为父母的重庆市南川区唐亮、李景丹夫妇来说,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因为,他们刚出生两天的女儿竟在医院被人盗走了。那几天,初为人母的李景丹更是整天以泪洗面,茶饭不思,沉浸在失去女儿的痛苦中难以自拔。 

  备受社会关注的这起“南川女婴被盗案”,经南川区检察院起诉后,2012年2月22日下午,区法院进行公开审理。根据盗婴妇女、被告人罗远芬的悔罪表现和认罪态度,法院当庭依法以拐骗儿童罪,判处罗远芬有期徒刑1年。 

  初得爱女却被人盗走 

  20岁的李景丹与丈夫唐亮是南川区石溪乡盐井村人。 2011年11月1日凌晨0点过,怀孕的李景丹感觉自己快要生了。于是,她在家人的陪同下来到南川区第二人民医院隆化分院。 

  1日早上7点25分,李景丹在隆化分院顺利产下一名女婴。因条件所限,李景丹术前术后都是自己步行上下楼。虽然分娩时的疼痛让她汗珠夹杂着泪水,不过当听到医护人员说自己生下了一个女儿时,她所有的苦痛都被初为人母的愉悦冲走了。 

  她刚出生后不久的女儿被护士抱去接种疫苗,而后便被护士抱到他住的四病房靠窗边的婴儿床上。除了喂奶、换尿布外,女儿就这样向右侧着身睡在襁褓中,小脸朝着李景丹的病床。 

  疼痛夹着兴奋,当天夜里,李景丹基本没能入睡,她的双眼一直盯着女儿,生怕小宝宝乱动不小心被被子捂住影响呼吸,同时也怕小宝宝因为夜里饥饿或者弄脏“尿不湿”而哭啼。自己不能下床的李景丹随时准备叫醒在同一间病房里睡着的丈夫。 

  翌日夜里,李景丹只断断续续地睡了一会儿。3日凌晨5点半左右,正在迷迷糊糊中的她,被同病房的陈世兰一声惊呼吓醒。原来,当时陈世兰起身想出门上厕所,走到门口时发现李景丹的婴儿床上只剩下被子,婴儿床旁边的窗户和窗帘都半开着。 

  李景丹回忆说:“陈姐起初还以为,我的小宝宝没在婴儿床里,是不是被我的家人抱到我床上睡了。后来她仔细观察,发现我身边根本没有宝宝,这才惊叫了一声。” 

  同时被惊醒的唐亮也是失魂落魄,想到女儿可能被人盗走,他连忙冲出病房,迅速跑下楼去追。几分钟后,未找到女儿的唐亮赶紧找到值班护士。值班护士在继续寻找了一会儿仍没有消息之后,急忙告诉医院领导。医院在早上6时许,向南川区公安分局指挥中心报案称:“我医院4楼4病房12床旁靠窗婴儿床内的一名女婴被人盗走……” 

  确认女儿被盗后,李景丹的心仿佛被掏空一样,一直悲伤地躺在原来的病床上,眼睛一会儿盯着天花板,一会儿盯着婴儿床,没有胃口的她伤口及身体恢复得很慢。 

  五天后被盗爱女终于寻回 

  案发后,重庆市公安局有关领导要求集中精干力量,全力以赴破案攻坚。南川区区委区府领导也要求迅速破案。市公安局刑警总队派出骨干力量协助南川分局开展案件侦破。南川分局迅速集结40余名精干警力,成立了“11.03”婴儿被盗案专案指挥部。 

  与此同时,南川区分局各派出所、交巡警平台在全区所有乡镇、街道、村社、医院,对不孕不育夫妇或生育后夭折、流产这些有抱养小孩意愿的人员,以及本辖区出现的所有新生儿、案发后家里有来源不明新生婴儿的人员,进行拉网式排查。同时,在全区广泛张贴悬赏通告,发动全区医疗部门和群众检举、提供案件线索。 

  专案指挥部于8日傍晚6点多获取一条重要线索:某医院护士反映,住在某出租房的一个中年妇女有一可疑婴儿。该妇女自称在宏仁医院生产,但经了解,宏仁医院并没有该婴儿的出生记录。 

  接报后,专案指挥部立即派人核实情况,并查明,该妇女叫罗远芬,她先自称是在宏仁医院生产的,后经民警深入追问,她又辩称是在她家厕所生产的。专案民警和医务人员立即将罗远芬带至医院进行身体检查。结果发现,罗远芬并没有近期生产的生理特征。面对民警的讯问,罗远芬供认了自己盗窃婴儿的犯罪事实,并交出了女婴。 

  专案指挥部提取了犯罪嫌疑人罗远芬盗走婴儿时的包裹物及衣物,并将婴儿DNA送市公安局刑警总队检验。经鉴定,找回的被盗女婴DNA与医院被盗女婴父母DNA一致。 

  至此,南川区第二人民医院隆化分院“11.03”婴儿被盗案圆满告破。 

  偷盗婴儿竟是为了保家庭 

  犯罪嫌疑人罗远芬现年34岁,重庆市江津区人,离异,有一14岁的女儿,案发时暂住在南川城区。 

  3年前,罗远芬到南川认识了比她小9岁的当地男子周某,确立恋爱关系并同居。罗远芬曾经患病,一直不能怀孕,周某的父母很不满,把他们赶出家门。2011年2月,罗远芬终于怀孕,但9月下旬,她在给男友送饭时不慎跌倒流产。 

  为挽留男友,保住家庭,罗远芬想按照自己生产的日期,“瞒天过海”在医院偷个婴儿。10月1日,罗远芬到南川区第二人民医院隆化分院“踩点”,发现有作案机会。 

  11月3日凌晨3点多,罗远芬从梦中醒来后,心想如果自己没有流产,应该就是这一两天生产,当日是作案的最好时机。于是,罗远芬从出租屋出发,来到事先踩好点的隆化分院门口附近伺机作案。 

  当日凌晨5时20分许,罗远芬发现有个妇女敲开了医院大门,她就趁机尾随进入医院,先到妇产科4楼左面第一间病房内,被病人发觉,于是她声称走错房间。到3楼徘徊一阵后,罗远芬再次返回妇产科4楼。她来到右面的第一间病房推开窗户,看见靠窗的婴儿床上睡着一个婴儿,于是就趁房内人熟睡之机,悄悄将该婴儿抱走,直接下楼逃离医院,径直回到居住的出租房。 

  罗远芬把女婴偷回家后,急忙把孩子的衣服脱了,换上早准备好的衣服,然后叫醒男友,谎称在厕所把孩子生下来了。她男友感到很吃惊,说这么大的事怎么不叫他一声。我说来不及。由于男友年轻,没经历过这些事,就糊里糊涂相信了她。   

  直至11月8日,警察敲开她家房门时,她才如梦初醒,知道自己已无法“瞒天过海”了。她只当了5天“妈妈”,便锒铛入狱。 

  检察官建议被采纳法院轻判 

  2011年11月9日,犯罪嫌疑人罗远芬因涉嫌拐骗儿童罪,被南川警方刑拘。同月21日,罗远芬被南川区检察院以拐骗儿童罪正式批捕。在犯罪嫌疑人被移送区检察院审查起诉后,检察官对罗远芬进行了提审,核实了案情,并及时向法院提起公诉。 

  2012年2月22日,该案在南川区法院第一审判庭进行公开审理。罗远芬因为没钱请律师,所以她在法庭上为自己进行辩护。在自行辩护时,她真诚地向受害人的父母和家人道歉,并在宣读的悔过书中写道:“我知道自己错了,我的行为给孩子和孩子的家人带来了深深的伤害……”希望能够得到他们的原谅,也希望法庭能给她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庭审过程中,公诉人称,根据现有证据,足以证明罗远芬犯了拐骗儿童罪,且根据刑法相关规定,该罪的刑期为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但公诉人认为,罗远芬到案后,能够积极配合调查,认罪态度好,有悔罪表现。而且,罗远芬还多次告诉检察官,她自己没有文化,的确没有想到后果会这么严重。 

  为此,公诉人在法庭上建议合议庭对被告人罗远芬轻判。 

  最终,经合议庭审理认为,罗远芬拐骗不满14周岁的未成年人,脱离监护人,其行为构成了拐骗儿童罪。根据罗远芬的悔过表现和认罪态度,依法判处罗远芬有期徒刑1年。 

  宣判后,罗远芬当庭表示服从判决。和被害人即被盗女婴唐亮一起前来旁听的亲属表示,他们相信法律是公平的,既然法院已经判了,他们也尊重法院的判决。 

  为何检方会这样定罪?明明是偷婴儿,为什么成了拐骗呢? 

  经向南川区检察院承办该案的检察官了解,盗窃指的是盗窃财物,盗窃婴儿不是盗窃罪;因为罗远芬把婴儿抱走后,并没有去卖,而是准备自己抚养,所以她犯的既不是盗窃罪,也不是拐卖儿童罪,而是拐骗儿童罪。 

  检察官告诫:罗远芬偷盗婴儿行为的结果,不但给婴儿的父母造成极大的痛苦,也让她受到了法律的制裁,同时也给她自己的亲人带来莫大的伤害。当人生遇到不可预期的情况时,应该理性思考,谨慎对待,正确处理。 

[责任编辑:杨斯] 下一篇文章:男子危险驾驶采血样 牵出七年前杀人案